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4 2024年2月21日 星期三

学者分析李家超一人选特首 12张不支持及无效票反映建制团结假像


李家超在5月9日会见记者
李家超在5月9日会见记者

香港“一人模式”选特首,唯一候选人李家超得票率99.2%,成为首位“武官”出身的特首。有投票的1,428名选委,当中1,416人投支持票、8人投不支持票、4张无效票。

有学者分析,李家超支持率超过99%,这样的“小圈子”投票结果,扭曲选举的意义有如“北韩式选举”,12张不支持及无效票,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预料香港政治体制会走向“中国式选择”,可能不会再有竞争性的选举。

第6届香港特首选举星期天(5月8日)完成投票,有权投票的1,461名选委,有1,428人投票,警察出身的唯一候选人李家超获得1,416张支持票,得票率99.2%,成为首位“武官”出身的特首。现年64岁的李家超,也是香港主权移交25年来,年纪最大的特首当选人。

李家超冀以施政结果说服反对者

香港候任特首李家超表示,已尽力争取选委支持,希望能以施政结果说服不支持他的人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候任特首李家超表示,已尽力争取选委支持,希望能以施政结果说服不支持他的人 (美国之音/汤惠芸)

有投票的1,428名选委,其中8人对李家超投下“不支持”票、4张无效票,另有33名选委没有投票,投票率为97.74%,在过去5次需要投票的特首选举中,今次的投票率排名倒数第二,只是高于2012年梁振英、唐英年及民主党何俊仁角逐的94.89%投票率。

李家超当选后,星期日中午会见传媒,被问到如何看待有8名选委对他投下“不支持”票,李家超回应表示,已尽力争取选委支持,会去说服不同意他的人,但明白做法需时,希望能以施政结果去说服不支持他的人。

谭耀宗视不支持和白票为压力及鞭策

李家超竞选办主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表示,会视不支持票和白票为压力及鞭策,努力做得更好 (美国之音/汤惠芸)
李家超竞选办主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表示,会视不支持票和白票为压力及鞭策,努力做得更好 (美国之音/汤惠芸)

李家超竞选办主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星期一(5月9日)早上在香港电台节目上表示,李家超高票当选反映选委都支持他的政纲,但难以追求百分之百的支持率,会视不支持票和白票为压力及鞭策,努力做得更好。

对于李家超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在不同的民意调查中他的民望净值都是负数,今次特首选举结果,李家超获得99.2%支持票,能否真实反映李家超的民望。

谭耀宗回应表示,选举委员会有“广泛代表性”,不止代表选委自己,同时代表他们的选民;谭耀宗又表示,新冠病毒疫情下部份选举工程做不到,无法广泛与公众接触。不过,谭耀宗不认为市民不喜欢李家超。

学者指有选委不满李家超成为唯一候选人

在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全力催票之下,多家亲中传媒选前已经预告,李家超会高票当选,得票率超过9成,星期日中午投票结果出炉后,外界关注12张不支持及无效票从何而来﹖是否有选委故意投不支持票,营造李家超并非“全票当选”,投票的选委都可以有“自由意志”的印象﹖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表示,李家超得票率超过99%与全票分别不大,他不认为北京故意安排12名选委投不支持及白票,结果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 (美国之音/汤惠芸)
时事评论员黄伟国表示,李家超得票率超过99%与全票分别不大,他不认为北京故意安排12名选委投不支持及白票,结果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前助理教授、时事评论员黄伟国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相比过往有竞争性的特首选举,当选人的得票率不可能高到超过9成,而且最大问题是今次选举,投票的选委是完全没有选择,部份选委可能只是表面上支持李家超,但实际上对李家超作为唯一候选人是非常不满。

黄伟国说:“所以你都会见到,无论是那12张称为‘反对票’,无论你是白票、或者甚至是‘反对票’,甚至你会见到例如梁振英没有很公开地说、即是作为前特首是没有很公开大力是赞赏李家超,作为一个选特首的候选人来讲的各方面,即是无论他(李家超)的表现、能力、政纲各方面,不要讲甚至可能(前特首)董建华,或者甚至(特首)林郑月娥在整个(竞选)过程都是很沉默的。”

99%支持率有如北韩式选举

黄伟国认为,李家超支持率超过99%,很多投支持票的选委可能受制于北京的施压,这样的“小圈子”投票结果,扭曲了选举的意义,有如“北韩式选举”。

香港”一人模式”选特首5月8日完成投票,有投票的1,428名选委,当中1,416人对唯一候选人李家超投支持票、8人投不支持票、4张无效票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一人模式”选特首5月8日完成投票,有投票的1,428名选委,当中1,416人对唯一候选人李家超投支持票、8人投不支持票、4张无效票 (美国之音/汤惠芸)

黄伟国说:“当然坦白讲有些选委,他今次所谓投支持票,只不过你可以说是中联办去到施加压力,或者甚至是他觉得如果我不投(支持)李家超的话,会不会日后利用国安、警察,或者保安系统去到作为报复的手段,于是迫到他们(选委)是要投赞成票,我亦都很相信如果一个候选人完全是没有政纲,或者那些政纲只不过是比林郑月娥更加不济,而拿到这么高票数当选的话,即是作为一个小圈子选举你这种高得票,其实是扭曲了整个选举的意思,你其实同北韩选举是没有分别的。”

