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 2019年5月21日 星期二

穆斯林斋月中国禁止斋戒 人权组织呼吁国际关注


资料照:一名中国男子看着上海一座清真寺的维吾尔穆斯林祈祷。(2014年4月11日)

由于最近发生的中国政府据称践踏人权的案例,人权组织呼吁国际社会给予更多关注。这些案例包括对新疆的最新打压行动。中国当局禁止维吾尔人男女老少在本星期开始的斋月期间庆祝斋月或禁食。

人权组织还谴责北京打压著名维权律师王全璋。自从2015年以来,王全璋一直被关押并且无法与家人和外界沟通。

新疆不许封斋

总部在德国的流亡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热西提(Dilxat Rax)说,在新疆,维吾尔家庭被要求彼此监督,如果有人被发现斋戒,全家会被连坐。

迪里夏提说,即使是当地官员或者支持北京的维吾尔人也要受到监视,以考查他们是否真正放弃了自己的宗教信仰并绝对效忠共产党,共产党认为,封斋是“极端主义表现”。

据信,中国把公开甚至私下里展示宗教信仰,包括蓄“异常”的长胡须,戴面纱或头巾,经常祷告,封斋甚至戒酒,都视为“极端主义表现”。

迪里夏提还说,在中国各地,年轻的维吾尔大学生还被要求一周内至少有三天到学校食堂报到,在那里吃午饭,否则,他们、学校设施和他们在新疆的家长会受到惩罚,或者被送入“再教育营”。

国际压力

他说:“我担心,有更多的人可能因为斋月封斋而被强制关进再教育集中营,而维吾尔人在斋月受到一系列的这种限制和系统性的迫害,应该广泛地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新疆当局长期以来都在监视人们是否遵守宗教仪典。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副教授迈克尔·克拉克(Michael Clarke)说,自从2013年以来,中国政府开始了更为系统性的做法,制定涉及当地伊斯兰教各个层面的法规,包括监视清真寺到个人穿着和表现。

克拉克教授通过电邮对美国之音说:“‘再教育’体系似乎将无限期地成为中共统治新疆的一部分。”

他还说:“这一点已被这样的事实体现出来,在这个体系内,他们正在建立更多的设施,不同种类的中心,有更明确的描述,而且这套体系似乎由司法部管辖。”

克拉克说,雪上加霜的是,维吾尔人似乎并没有从这套体系中被释放出来,而是转送到这套体系内不同类别的拘押营地。

他还说,如果国际社会通过联合国或其它多边组织来发出明确声明,宣布中国的拘押体系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或者对新疆侵权官员予以经济制裁,这将是理想的。

但是克拉克说:“由于中国的经济和战略份量,采取行动缓解局势的前景似乎渺茫。”

华盛顿谴责

上星期五,美国国防部亚洲政策主管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指责中国在新疆把1千万维吾尔人口中“至少一百万,但可能将近三百万公民”监禁在“集中营”。

他的这番话被视为华盛顿对北京对待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方式最为严厉的谴责之一。

但是中国星期一说,这样的言论是“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再次表示:“新疆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机构,是基于反恐斗争需要而采取的预防性措施,有关措施完全依法进行,得到了各族人民的衷心支持和拥护,取得了良好社会效果。”

打压维权律师

人权活动人士还对中国继续压制国内异议人士表示严重关注。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何俊仁(Albert Ho)认为,中国一直不让维权律师王全璋见自己的家人,这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今年1月末,天津的一家法庭判决王全璋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他四年半徒刑。

据他的妻子李文足说,王全璋4月末被转到山东省的一座监狱。山东监狱当局拒绝家人探访,理由是监狱会见室正在翻修改造。

何俊仁说:“如果你让他妻子探监,去看他,这还是可以安排的。没有理由以会见室正在装修的借口剥夺王全璋接受家人探访的权利。”

他还说:“我认为这纯属荒谬,是公然践踏法律。”

星期一,李文足在与五名外国外交官会面期间要求中国当局遵守法律,在一个月内安排家人探监。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