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10 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曾大胆批评习近平 任志强被重判18年


任志强和中共党旗(合成图片)

中国退休房地产大亨、绰号“任大炮”的任志强周二(9月22日)遭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之四项罪名,合并判处有期徒刑18年以及420万人民币(约62万美元)之罚金。

以“敢言”著称的任志强所面临的刑期之重立即引发两岸三地一片哗然,部份民主异议人士和人权团体甚至以“丧心病狂”、“非常无耻的陷害”来形容中共当局对包括任志强在内之异议人士的政治迫害,而总部在台北的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则认为,此一重判代表中共当局对政权稳定性的信心不足。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9月22日对任志强案做出判决(路透社)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9月22日对任志强案做出判决(路透社)

根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所发布的新闻稿称,华远集团前董事长任志强“于2003年至2017年间,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款4,974万余元;收受贿赂125万余元;挪用公款6120万元;滥用职权致使国有控股企业遭受特别重大损失1.167亿余元,其中国有股东华远集团财产损失5378万余元,任志强个人获利1941万余元。”

法院进一步表示,“被告人任志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全部罪行,承认所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实,并自愿接受法院判决,且违法所得已全部追缴…宣判后,被告人任志强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李大同:无耻的判决

对此判决,著名报人、前《中国青年报》“冰点”栏目主编李大同以“非常无耻的判决”和“法律陷害”来形容。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任志强是因为中共当局以其儿子为人质,才会服软认罪。据传任志强于今年3月遭留置时,其大儿子和秘书等人都一度被抓。

李大同说:“实际上,任志强根本不可能有罪,他是年薪700多万(人民币)的董事长,他去贪污做什么?他没必要贪污,而且他已经经过政府非常严格的离职审计,这个离职审计是公开向社会报道的,没有什么问题。…不是他报道的,是审计机关报道的,你政府自己审计的结果,自己给自己打脸。”

李大同认为,四大罪名都是当局栽赃给任志强的,可惜的是,任志强未请律师为其辩护,因此,庭审的真实内情至今仍无法见诸大众。

中国警察2020年9月22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前限制人员进入(路透社)
中国警察2020年9月22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前限制人员进入(路透社)

任志强一审案于9月11日开庭,法院虽称是公开审判,但实则比较接近秘密审判,因为法院警方指出,只有“特别邀请的人”才能旁听,当日警方还对在法院外拍照摄像的人士进行盘查驱赶,而受到高度关注的任志强庭审也似乎受到刻意封锁,微博和中国各大官媒当周也鲜少报道或评论。

当局无法见容敢言之人

李大同还批评,中共当局将法律当儿戏、当工具“吓唬”异议人士,让不见容于当局的言论噤声。他说,任志强遭重判18年后,如何执行刑期、或未来任志强会不会能保外就医,也未可知。

他说:“这就是一个敢于发声的人,说出了大家心里都憋了、想说的话,也就是这个结果,但这总之不构成什么真实的威胁,任何组织不会靠说话倒掉,对不对?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只不过,他反映了民心而已,当局不能容忍这种反映。”

各界普遍认为,任志强是因为今年3月初的一篇标题为《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的评论文章,才得罪中共当局。他在文章中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明显是在炮轰习近平和中共当局专断独裁、压制舆论,封锁致命性新闻,而导致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国大爆发,给全世界造成至今难以修复的大祸害。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也以书面文字向美国之音表示,任志强“因言获罪,世人皆知;重刑判决,违法违宪;为恶之政,天理难容,助纣为虐,罪有报应“。

王丹:中共对自己人 下手更狠

学运领袖王丹则透过推特表示,“任志强被重判十八年,摆明了是让他死在牢中。 当年我是通缉令第一名,判四年,但鲍彤判七年。道理是一样的:中共对自己人,下手更狠。 “

王丹说,他“希望中共内部不想跪舔习近平的人深思:如果你们不让他死,结果一定就是你们死。 习近平这个人,因为自卑而更容不得批评。中共的未来,势必更加血雨腥风。”

新唐人评论员唐靖远也透过推特分析,“以任志强70高龄,如此重判只有一个目的:不能让他活着出狱。习近平破了对红二代不下杀手的先例,标志着他的基本盘分崩开始。”

中国官媒报道了任志强的判刑。但相较于推特上网民得以自由评论任志强案,中国微博上的大量留言看来遭到屏蔽,无法阅读。

政权稳定信心不足?

对于任志强案,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反映出的是共产党的“负嵎顽抗”。他认为,此一政治性的判决代表当局对一个说真话的人下重手,应该会激起起民愤、并促进民心的凝结,因为任志强普遍获得民心的支持,甚至党内部分人士的同情。

他说:“共产党之所以会(对任志强)判这么重,我想,也反映了它对于政权的稳定性,它现在信心不足,所以,想要用重判来对异议者产生一种警告或恫吓的作用。”

曾建元说,任志强案是指标型的案件,因此这种恫吓或后续的寒蝉效应难免,但类似任志强等敢言者还有很多人,如果中共当局一再以重判来迫害,势必会引起很大的“政治恐慌”,届时,那种寒蝉效应反而可能会转化成一种对政治不信任,“这才是政权信心崩溃的开始,因为当人人自危时,对党国的利益就可能放在一边。”

国际人权团体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a Human Rights Defenders)研究员蓝宁也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共当局显然要让任志强噤声很长一段时间,也代表习近平将持续以高压的手段来镇压异议人士。

党内反弹 有待观察

不过,蓝宁认为,后续要观察党内菁英人士的反应,因为,很可能会引起一些共产党员的反弹:毕竟,此一判决立即对中国富人阶层、敢言的企业界人士和党员首先带来寒蝉效应。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先前评论,任志强的审判是中国政治史上的标志性大事, 代表习近平“对(共产)党内反对派的强力镇压;或者说,这是习近平是否能够维持他的独裁统治的分水岭。”

任志强的四重身份

中国独立学者邓聿文先前也就 “习近平为什么害怕任志强?”,提出解析。

他表示:“任志强集四重身份于一身,分别是红二代、亿万富豪的地产商、中共权贵密友,以及公共知识分子,这使他可动员的社会关系网路和资源显然要比很多人大得多。因此,在习近平眼中,一旦任志强成为反习大将,他所可能引发的破坏力和社会影响力决非几个公知书生可比。”

现年69岁的任志强生于1951年3月,籍贯山东,父亲是大陆前商业部副部长任泉生,为典型的“红二代”。任志强以敢言著称,他的发言常不见容于当局,但在微博兴起后,却为他赢得众多粉丝,成为微博“大V”。

2011年4月,任志强被上级免去华远集团董事长一职,但仍担任地产上市公司董事长,直到三年后,他才透过微博,宣布正式退休。

2016年2月28日,任志强的微博帐号遭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责令关闭,应与他公开批评习近平要“党媒姓党”有关。三个月后,他再“因公开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而遭北京市西城区纪委给予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3月中旬,任志强无故失踪后,北京市西城区纪委区监委于7月底发出声明,指对任志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决定给予任志强开除党籍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对于任志强的拘禁,他的企业家友人王瑛曾痛斥“这是明目张胆的政治迫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