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

黄伟国表示,他不认同12张不支持及无效票是故意安排,营造李家超并非“全票当选”,投票的选委仍然有“自由意志”的印象,如果是这样12票太少,为何不布局让更多选委投不支持票,得票率超过99%与全票分别不大,他认为结果反映北京施压下,建制派团结只是假像。

黄伟国说:“从来建制派只是一个利益集团,亦都只是用利益作为行事,绝对不是用所谓‘爱国’或者所谓‘爱党’,或者所谓支持行政长官、或者支持特区政府,作为他们做所有事情决定的依据。如果你说‘自由意志’,造的(不支持票)比数就大一些吧,而且它(北京)也不需要这样做,根本你找一个受外国制裁的人做特首的话,其实都代表了其实北京政府本身都已经不介意人们怎样看那个选举。”

香港政治体制或走向“中国式选择”

记者问及,今次特首选举结果对未来香港政治形势有何影响﹖香港日后的选举是否都会采用这种没有竞争的“中国式等额选举”﹖

黄伟国表示,这次香港的“一人模式”选特首,他不会称呼这次是“选举”,因为“选举”是包括提名权、被提名权及投票权。他预料香港政治体制会走向“中国式选择”,可能不会再有竞争性的选举。

黄伟国说:“我觉得反而是一个‘中国式选择’。换句话说即是所有的所谓‘投票过程’都只不过就是建基于人家(北京)选择给我们(香港人),之后我们去选择投或者不投而已。所以你会见到(去年)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是极低,是创历史新低。当然你作为一个政治控制,起码它(北京)形式上面要保留一个类似西方的一个选举制度,它是有一个必要。因为它要作一个橱窗性的作用,但是实际上你见到现在全球一些主要媒体,都基本上耻笑今次那个是叫做‘Selection’(甄选),不是一个叫做‘Election’(选举)。所以为什么我都不会叫它做一个‘选举’就是这个原因,也因为它本身都不是一个选举,根本它只是一个只做‘挑战’吧,或者叫做‘选择’,是一个被设下一些政治限制之下的‘选择’。”

评论员指营造万众归心假像引逆反心理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预料,特首选举后的政治形势仍然是一面倒,官方有意营造”万众归心”的假像,他认为可能造成民间”逆反心理”的反效果 (美国之音/汤惠芸)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预料,特首选举后的政治形势仍然是一面倒,官方有意营造”万众归心”的假像,他认为可能造成民间”逆反心理”的反效果 (美国之音/汤惠芸)

事评论员刘锐绍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预料特首选举后的政治形势仍然是一面倒,官方有意营造“万众归心”的假像,他认为可能造成民间“逆反心理”的反效果。

刘锐绍说:“官方是要强调‘万众归心’,大家跟着他(李家超)那样,那个客观效果很可能是成反比的。因为大家是会感觉到有一个‘逆反心理’的,这个无论是政治心理学、是正常人的心理学、亲子关系,都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你父母拿着一根‘鸡毛扫’(鸡毛掸子)对着小朋友,小朋友顺应你的要求的时候,心里面都不服气的。”

社民连预料发声权利进一步被收窄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与两名成员星期日早上,仍然按传统在特首选举投票日,游行抗议“小圈子”选举,不过,他们被数十名警察截停,不能够游行到较接近湾仔会展投票站的地方示威。

陈宝莹表示,预计李家超7月1日就职特首后,香港公民社会发声的权利将会进一步被收窄,她形容警方的布防将他们当成恐怖份子一样。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左一)表示,明知道特首选举投票日上街示威其实没作用,但不希望日后的香港变成鸦雀无声,希望行动对公民社会有一定的鼓励 (美国之音/汤惠芸)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左一)表示,明知道特首选举投票日上街示威其实没作用,但不希望日后的香港变成鸦雀无声,希望行动对公民社会有一定的鼓励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宝莹说:“现在的布防就似乎当我们是恐怖份子那样。我们3个人明明白白是一个和平的请愿,但是警方还要很多的警察在这里布防,还要将我们的示威区一直推到一个公厕门口。我们根本上是见不到会展中心,亦都见不到任何的选委,根本上李家超就是更进一步,是剥夺了我们香港人的公民请愿的权利,而这个大家看到了,警察是完全没有沟通。

坚持行动不希望香港变成鸦雀无声

作为唯一一个在特首选举投票日仍然上街示威的民主派政党,陈宝莹坦言,明知这些行动其实没有作用,不过,社民连不希望日后的香港变成鸦雀无声,在适当的时候仍然会有团体出来发声。

陈宝莹说:“我想现在整个香港就用一种恐惧去统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大家都理解到,即是不同的团体他们有他们的考虑,我们社民连其实很重要就是,明知这些行动其实没有作用的,但是我们为何还要继续呢﹖就是希望香港这个社会不要鸦雀无声,在适当的时候、还关键的时候都会有人、有团体站出来去表达意见。我相信似乎好像没什么即时的果效,但是我很相信这个对于公民社会,都会有一定的鼓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