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2 2024年2月28日 星期三

港府拟规管众筹展开立法咨询 各界忧影响政党网媒文创营商环境


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2022年12月19日,就规管众筹活动展开为期3个月的公众咨询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2022年12月19日,就规管众筹活动展开为期3个月的公众咨询 (美国之音/汤惠芸)

2019年反修例运动之后,港府加强各方面的监管,最近矛头指向众筹活动。上月底港府就规管众筹活动展开为期3个月的公众咨询,建议新设“众筹事务办公室”(简称众筹办),要求所有向香港人或团体进行募捐的众筹活动,必须事先向众筹办申请,并且披露帐目等资料,如果涉及非法众筹活动,相关捐款者亦需负上刑责。

有学者分析,过度监管众筹活动或会影响政党、独立媒体以及文创产业的营商环境,也有小店忧虑立法的界线含糊,不敢再举办支援被起诉的示威者等活动。

今年的农历新年及新历新年很接近,只是相差3星期,不过,岁末年终新任特首李家超的班子仍然马不停蹄,就有关中国国家安全的工作,展开立法咨询。

财库局长以612基金为例认为应规管众筹

财经事务及库务局(简称财库局)局长许正宇上月中(12月17日)发表网志表示,近年有各种形式的众筹活动在香港涌现,目的和性质相当多样化,过去有不法之徒透过众筹名义以诈骗方式谋取私利,并以2019年反修例运动期间成立、支援示威者的“612人道支援基金”被警方起诉,以及协助612基金的“真普选联盟有限公司”解散为例,声称“有团体以众筹方式支持一些危害公众安全以至中国国家安全的行为”。

许正宇表示,要防患于未然,建立完备的制度,令合法、正当用途的众筹活动有规可循,同时要更有效防范不法资金策划危害公众和中国国家安全,或支持违法活动等行为。

拟成立众筹办全面处理众筹活动

翌日(12月18日),财库局公布有关加强规管众筹活动建议的咨询文件,并展开为期3个月的公众咨询,当中包括建议成立“众筹事务办公室”(简称众筹办),以“一条龙”的方式处理众筹活动的规管及行政事宜,建议所有公开向香港人或团体,或身处香港的人或团体的线上、线下筹款活动,不论举办的目的及地点,都必须事先向众筹办申请并且获得审批。

港府建议新规定下众筹活动申请的审批标准,考虑包括申请者是否诚实、信誉良好及可靠、众筹目的与规模相称与否、活动对公众利益、公众及中国国家安全的风险等。

过往香港一些初创公司,或者涉政治敏感题材的独立电影,以及纪录片等,都是透过众筹平台筹集资金才得以完成,例如《少年》、《忧郁之岛》等,而因为国安法被迫停运的《立场新闻》、《众新闻》以及新成立的《Channel C》等独立媒体,或独立新闻工作者,很多都是透过众筹维持营运。

学者指港人只能见步行步应对规管

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新闻系前助理教授杜耀明表示,壹传媒1月12日被联交所正式除牌,背后的原因是当局根据国安法的执法行动直接相关,股票持有人的私有财产在国安法下不受保障,他认为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造成很大伤害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新闻系前助理教授杜耀明表示,壹传媒1月12日被联交所正式除牌,背后的原因是当局根据国安法的执法行动直接相关,股票持有人的私有财产在国安法下不受保障,他认为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造成很大伤害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浸会大学传理学院新闻系前助理教授杜耀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就算当局立法规管众筹,他相信香港的独立媒体以及记者,会继续发挥他们的小宇宙,以其他的方式营运,例如在独立书店举办会员制的收费讲座,或者以月费等会员制代替众筹,不过,他认为未必有万无一失的策略去应对规管,只能够“见步行步”。

杜耀明说:“当然它(当局)可以继续留难你(独立媒体、记者),你那个(收入)不是要来做讲座的,你的收费用途不是这样的,但问题是不断还有另一些方法,我想是没有一个十全其美、即是万无一失的方法,就好像一个电脑系统一样,总是有些Bugs(错误)让人抓到、被人入侵,然后再补救,大家是这样做的方法,即是没有法治的时候,只能够只能够‘见步行步’,我相信香港人的智慧应该是足够应付这件事情(规管众筹)。”

