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01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调查进展:俄罗斯两边下注 利用社媒影响美国政治


脸书、谷歌和推特的管理层上周回答了国会有关俄罗斯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后利用他们的平台散播虚假信息的问题。俄罗斯进行了哪些活动?美国议员们希望作何处置?

2016年大选后,美国各地爆发了数百次抗议活动。这是其中的一次。

抗议者亚当·迪奥里奥说:“我们选出了一位严重的种族主义者、厌恶女人者、反同性恋者和反跨性别者,他身上集齐了你能想到的所有恐怖的东西,他现在掌控我们的国家。我不知道这是如何发生的,这令人厌恶,我们只是发出我们的声音。”

但这场集会不同寻常。

同其他的集会一样,这场集会是在脸书上组织发起的。

但是它的组织者与俄罗斯政府有关联。

新闻媒体一直报道说,俄罗斯希望川普赢得选举。其实俄罗斯特工在美国大选前后扮演了支持和反对的双重角色。这是他们广泛的社交媒体活动的一部分,为的是利用美国社会已经存在的分歧。

俄罗斯的干预活动在这个月变得更加清晰,几个社交媒体公司的高层已经在国会面前作证。

脸书法务官科林·斯特雷奇说:“那些外国人躲在假账号后面,滥用我们的平台和其他网络服务,试图制造分歧,试图破坏大选,这与我们的价值观相抵触,而且违反了脸书所代表的一切。”

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的互联网研究机构(IRA)是主要肇事者之一。

有克里姆林宫背景的IRA特工们在两年时间里创建了八万个脸书帖子,可能有1.26亿人看到了这些帖子。

推特也发现有2752个账户与IRA有关,IRA发布了大约13.1万条推文。

这些内容既有支持川普的也有反对他的。它们中有许多甚至与选举无关。但这是否改变了2016年大选的走向呢?

天普大学的赫克特·波斯蒂戈说:“确实,我们还没有数据……我们知道有一亿两千六百万人看到了他们帖子。”

尽管俄罗斯活动的影响尚不清晰,许多美国议员决心要制止他们。

来自加州的民主党籍国会参议员黛安娜·范斯坦说:“你创建了这些平台,现在它们被滥用了。你必须对此采取措施,否则我们就会出手。”

但是做什么呢?

一个可能的措施是要求网上政治广告必须像电视竞选广告那样公布广告的赞助者。

但是如果社交媒体公司采取措施管制网络内容,这是否会伤害言论自由呢?这是一种微妙的平衡。

斯坦福大学的内特·佩尔西利说:“网络对民主体制构成独特的挑战。最初每个人都将它视为体现人人平等的力量,大体上讲,是给沉默者以发声的渠道。之后我们意识到,一旦你允许人们在任何时间对任何人畅所欲言,这也就让那些持有非民主信仰的人也可以发声。”

这是许多教育家们试图传播的一种想法:坏人潜伏在网上,试图操控你,这是你的责任,要意识到这一点,知道哪些媒体是可以信任的或者应该去参加哪些抗议。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