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35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香港区议员完成宣誓共49名民主派被DQ 前区议员批港府扭曲民意


资料照片:香港市民在海怡半岛的区议会选举中排队投票(2019年11月23日)

香港政府9月初开始分批安排区议员宣誓,最后一批新界西区议员宣誓上星期四有结果,再多16 名民主派区议员被取消资格(DQ);最终宣誓无效被DQ的民主派区议员共49 人,缺席宣誓直接丧失议席的6人;加上宣誓前因政府“放风”主动辞职的超过260名民主派区议员,目前全香港只剩下63名民主派区议员,比2019年区议会选举胜出的389人大幅减少84%。有被DQ的民主派区议员批评,港府借宣誓DQ民主派区议员是扭曲民意,预期香港可见将来不会再有一人一票、单议席单票制的民主选举,可能影响香港国际城市的地位。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3月底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后,香港立法会今年5月随即通过修改有关公职人员宣誓的条例,将2019年11月24日透过选民一人一票、单议席单票制直选产生的452名民选区议员,纳入必须宣誓效忠的行列,相关条文5月21日刊宪,当日生效。

再多16 名民主派区议员被DQ

有关区议员宣誓的修例通过接近4个月后,香港政府9月10日才正式开始,分批安排区议员宣誓,期间怀疑多次透过传媒“放风”(放出风声),7月中下旬会安排区议员宣誓,如果被界定不符合宣誓效忠要求,将会被DQ(取消资格),并且会被追讨去年1月上任起所有薪酬及津贴,估计每人涉及超过100万港元(约13万美元)。

据多家香港传媒统计,9月10日首批区议员宣誓前,有超过260名非建制派区议员主动辞职。

最后一批新界西区议员宣誓上星期四(10月21日)有结果,再多16 名民主派区议员被取消资格(DQ),包括去年曾参与民主派立法会初选的民主党“主选派”元朗区议员及前立法会议员邝俊宇、元朗区议会主席黄伟贤、离岛区议员王进洋等人。

2019年11月24日反送中运动白热化期间举行的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取得史无前例的大胜,18区 452 个民选议区议会议席当中,民主派赢得389席,事隔接近两年,经历辞职潮及宣誓DQ之后,2021年10月底,民主派区议员只剩63人,大幅减少84% (美国之音汤惠芸)
2019年11月24日反送中运动白热化期间举行的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取得史无前例的大胜,18区 452 个民选议区议会议席当中,民主派赢得389席,事隔接近两年,经历辞职潮及宣誓DQ之后,2021年10月底,民主派区议员只剩63人,大幅减少84% (美国之音汤惠芸)

共49名民主派区议员被DQ

最终宣誓无效被DQ的民主派区议员共49 人,缺席宣誓直接丧失议席的6人;加上宣誓前因政府“放风”主动辞职的超过260名民主派区议员,目前全香港只剩下63名民主派区议员,比2019年区议会选举胜出的389人大幅减少84%。

2019年11月24日反送中运动白热化期间举行的区议会选举,创下多个历史纪录,共有接近300万名登记选民投票,投票率创下71.23%的历史新高,民主派取得史无前例的大胜,18区 452 个民选议区议会议席当中,民主派赢得389席,除了离岛区之外,在其余17区取得主导权。

经过宣誓DQ以及辞职潮之后,目前民主派剩下63名区议员,与建制派人数相同。不过,在多区失去主导权,而港府并没有安排出缺的300多个区议会议席进行补选。

被DQ民主派区议员批红线不清晰

在10月4日新界东区议员宣誓后被DQ的前沙田区议员李志宏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负责监誓的民政事务局没有明确表示DQ他的理据,批评港府的红线并不清晰。

李志宏说:“即是(当局)不信纳我们(宣誓)的信件,要我们解释那封信件,信件入面提了3样即是最主要的内容,一件就是跟初选有关,即是民主派初选包括(参与)名单以及(提供议办作为)票站,再者之后就是那个声明,就是‘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的这个声明,是说我有参与,最后就说我有展示过港独的旗帜,即是首先就讲这三部份,之后我就写了一封解释信,之后它(当局)再回信给我,就说我(被)DQ了,里面是没有写明我是那一样事情而DQ。”