预料政治团体独立媒体文创产业首当其冲

杜耀明表示,新成立的众筹办不会事先公布一个明确的标准去规管众筹活动,他形容是“多一个官僚、多一把呎”,香港各方面的自由度都会被收窄。他认为首当其冲的可能是一些仅存的反对声音的政治团体,例如民主党早前打算举办筹款餐会,都在政治压力下被迫取消,一些新成立的文创产业也可能受到限制,影响香港的营商环境。

杜耀明说:“其实这个是很考验香港人的决心有多大,去支持一些他们会认为还值得支持的组织或者媒体,当然这样做(规管众筹)也必定是对商业那个创作力是很大影响,当大家在未创作之前,已经在想很多什么不能做、什么不可以想的话,这是一个无形的压力,我想创业的、做APPS(手机应用程式)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担心。”

独立记者平台创办人指早就不敢众筹

2019年中创办独立记者平台《志》的关震海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港府计划立法规管众筹,对目前仍在运作的独立媒体及记者影响不大,因为其实他们已经不敢去众筹。

关震海说:“怎会还敢众筹呢﹖你(当局)其实将很多东西污名化、你将传媒污名化了,《明报》都被人点名的时候,你不怕吗?这样你还众筹﹖我觉得众筹对于什么最大影响呢﹖如果对新闻(界)就是好像我们这些‘议题式’的(网媒),如果我们整体‘那盘数’(营运资金)全部都是靠众筹的,那就‘不用玩’了,香港政府一定不会肯(容许)。”

形容一刀切规管对香港没好处

关震海表示,他早前获得一笔资金,可以用3年时间出版一本专书,追踪6个聋人及弱听人士的个案,揭露聋人及弱听人士在司法传译制度当中,遇到的不公平待遇,而相关的资金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已经不会再有。他举例如果将来有独立传媒想探讨“安乐死”、”刘家良功夫研究”等议题,没有众筹的途径很难成事,他认为当局一刀切规管众筹会出现很多矛盾的后遗症,形容对香港没有好处。

关震海说:“你说一些议题的书,其实非谋利机构是需要记者的,即是坦白讲其实这本聋人的书,其实会不会有其他学术界的人都感兴趣呢﹖我不知(道),但是我听到回来都是会拿来作参考,我不敢说很有用,但是这些case studies(实例探究)其实是用记者的眼睛去观察,然后让一些学术界去做(参考),其实社会是这样运作,就算是中国都是这样运作,但是如果你说不可以啊,众筹不可以啊,你(当局)其实‘一刀切’,令到我们譬如我想做刘家良功夫研究的,众筹可不可以啊﹖不知(道)啊,欣赏刘家良那个电影或者他的武术的人,最多是来自西方世界的人,我在西方众筹是不是又代表勾结外国势力﹖但是我是为了保存中国传统啊﹗这个是非常矛盾的东西,你一刀切我就不众筹,不众筹就不做(报导)而已,这件事情对于香港没有好处的。”

小型网店忧界线含糊不敢再参与众筹

主要以网店形式运作、设计及售卖蛋糕插牌以及挥春等贺年摆设的Gabriel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当局打算立法规管众筹,对他们都会造成一定影响,担心立法的界线含糊,不敢再举办支援被起诉的示威者等活动。

Gabriel说:“都影响的因为有时我们可能想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我们称之为,但是我们又怕做了之后,因为我们不知(道)它(当局)怎样定义,因为有很多东西是它觉得是犯了法、就是犯了法,所以变相我们都不敢怎样做一些大动作。”

担心产品设计也会触及红线

Gabriel表示,其实规管众筹活动未进行立法咨询之前,香港的创意产业的营商环境已经受到国安法的限制,他举例上星期二(1月17日)国安警大搜捕旺角银城商场一个年宵市集的摊位,都会引起寒蝉效应及自我审查,例如一些2019年社运时流行的公仔,他们担心用在产品设计上会不会触及红线。

Gabriel说:“其实可能他们(被查封)的产品未必真的可能涉及触犯到国安法,但是它们(当局)觉得那些字眼、或者那些图案,都已经触犯到,其实变相我们在创意上可能想做、譬如可能我们有连猪、有Pepe(社运流行的公仔),但是它们(当局)觉得这些公仔已经是触犯到(法例),变相我们会怕,即是会有一点无形的压力,即是本身可能想做多一点的,都不敢做太多,的确有些是自我审查,可能明明没事的,但是永远不知会不会突然间有一日你这只公仔其实已经犯了法。”

