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48 2022年6月30日 星期四

美国向中国驻美代表阐明对俄制裁措施范围,中企深陷两难


俄罗斯妇女走过莫斯科市中心窗口显示美元与欧元兑换率的外币兑换处。(2022年2月28日)

美国官员透露说,美国最近曾与中国商务部驻华盛顿大使馆的代表就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的问题进行了讨论,向中方阐明了美国制裁所涉及的范围,其中包括如果对俄罗斯出口中美国成分占总价值的 25% 以上,必须首先获得华盛顿的许可证,以避免违反制裁。

美国商务部负责出口管理的副助理部长波尔曼(Matthew Borman)在星期二的一次电话会议上说,他们为中国的公司举办了一场相关话题的行业解释活动。他说,即使是外国制造的、也没有美国内容的产品,如该产品基于美国的软件或技术,也可能受制裁限制。

自从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了被认为是前所未有的最大规模的经济制裁,其中包括冻结俄罗斯央行的外汇资产、主权债务交易禁令、投资禁令、黑名单制裁、出口管制、SWIFT除名等。作为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对制裁能否奏效至关重要。拜登政府已多次警告中国,为中国划下了不要利用制裁俄罗斯带来的商业机会,不要帮助俄罗斯规避出口管制,也不要处理其被禁止的金融交易等红线。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二与西方盟国领导人通话,坚决表示将继续加强对俄罗斯的制裁。白宫在一份声明中说,拜登总统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朔尔茨、意大利总理德拉吉和英国首相约翰逊进行了通话,五国领导人在通话中都表示决心要继续使俄罗斯对乌克兰的野蛮侵略付出沉重代价。此前,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沃利·阿德耶莫(Wally Adeyemo)表示,对俄实施的制裁已被证明极为有效,美国还计划采取更多的制裁措施,打击俄罗斯的关键供应链。

中企深陷两难

对一些中国企业来说,经济利益、政府、舆论压力、甚至《反外国制裁法》等带来的法律规定等等矛盾都令他们在是否及如何不违反西方对俄制裁问题上举步维艰。

在俄罗斯陷入困境之际,中国出于国际地缘战略考虑不愿看到俄罗斯垮下去,也不想被认为屈从了美国的压力。但另一方面,在西方国家强大的经济实力及近乎全方位的制裁之下,中国对俄罗斯爱莫能助,同时更怕自己也遭制裁厄运。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明确表示,如发现中国企业向俄罗斯出口用美国技术制造的半导体产品,美国可能“让中国企业基本关门”。

尽管中国一直宣称反对、不参加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的经济制裁,但到目前为止的迹象显示,在美国的强大压力之下,中国实际上顺从、遵守了制裁令。

美国外交政策研究所(Foreig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欧亚项目主任米勒(Chris Miller)在上星期的一次讨论会上说,虽然中国到底会如何对待制裁还有待今后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几年内的观察,但是最初的迹象显示中国不想违反制裁。他说:“鉴于美国制裁制度的全球性和美国监管机构的威力,鉴于大多数主要的中国公司都依赖于美国金融市场这一事实,以及制裁是多边的,有日本、欧洲,其他国家参与,而且考虑到对大多数中国公司来说,俄罗斯人并不是重要的供应商或客户。综上所述,总的来说,我认为中国现在会遵守制裁。”

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提供的消息报道说,中国外交部本月召见了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三家国有能源巨头的官员,讨论了他们与俄罗斯合作伙伴的商业关系和在当地的业务。一名消息人士说,当局提醒这些企业不要轻率购买俄罗斯资产。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星期二在被问到这一问题时说,他不了解有关情况,但中俄一贯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开展正常的经贸合作。但汪文斌在前一天的记者会上承认,“包括中国在内各国同俄的正常经贸往来已受到不必要的损害”。

路透社曾报道说,中石化已经叫停了一项在俄罗斯的可能价值5亿美元的投资,以及在中国销售俄罗斯天然气的项目。此外,由于担心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的西方制裁,中国银行新加坡分行也已停止为涉及俄罗斯石油和俄罗斯公司的交易融资。