因宣誓无效被DQ的前沙田区议员 李志宏 批评,港府借宣誓DQ民主派区议员是扭曲民意,企图推翻2019年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大胜的选举结果 (美国之音汤惠芸)
因宣誓无效被DQ的前沙田区议员 李志宏 批评,港府借宣誓DQ民主派区议员是扭曲民意,企图推翻2019年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大胜的选举结果 (美国之音汤惠芸)

李志宏坦言,他在去年7月举行的民主派立法会初选,是被控国安法“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的47人案,被还柙接近8个月的被告刘頴匡名单成员之一,虽然目前他未有因国安法被起诉,但亦有心理准备可能会被控国安法甚至入狱,而他坚持参与宣誓,是希望实践对支持他的选民的承诺。

李志宏说:“选举的时候对于选民的承诺,就是说我要服务他们4年,即是这个就是我的选举的承诺,我用尽一切的办法,我都要兑现这个承诺,否则就不叫做承诺了,所以我去到最后即是政府选择因为宣誓而DQ我,这个是政府的不择手段,要去令到市民得不到他们应有的服务,他们应有的、即是在地区上面的一些支援,这个是政府导致的后果,而不是我们民主派或者是我本人去导致的一个结果。”

未知DQ是否涉刑事或国安法

李志宏表示,他10月8日被通知宣誓无效取消议员资格,但是当局至今未有通知宣誓无效是否涉及刑事责任等问题,包括是否触犯国安法等。

李志宏说:“它(当局)不接纳我的宣誓,那么我有没有违反到宣誓那个相关的法律呢﹖因为我宣了誓的,你现在不接纳我即是我违反了(法律),是不是这个意思呢﹖这个第一,第二就是里面它提及的相关有机会触犯国安法的东西,这个是不是一个证据,或者是不是一个裁决来呢﹖如果这个是一个裁决的话,我就大件事了,这个有机会就是触犯了香港的法例,包括国安法,甚至我违反了《基本法》,当然违反了《基本法》就理论上没有一个惩罚,因为违反了《基本法》就不是一个法例来的,但会不会因为这样导致我失去了一些权力呢﹖这里政府都是没有解释过的,究竟今次的宣誓它所具的法律效力,它有写到法律效力,但它写的法律效力究竟是否牵涉到刑事呢﹖都没有解释的,而它提及的初选,又是否同现在正上法庭的47人初选案有关呢﹖亦都没有解释。”

李志宏表示,初选47人案在法庭仍未有裁决是否违反国安法,他质疑在法庭未有裁决前,民政事务局因为他排名在刘颖匡初选名单而DQ他的话,是未审先判。

批港府企图推翻2019年区议会选举结果

李志宏批评,港府借宣誓DQ民主派区议员是扭曲民意,企图推翻2019年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大胜的结果。

李志宏说:“是不是想令到民意消失,这个绝对我认同是要令到民意是消失的,因为现在我再不能说我是有几多人支持我去讲一句说话,它(当局)想达到这个效果,我觉得是,这个它已经成功了我觉得,但是一代表居民曾经投过(票)给他们的代议士,这个事实是改变了,它们(当局)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它们只能够取消了我(区议员)的身份,但是它取消不了背后支持我们的力量,我们的声音、我们那个民意,这个就真的取消不到,因为投过(票)就是投过,2019年大家是因为什么事,而投这一班的区议员出来,我相信这一个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李志宏预期香港可见将来不会再有一人一票、单议席单票制的民主选举,他又批评港府没有安排出缺的326个区议会议席进行补选,是不愿意再面对民意,用尽一切方法收窄市民发声的空间。

李志宏说:“其实每一件事情大家都看到是、只不过是将我们可以发声的空间,愈来愈‘收细(缩小)’而已,这个绝对是的了,无论在选举也好、无论在游行集会示威也好,甚至你现在连餐厅都是,你吃‘黄店’这个,那些‘黄店’都是定期会有人去叫做‘扫场’(搜查),这些你见到就是在社会里面它就不容许你发声。”

