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3 2020年8月9日 星期日

俄媒批中国大外宣低效荒谬


资料照:一名中国军人2018年6月8日在北京人大会堂外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欢迎俄罗斯总统普京而举行的仪式做准备。

一些俄罗斯媒体批评说,中国在俄宣传活动无能和滑稽可笑。两国的外宣合作更不平等,中国仅乐于在俄罗斯宣传新疆维吾尔人如何能过好生活,但却禁止俄罗斯在中国宣传被吞并的克里米亚的情况。俄罗斯更不满中国甚至封杀了普京的文章。

俄媒批中国大外宣低效荒谬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15 0:00

了解俄罗斯人才不足 家庭妇女帮中国外宣

为了与西方世界和美国争夺话语权,讲好所谓的“中国故事”,中国近些年来不惜砸下重金积极推动大外宣。特别在国际政治格局和美中关系发生变化之际,中国比过去更加重视大外宣。俄罗斯媒体说,中国同样积极推动英语世界之外,针对俄罗斯的外宣活动。中国俄语外宣部门的规模仅在中文和英文之后,目前排名第三。

俄罗斯有影响力的互联网媒体“墨杜萨”和属于自由派的“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7月27日在长篇报道和一档节目中指出,中国在俄罗斯的大外宣效果非常不好。在互联网上的文章无人问津,手机上的文章阅读量排在后面,在俄罗斯社交媒体上,中国大外宣文章的点赞数量更屈指可数。

报道说,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是了解俄罗斯的人才严重不足。优秀的俄罗斯记者都不愿意去中国外宣机构工作。中国俄语大外宣部门中的专业人才极少,其他许多人都是俄罗斯家庭妇女出身。她们仅知道俄语文法中的逗号位置,但却对国际政治一窍不通,同时也不了解中国国情。

报道说,因为这些俄罗斯家庭妇女们的丈夫都是中国人,对比那些专业人士来说,中国官员更信任她们,知道她们不会惹麻烦,能让官员们放心。

报道说,中国同样严重缺乏优秀的研究俄罗斯问题的专家和人才。相比之下,中国从事对美宣传的英语大外宣却不乏专业人士。在英语外宣中,中国同时也知道如何从美国等一些西方专业媒体中吸取经验和灵感,显示中国外交方向常年把美国当作重点,把主要资源都用来对付美国和西方,俄罗斯则处在次要位置。

党媒远离受众 但不在乎撒钱

中国在俄罗斯外宣失败的另一个因素是中国官媒和党媒的天然属性。那就是仅重视灌输和宣传,为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不惜大笔撒钱,但却不在乎受众感受,也不愿意与受众互动沟通并聆听反馈。报道引述媒体专家的话说,如果中国能对自己的俄语外宣受众群体调查和分析检讨,中国外宣体系可能会被打碎重头来。

其中的一个例子是,中国在俄罗斯宣传“两会”时,为了避免单调乏味,特别花钱请人制作节目,以中俄大学生说唱的方式在网上播出。但看过那段视频的俄罗斯汉学家们说,视频内容质量之低根本无法坚持看完。更加荒谬的是,视频中提到中国反腐时,竟然使用了打击骗子和小偷的提法。这是俄罗斯主要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经常使用的批评普京的口号,从中可见节目的中国制作者根本不懂俄罗斯国情。

另一个例子是,俄罗斯政府出版的俄罗斯报在7月18日刊载了“人权在新疆没有遭到侵犯”的文章,其中的言辞如同中国高官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内发表讲话。

受众不懂官话 外宣成嘲讽笑料

中国在俄罗斯大外宣中使用的措辞被称作八股式的官腔,如同上个世纪50年代的苏共官话,很难适应今天的俄语受众,让许多俄罗斯人十分陌生。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中国大外宣所用的语言像农村话,本来没有人会看那些文章,但由于俄罗斯有庞大的穆斯林群体,更有很多人来自中亚,他们都关心新疆问题,7月18日那篇谈新疆人权的文章因此引起了很多人注意,但效果却适得其反,甚至会损坏中国形象。

尼科里斯基说,在关注和研究中国的分析人士和学者圈子中,中国在俄大外宣水平之低,早已不是新闻,经常成为人们嘲讽的笑料。

尼科里斯基:“有时一旦遇到非常可笑的材料时,圈子里的人都彼此转发,大家都嘲笑如此低水平的外宣材料竟能登场。我看到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曾播放过一个近一小时的节目,谈论俄罗斯妇女嫁给中国男人如何好等等,节目如此荒唐,给人的印象是,中国大外宣不是在给俄罗斯人讲故事,而是针对中国人宣传。”

外宣合作 批评普京在中国噤声

与此同时,中国与俄罗斯在大外宣领域近些年来不断加强合作。两国相互在对方举办媒体年活动。两国外宣领域主管人员频繁互访并参加各种活动。两国主要官媒签署了许多战略合作协议和文件。中国媒体大量转引俄罗斯大外宣机构,卫星网和今日俄罗斯传媒(RT)的各种全球报道。俄罗斯几大主要官媒也同样大量翻译和发表中国媒体的报道。

双方还相互交换各自自作的宣传资料。有媒体学者统计过,在俄罗斯官媒的报道中,每月有多达一百多篇中国制作的外宣材料,内容涉及新疆、西藏、香港等等。疫情爆发后,中国外宣部门与今日俄罗斯传媒(RT)共同制作了有关病毒方面的节目。

中国也同样在自己的媒体报道中只说俄罗斯好话。媒体专家说,在中国媒体上几乎看不到有关批评普京和批评俄罗斯的报道。类似报道全被噤声。

北京不让俄罗斯外宣影响中国社会

但俄罗斯媒体认为,两国的大外宣合作并不平等,中国占尽便宜。其中更反映了两国关系彼此猜疑,相互利用的本质。因为北京仅愿意利用俄罗斯讲中国故事。但北京却严格限制俄罗斯利用中国媒体平台,推动俄罗斯的大外宣来影响中国社会,因此导致俄罗斯大外宣在中国的活动范围收窄。

比如,中国可以在俄罗斯的官媒上刊载文章,介绍新疆维吾尔人如何能过上幸福生活。但俄罗斯却无法在中国的人民日报或是新华社上发表同样的宣传材料,介绍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吞并后,当地人的日子过得更好。

克里米亚的鞑靼人被认为是当地原住民和主要居民,曾遭受苏联迫害的克里米亚鞑靼人支持乌克兰,反对俄罗斯吞并。人权团体也不断批评俄罗斯安全机构迫害克里米亚鞑靼人。但如今,当俄罗斯想在中国发布宣传资料,介绍克里米亚鞑靼人如何拥护莫斯科和普京时,但却被中国禁止。

中国的举动被认为不想得罪乌克兰。中国一直强调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针对克里米亚被吞并,中国也未明确表态,完全站在俄罗斯一边。

中国封杀普京文章 俄罗斯不满

俄罗斯媒体说,更让莫斯科气愤的是,中国甚至封杀了普京的一篇重要文章。

普京6月下旬曾在俄罗斯拥有影响的一家美国杂志上发表二战胜利75周年的文章。文章为二战爆发前夕纳粹德国与苏联,希特勒和斯大林相互勾结,以及苏联瓜分和吞并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辩护。普京的那篇文章立刻招致许多欧洲国家的批评,特别引起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的愤怒。有的波罗的海国家甚至召见俄罗斯大使表达抗议。

分析人士尼科里斯基说,俄罗斯特别把普京的文章翻译成中文,并放在了俄罗斯的大外宣卫星网上,但普京文章的中文版至今不能在中国看到。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