中国政府发起创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亚投行)本月初宣布暂停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所有业务。这家总部设在北京的多边贷款机构在一份声明中说,在当前经济和金融形势不断变化的背景下,“为了世行的最大利益,管理层决定暂停所有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有关的活动并进行审查。”

外交政策研究所亚洲项目主任、滨州大学法学教授戴杰戴杰(Jacques deLisle)说,西方制裁涉及最多的是中国科技和金融领域的公司。他在上星期的讨论会上说:“有些都是具有国际声誉的公司,他们不希望作为制裁的违规者而受到负面影响。”

有迹象显示,中国一些公司目前并不十分清楚美国制裁措施对中企的影响和适用范围到底有多大。美国财政部本月11日发布的第14065号行政令中禁止任何个人或实体为该行政令下受制裁的对象提供财务、物质、技术等方面的支持。中国国际贸易律师事务所“中伦律师事务所”在针对中国企业的建议中说,因此,中国在俄罗斯的投资有被认为是为受制裁对象提供资金的风险。而且“即便不存在美国连接点,也可能受到美国的二级制裁。”

中国的政治账

俄罗斯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是美中对抗中不可或缺的战略平衡力量。分析人士称,从中国的战略利益考虑,中国不愿看到俄罗斯垮下去。

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扎克·库珀(Zack Cooper)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俄罗斯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中国,他怀疑中国是否会正确使用自己的影响力。他说:“因为担心它(中国政府)会被描绘成以某种方式支持西方制裁,而中国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实施或威胁对俄罗斯进行制裁。”

自美国及盟国宣布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以来,中国一直坚决表示反对他们所称的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并坚称中俄双方将继续开展正常的贸易合作。

华盛顿史汀生中心东亚项目的共同主任孙韵(Yun Sun)说,乌克兰战争并没有改变中俄加强两国关系的大方向。她对美国之音说:“现在我们看到的很多这种调整也好,强调领土完整也好,还是在俄罗斯银行问题采取一些态度,这些都是一些技术上的调整。”

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中国国有石油企业高管上星期对路透社表示,“在这场危机中,企业将严格遵循政府的外交政策,在新投资方面,企业没有任何主动行动的空间,”

滨州大学法学教授戴杰(Jacques deLisle)在讨论会上说,中国有国际声誉的大公司往往跟政府关系密切,“他们都不得不担心政府的态度。”

中国在遵守国际制裁令方面曾饱受国际社会诟病。联合国专家小组、美国监督机构的制裁调查人员说,中国公司多次规避对朝鲜、伊朗和委内瑞拉等国的贸易限制。

除了政府的压力外,中国企业在是否遵守制裁令方面还可能会面临舆论和法律方面的挑战。中国出行平台滴滴出行曾一度宣布退出俄罗斯市场,但在这一决定在中国国内引起强烈反弹、被指责屈从于美国压力之后,滴滴又表示在俄罗斯当地的业务不会关闭。

为了防止外国政府的法律制度限制中国与第三国当事方的商业往来,中国近年来通过了《反外国制裁法》《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等法律,这些法律令中企在是否遵守美国对俄制裁措施方面的处境变得更为复杂。

中国去年通过《反外国制裁法》第十二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均不得执行或者协助执行外国国家对我国公民、组织采取的歧视性限制措施。” 《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第五条要求中企在受到域外措施的限制,从而不得与第三国当事方进行正常经济活动后的三十天内向商务部报告。 此外,阻断法的第七条还规定说,确认有关外国法律与措施存在不当域外适用情形的,可以决定由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发布不得承认、不得执行、不得遵守有关外国法律与措施的禁令。中国虽然尚未公布有关禁令,但企业在是否遵守欧美制裁、是否与俄罗斯合作伙伴中止合作时,这些法律都是不得不考虑的。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VOA卫视最新视频

专访香港活动人士敖卓轩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5:0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