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3 2020年10月24日 星期六

12名被扣押深圳港人家属报警 疑中国海警越境执法促公开雷达纪录


部份被拘留深圳港人家属9月21日到香港警察总部报案(左起)邓棨然弟弟邓先生、李子贤父亲李先生、郑子豪父亲郑先生、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朱凯迪、本土派社运人士邹家成。 (美国之音/汤惠芸)

12名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的香港青年,8月底怀疑搭快艇偷渡到台湾途中被中国海警拦截,被扣押深圳盐田看守所星期一踏入第30日,仍与外界隔绝,不能与家属委托的律师会面。

部份家属星期日到香港警察总部报案,有家属质疑中国海警事发时进入香港水域越境执法,甚至怀疑香港警方一直掌握被捕人士的手机通话纪录,质疑香港警方与中国当局串通“卖猪仔”,将12港人送中受审,要求警方及海事处交代12人被捕当日香港水域雷达记录,并促请港府派员到深圳与12人会面。

包括被香港警方指控,涉嫌触犯港版国安法的“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在内的12名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香港青年,8月23日怀疑搭快艇偷渡到台湾途中,在香港东南方水域被中国广东省海警拘捕。

12港人家属提出三项诉求

一众家属其后透过香港警方收到来自中国当局的通知,12名港人正于深圳市盐田看守所被拘留,至星期一(9月21日)踏入第30日。被扣押的12港人完全不能够与外界接触,家属委托的中国代表律师亦不能够跟他们会面,事件引起香港各界以至国际社会关注。

部份被扣押深圳港人的家属,星期日(9月20日)在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朱凯迪、民主派立法会初选出线人邹家成以及支联会副主席、大律师邹幸彤等人陪同下,到湾仔警察总部报案,他们提出3项诉求,包括清楚交代12港人的被捕时间、地点、过程,并交代有关过程有否做成伤害;同时要求香港海事处提供事发当日船只的雷达记录,以及要求香港水警提供事发当日的巡逻路线及位置,并促请港府派员到深圳与12人会面。

有家属质疑港警串通中国当局“卖猪仔”

其中一位被拘留港人郑子豪的父亲郑先生会见传媒表示,8月26日他曾经到警署报案,表示儿子失踪,警员随即取出一部手机,里面有他儿子的What's App通话纪录,证实他的儿子出海钓鱼,当日的警员表示,不受理他的报案。

被拘留深圳港人郑子豪父亲质疑香港警方与中国当局串通”卖猪仔”,将12港人送中受审 (美国之音/汤惠芸)
被拘留深圳港人郑子豪父亲质疑香港警方与中国当局串通”卖猪仔”,将12港人送中受审 (美国之音/汤惠芸)

郑先生说:“我就不知道为什么有我儿子(郑子豪)的WhatsApp(通话纪录)在这里,证实了我儿子是出了海钓鱼,他(警员)说出海钓鱼去南海6、7日都很正常,所以我们警方就不受理(失踪报案),只可以在街上见到我儿子(就对他说)你爸爸找你啊,这样。”

郑先生表示,他的儿子被香港政府控告“意图纵火”,每个星期都要到警署报到,他认为儿子的手机应用程式WhatsApp通话纪录全部都被警方掌握,质疑很有可能同时被捕的另外11人的资料同样被香港警方控制,怀疑香港警方与中国当局串通“卖猪仔”,要求香港警方彻查事件。

郑先生说:“既然我儿子电话WhatsApp(通话纪录)各方面的东西,警方全部都有,我相信绝对有机会那12个(被捕)人的资料,包括WhatsApp、电话全部被香港警方控制,绝对有机会警方同中国政府勾结,将这班港人‘卖猪仔'、卖给中国政府,因为虾艇上的伯伯出来讲话,所以我们就很多疑问,所以要求香港警察彻查这件事。 ”

有家属要求证实12港人身处何地

被拘留深圳港人李子贤父亲促请港府直接与12港人家属对话,提供相片、书信等实质证据,证明12港人目前确实在盐田看守所被拘留 (美国之音/汤惠芸)
被拘留深圳港人李子贤父亲促请港府直接与12港人家属对话,提供相片、书信等实质证据,证明12港人目前确实在盐田看守所被拘留 (美国之音/汤惠芸)

另一位被拘留港人李子贤的父亲李先生会见传媒表示,他8月28日到警署报案,当时录口控的警员听到李子贤的名字就表示这个名字“很熟”,输入电脑资料随即显示李子贤已经在中国内地深圳盐田看守所拘留,他希望传媒替他向港府表达,希望港府替他把子儿找回来,并维护港人最基本的权利。