违法众筹捐款者也需负上刑责

众筹活动咨询文件提及,当局将赋权执法部门包括可发出“活动禁止令”,停止非法众筹活动,甚至可要求网络服务商禁止接取网上众筹平台,并向相关金融机构指示调查、冻结资金活动和银行户口。

当局建议,将举办非法众筹活动的罪行纳入可公诉罪行,让执法部门能够引用《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相关条例,检控违法转移及使用非法众筹所得款项的人士,有关捐款者亦可能需要负上刑责

当局又建议,筹款人必须披露众筹活动的目的及安排,使用香港本地银行户口及妥善保存资金活动纪录等,而且建议为众筹网上平台设立登记制度。

评论员指当局或想找出外国资金来源

时事评论员谭美德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港府打算立法规管众筹,可能是由于国安法实施超过两年半以来,暂时未在相关的检控案件中,找到所谓的“外国资金”。

谭美德说:“在国安法实施底下,大家很容易见到一个情况,就是暂时未找到任何所谓外国资金,所以这个其实才是它(当局)说要规管众筹的一个、我自己认为是一个目的,因为其实众筹你不知道它在哪里捐来的,尤其是现在你是可以很多地方都可以捐钱来香港,所以它(当局)就为了要证明真的有外国资金的话,我相信就会出了这个所谓众筹规管了。”

谭美德表示,当局规管众筹可能带来负面的影响,例如打击文创产业的发展,甚至影响香港的营商环境。

谭美德说:“而规管(众筹)的原先目的是以政治先行的话,我想大量的人不敢再这样做,甚至乎连想捐钱的话也不成,以后就不再出现‘无名氏’这回事了,因为根本你要捐钱都要具名,即是说我不想人家知道我是谁,或者我只是纯粹一颗善心,原来是完全不容许,但是就真的其实有一点‘自己拿来搞’(多此一举),因为你可能政治部份的话,我都不知(道)一定达得到你(当局)的目的去找到你所谓的外国资金,但是同一时间你是会令到其他周边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湮灭了的时候,是不是就是政府想见到的目的呢?”

民主党忧立法损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民主党主席 罗健熙 表示,今届立法会选举党内的参选门槛合理,除了一名党员韩东方有意尝试参选,但未获足够提名外, 其他人都无表达参选意欲,他认为如无意外今届立法会选举 不会有民主党代表参与 (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主党主席 罗健熙 表示,今届立法会选举党内的参选门槛合理,除了一名党员韩东方有意尝试参选,但未获足够提名外, 其他人都无表达参选意欲,他认为如无意外今届立法会选举 不会有民主党代表参与 (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去年12月19日发新闻稿,回应财库局关于众筹规管的咨询文件。罗健熙表示,初步看咨询文件的内容,无法看到政府为何需要新规管众筹活动,或有何部份是现行法例无法规管的解答。

罗健熙表示,社会上筹钱的原因和范畴多元化,当局希望一刀切作出规管不合时宜。他举例,如果有街坊会筹钱为流浪猫狗进行手术,或简单到有人没钱开饭请朋友济助等,看来都可被视作咨询文件中的“众筹”范围,政府就这些事情作出规管实属多此一举。

罗健熙表示,假如一些协助创业者或就不同创意专案发起的众筹网站,例如kickstarter或 Indiegogo的发起人,是否需要向香港政府申请才可进行网上众筹?罗健熙认为,政府此举可能会损害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亦对不同范畴和领域的创业家造成不必要的限制和掣肘。

罗健熙又表示,科技一直发展,政府政策到现在还只是考虑不停增加关卡、提高门槛,咨询文件的感觉,与当年引入UBER却指其违法、新无人机条例通过后DJI从香港撤离等如出一辙,担心香港会因这些官僚思维令科技应用停滞不前。

评论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 “两会”召开在即,北京能否拿出经济纾困方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5:44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2/28 【时事大家谈】中国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去世 一个时代落幕?“两会”或公布推迟退休 一边裁员一边延迟?嘉宾:蔡慎坤,独立时评人,专栏作家; 黄清龙,台湾政论作家;主持人:叶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