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2 2021年9月20日 星期一

中国减债不太可能,“杨白劳”为宽限谈判艰难


一名男子走过中国进出口银行北京总部的大厅。(资料照片)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许多国家及一些国际组织均在呼吁中国等国免除向贫穷国家提供的债务。一份新研究指出中国的银行不太可能免除大额债务,延期还款仍是中国的首选解决方案,但迄今为止中国的一些债务谈判既不规范,也不公开。还有专家指出,中国以不透明的方式处理一些债务重新谈判,会为一些国家与其他债权人达成协议制造明显障碍。

大额债务减免不太可能

总部位于纽约的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10月8日发布的题为《寻求纾困:新冠疫情后的中国外债》的研究报告中提到,受新冠疫情影响,重新进行债务谈判的要求变得越来越多。

荣鼎集团表示,2020年与中国进行的债务重新谈判至少有18起,与一年前相比几乎增加了一倍。截至9月底,老挝、巴基斯坦、肯尼亚等12个国家仍在与中国进行谈判,涉及约280亿美元的中国贷款。

研究还说,对于大额贷款,减免债务是不太可能的。“债务勾销几乎总是限于小额零息贷款。”这些贷款不仅比其他贷款规模小,而且只占中国海外贷款的一小部分,不超过目前中国海外贷款的2%。

研究称:“即使中国在2020年底前单方面取消所有未偿零息债务,对整体偿债的影响也微乎其微。”

华盛顿智库史汀生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孙韵此前曾表示:“无息贷款在中国的外援的定义里面就是被认为是可以减免,而且最终是会被减免的。”

对于在非洲等地的商业贷款和优惠贷款,她表示中国是不太可能减免的。孙韵说:“如果中国要是减免的话,会给中国经济造成特别大的冲击,就是说以这样的一个规模,我认为中国是没有这样的财政能力去减免这种贷款的。”

伦敦玛丽女王大学的琼斯博士(Lee Jones)也说:“中国不会勾销债务,而贸易战的影响意味着它可以支配的资源更少了。中国的银行至少会想要回一部分资金。”

全球发展中心的高级研究员斯科特·莫里斯(Scott Morris)对美国之音说:“我们看到了中国对一些最贫困国家的债务减免,但在很多情况下,我们看不到这一点,充其量,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债务重组,只是延长了偿还时间。但在某种程度上,这并不能减轻债务负担。”

债务谈判不可预测且缺乏透明度

荣鼎集团提到,虽然中国不太可能勾销债务,但中国很可能选择推迟本金偿还和延长还款期限,“马尔代夫、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安哥拉都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延期或重新安排(付款期限)。”

但研究也指出,中国的做法却是片面的(侧重于本金偿还的重新安排,有时排除了利息支付),其谈判既不规范也不公开,也不与其他双边贷款机构直接协调。“中国的银行都不展示标准条款,这使得预测未来的结果变得困难”,“以往的经历显示,其中一些谈判可能需要数月、甚至数年时间才能完成。”

研究指出,与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贷款机构根据标准条款协调债务减免不同,中国的重新谈判是在个案基础上(ad-hoc, case-by-case basis)的,其过程和结果因借款人、贷款类型和贷款人而异。

马安洲(Andrew Small)是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大西洋事务研究员以及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副高级政策研究员。他曾在9月国会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表示,中国以双边和不透明的方式处理一些债务重新谈判,会为(一些国家)与其他债权人达成协议制造明显障碍。

他说:“在中国明确立场之前,包括持有大量发展中国家债务的私营部门融资人在内的其他贷方不愿与这些国家达成协议,而且他们对中国贷款机构的任何纾困都非常反感。”

莫里斯也认为,一个国家如果有许多借款方,这将对其他贷方构成挑战,“他们是否愿意在没有中国的情况下继续行动?因为缺乏透明度,中国提供的条件是什么?他们是否没有其他债权人慷慨?”

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国际金融和宏观经济学的霍恩(Sebastian Horn)对美国之音说:“了解其他债权人的债权并全面了解债务国的债务情况是债权人公平分担债务的必要条件。如果债权人担心他们的债务救济被用于偿还其他债权人(中国以及一些私人债权人),而不是用于医疗和危机管理方面的额外支出,他们在承诺采取慷慨的救济措施时显然会更加犹豫。”

国际社会呼吁中国提高DSSI参与度

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近日表示,新冠疫情可能在一些国家引发债务危机,因此投资者应提供一些救济措施,或免除一些贫穷国家的债务。他还指责中国没有全面参与20国集团的暂停偿债倡议(DSSI)。

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今年4月曾召开视频会议,集团成员会后一致同意自5月1日起暂停77个国家的债务偿还,直至今年年底,此举是为了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新冠疫情的影响。

此外,G7财长在上个月的一份联合声明中也表示,一些国家将国有或是政府控制的机构列为商业银行,进而没有全面参与DSSI,对此,他们“深感遗憾”。

据路透社报道,尽管声明没有特别提到中国,但G7官员表示,这一信息显然是针对北京方面。

报道说,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G7电话会议后表示:“在DSSI中,中国的参与度完全不够”,“我告诉G7,我们必须进一步向中国施压,DSSI需要在今年年底最后期限到期后进一步延长,我们必须确保所有债权人公平分担负担。”

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麦金托什(Brent McIntosh)上星期在一次采访中也表示:他将敦促中国官员全面、透明地遵守G20四月达成的暂停偿债倡议。

他说:“中国是这方面最大的双边贷款人。因此,我们需要看到官方双边贷款方的透明度,不要强加保密协议,不要使用担保融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星期一(10月12日)则表示,中国致力于全面落实G20的缓债倡议,“中国进出口银行作为双边官方债权人,已同11个非洲国家签署缓债协议。其它非官方债权人也积极参照G20缓债倡议,同一些非洲国家达成缓债共识”。他还表示,中国将继续推动国际社会,特别是G20,进一步延长缓债期限。

归零地–今昔变迁

在9/11被毁的10栋建筑和一个广场的原址重建归零地

VOA卫视最新视频

海峡论谈: 美英澳三结义剑指中国? 习近平下令备战打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