李先生又促请港府官员直接与被扣留的12港人家属直接对话,以证实12港人是否真正在盐田看守所被拘留。

李先生说:“我现在就希望各位传媒帮我同香港政府说,以及我自己都想说,就是希望香港政府帮我找回儿子(李子贤),以及香港人最低的权利我都希望他(李子贤)有,就算(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所讲同我们(家属)沟通过的,我们完全没有同张建宗直接对话过,而且我们的儿子是不是真真正正在盐田看守所,我都希望证实知道是,就算最低的限度不可以探望的话,相片又或者他在里面给我们一封信,我们都知道他真的在那里(盐田看守所),我就是希望是这样而已,我今日来到这里(香港警察总部)都是报警而已。”

朱凯迪促澄清中国海警跨境执法之嫌

跟进事件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回应记者提问表示,目前案件的资讯只是由中国内地公安单方面提供,而且资讯来源只有一个,就是在中国水域拘捕涉事的12名港人,但是港府又肯定涉事港人由香港逃走,他形容当中过程中“有一段空白”,希望香港警方及海事处公布有关雷达记录,澄清外界对中国海警跨境执法之嫌。

朱凯迪说:“无论警方或者海事处,都是有大量的资讯是没有向家属以致公众去披露,而这些正正是很关键的,我们不要说是不是有嫌疑,中国的海警有跨境执法的问题,我们先不谈这个,但是到底事件是怎样发生,特区政府其实是过了20几天,昨日(9月19日)才有张建宗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讲一些纯粹是为了保护中国政府,不让他们(12港人)见家属(委托)律师的一种讲法,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希望它们(港府)做自己有能力做的事,如果它没有能力帮忙在深圳里面去协助家属,起码它在调查工作上是应该积极地去开诚布公,告诉公众及家属到底是发生过什么事,所以我们来到这里(警察总部)都会将刚刚我们了解到的事情,以致我们在过去一段时间在各方面收集到一些信息是跟警察讲,要它们麻烦你认真地去调查,以及交待事件始没。”

中国律师质疑公安是否合法拘捕

本身是大律师的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表示,这个星期是中国刑事诉讼法的期限,公安可以拘留疑犯30日的期限将会届满,中国公安应该在星期三(9月23日)之前要报检察院是否要拘捕12名港人,所以家属委托的律师都会争取在这个时限之前,申请会见被拘留人士,并提出对中国公安是否合法拘捕的质疑。

邹幸彤说:“所以(中国内地)律师都会争取在这个时限之前,其一去申请会见(12名被拘留港人)、其二去递交一些意见书,究竟它(中国海警)应不应该、可不可以拘捕他们(12名港人),但是在中国公安可不可以拘捕他们的问题上,刚刚都提到有很多的疑点,连这个拘捕到底是不是合法地在一个中国的海域上进行,都是不清楚的。”

邹幸彤又表示,就这宗案件无论是香港律师以及中国内地的代表律师,都遇到非常大的困难,至今连当事人都不能会见,甚至完全没有任何独立的渠道去了解发生什么事,或者提出任何有法律基础的意见,不过,中国内地的代表律师仍然尽力透过不同的渠道去提出法律意见,尽力争取与当事人会面。

李家超指12港人各自拣选代表律师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上星期六(9月19日)接受香港无线新闻访问时首次谈及12名港人的状况,李家超表示,他们身体状况良好,并强调他们已经由中国内地当局提供的律师名单中,各自拣选两名代表律师。

对于12名港人家属一直因未能接触他们心急如焚,李家超表示,已经将有关要求明确向中国内地的执法部门反映当,不过,李家超表示,中国内地执法部门一定要按自己法规做事,香港政府只能在中国的法律法规之下尽量争取12名被拘留港人的权益,他又强调不能够要求中国当局一定要符合香港以前的一贯做法。

朱凯迪质疑中共打算长期拘留12港人

朱凯迪表示,在他的记忆中以往从未发生过12名港人,在一个声称是中国水域,被中国海警截获,带到深圳拘留,而且不能够与家属委托的律师会面,过去应该未发生过同类事件。

朱凯迪又表示,李家超上星期六对事件的讲法很有指标性,他质疑是替中共掩饰真相,可能中共打算长期扣留12港人,令他们不能够发声。朱凯迪呼吁香港人长期关注事件,让12港人能够尽快回到香港。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朱凯迪要求警方及海事处公开雷达纪录,澄清外界对中国海警跨境执法之嫌,他又质疑中共打算长期扣留12港人 (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朱凯迪要求警方及海事处公开雷达纪录,澄清外界对中国海警跨境执法之嫌,他又质疑中共打算长期扣留12港人 (美国之音/汤惠芸)