忧选举不符合民主元素或影响国际地位

港府借宣誓取消49名民主派区议员资格,以及早前怀疑在政府‘放风’下超过260名民主派区议员辞职潮,引起国际关注,美国、英国、欧盟及澳洲先后发声明关注事件,其中美国再次促请北京及香港当局释放不当拘捕的人,以及遵守《中英联合声明》下的义务。

李志宏表示,香港区议会单议席单票制的选举方式,是受到国际认同的民主选举方式,他认为这样的民意表达方式受到扭曲的话,会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他担心香港将来的选举制度不符合民主的元素,可能影响香港国际城市的地位。

李志宏说:“尤其是其他西方民主国家,去关注这件事情(区议员被DQ)是非常之合理,因为它(港府)无疑就是在打压民主、自由、人权,这3个最基本的元素,我相信这3个元素在不同的民主国家都是一个正常、需要存在的元素,但是香港就已经愈来愈失去,在以前未有一个高压统治的情况下,都可能还有、尚存一点点,但是现在简直就是那一点点它(港府)都不想给你存在的话,我们当然就是乐见不同的民主国家去关注这件事情,因为香港是一个国际都会,政府都是这样去讲自己,受到国际关注是一件非常之合理的事情,尤其是我们香港作为一个金融城市,其中一个最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的税(制)、我们的法律是得到信任而已,但是如果这两样东西被打破,尤其是法律那部份的信任被打破,是会绝对动摇到我们的地位。”

李志宏表示,未决定被DQ区议员资格之后的路向,不过,他表明只要有机会仍然会继续服务市民。

主动辞职区议员无力感大

今年7月自动辞职的前屯门区议员何国豪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当时政府就宣誓“放风”,就是要“赶走”民主派区议员,他认为与其要宣誓后被DQ,不如自己主动辞职,最后49名民主派区议员被DQ,他坦言无力感很大。

何国豪说:“有些什么感受,无力感很大,虽然都知道区议员的实权不是太多的了,但是政府一下子就叫做’反面不认人’,什么都做不到,就无力感大啊,都见识到这个官僚体制,有多么官僚啊。”

今年7月主动辞职的前屯门区议员 何国豪 表示,当时政府就宣誓”放风“就是要”赶走”民主派区议员,他认为与其要宣誓后被DQ,不如自己主动辞职,对于49名民主派区议员被DQ,他坦言无力感很大 (美国之音汤惠芸)
今年7月主动辞职的前屯门区议员 何国豪 表示,当时政府就宣誓”放风“就是要”赶走”民主派区议员,他认为与其要宣誓后被DQ,不如自己主动辞职,对于49名民主派区议员被DQ,他坦言无力感很大 (美国之音汤惠芸)

何国豪表示,300多名区议员出缺之后,很多地区事务处于”真空”状态,批评港府的做法不负责任。

记者问:“但是政府不再补选(区议员),会不会觉得现在社区里面很多事情?”

何国豪说:“其实已经‘真空’了,我们(民主派区议员)未辞职的时候,街坊(居民)叫做有个人可以找,现在政府(特首)林郑讲了,什么都可以找政府的,但是政府仍然是‘朝九晚五’(工作)的,(下午)5点后不理人的,半夜更加没人听(电话)的。”

记者问:“即是那些什么防火会、灭罪委员会,都找不到的﹖”

何国豪说:“都没有联络的,政府都没有公布他们的联络,这样居民怎样找他们呢﹖街坊怎样找他们呢﹖即是连电话都没有的。”

何国豪辞任区议员之后,在屯门区经营宠物小食店,他坦言对前路只能”见步行步”,亦不肯定政府是否会秋后算帐,对未来的路向不敢想太多。

北京促外国停止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针对欧美多国发声明关注香港民主派区议员被DQ,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香港特区政府依照《基本法》和特区有关规定,取消相关人员的区议员资格,合理合法,敦促外国停止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他重申,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都无权对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指手划脚,中方敦促有关国家和机构切实尊重中国主权,停止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香港特区政府亦回应,强烈反对并谴责个别外国政客就香港特区的人权、自由和政治参与的所谓问题发表偏颇无理的声明。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