朱凯迪说:“昨日李家超的讲法是一个很有指标性的讲法来的,因为他是代表中国共产党去讲一个实际上是很容易被人‘踢爆'的谎言来的,因为如果那12个人是下星期就放出来的,他(们)一定会出来说家属有律师我当然要家属律师,有什么理由要官派律师呢﹖所以李家超够胆在昨日(9月19日)去讲这句说话,是令我很担心的,因为是反映是不是大陆当局已经有一个比较长期地、打算要扣着他(12港人)呢﹖让他们不能发声,连‘踢爆'李家超说谎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觉得这件事香港市民真的要长期地,也要高度地去关注,才能够给最大的压力,令到这12个香港人有好些的待遇,以及尽快回来香港。”

家属促中国向全世界证明“阳光司法”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上星期五(9月18日)在官方Twitter发文,首次回应12港人被拘留在深圳事件,帖文敦促中国当局要确保在海上逮捕的12名港人可获正当法律程序权利保障,包括尽快让他们与选择的法律代表会面。

其中一名被拘留港人邓棨然的弟弟邓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不评论事件上升到联合国关注的层面,对中国当局是否构成更大的压力,他希望中国当局借这个机会,向全世界证明中国的“阳光司法”。

邓先生说:“我希望中国政府可以借这个机会,真的好像它说的,证明给全世界人看到它所谓的'阳光下的司法'究竟是怎样,希望它可以做到它自己说的东西,不要讲一套又做一套。”

质疑港府如何证明12港人健康良好

12港人的家属9月13日首次会见传媒,哭诉亲人音讯全无、生死未卜,他们提出4项诉求,包括拒绝“官派律师”,并促请中国当局立即让家属委托的律师面见被拘留者;要求中国当局提供合适药物予有需要的被拘留者;要求中国当局准许被拘留者致电家属;要求香港政府确保港人权利得到保障,并立即将12港人由中国大陆接回香港。

邓先生表示,港府一直没有回应家属提出的4大诉求,仍然对事件冷处理,他仍然担心患有哮喘及皮肤病的哥哥得不到适合的药物,质疑港府如何保证12港人健康状况良好?

邓先生说:“我跟香港政府也好、或者跟(中国)上面的政府部门交待一声我哥哥实质有些什么病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其实就只是说哮喘或者皮肤病这些都只是很笼统的资讯而已,它(两地政府)都没有再问到我再深入的资讯,其实即使它(港府)说他(12港人)现在身体都很健康,我都不会相信,而且它(港府)都没有一些实质的资料给我看到,而且它自己没有派人上去(盐田看守所)的时候,我很难就这样凭它讲的东西去相信。”

邹家成批中国司法走向独裁

协助12港人的本土派社运人士、民主派立法会初选出线人邹家成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无论是联合国关注,以至香港本地市民的持续关注,他认为愈多人关注事件,12名被拘留港人的安全就愈有保障,他希望接下来会有外国的国会议员关注12港人事件。

邹家成又表示,中国的司法制度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台之后,愈来愈走向独裁。

邹家成说:“我想中国的司法制度由以前可能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都已经看得很清楚,但是这几年、即是习近平那种疯癫的程度,到今日这件(12港人被捕)事件,我们更加看到中国的所谓司法的制度,是真的严重崩坏,亦都是已经进入一个真正的独裁时代,它(中国政府)也不让任何人去收到12港人的消息,有很多人都会问,即是到底相比709事件,今日到底12港人是不是更加敏感、或者更加严重呢﹖其实是很难判断的,因为中国政府现在进入这样的极权时代的时候,当年的709时件搬回来今日2020年的世界里面,我们都不会知道它(中国政府)会怎样对待709事件里面的一些律师。”

多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及区议员连日来在香港各区设街站,呼吁市民写明信片寄到盐田看守所,希望12名被扣押港人可以在10月1日中秋节前收到港人寄上的祝福。他们引述709大抓捕事件被捕者、中国政治黑狱受害人、维权律师王全璋表示,“让舆论不停地关注,对被羁押的人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香港警方澄清中国公安没跨境执法

警察公共关系科星期日(9月20日)深夜就12港人家属报案回应表示,警方于上月28日接获中国内地执法部门通报,于8月23日在中国内地水域拘捕12名港人,涉嫌非法入境中国内地。

香港警方表示,曾检视事发早上的雷达监察系统记录,未发现任何中国内地海警船进入或停留本港水域,当天上午亦未有接获任何上述报告或市民求助。警方强调该12名港人被内地执法部门拘捕,行动与警方无关。

朱凯迪回应表示,警方的说法对12港人家属来说并不足够,他希望香港海事处全面公开当日监察海面情况的雷达系统资讯,令家属和关心事件的香港人全面掌握今次事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