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3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斯里兰卡在中印之间谨慎求平衡


距离斯里兰卡南方城市汉班托塔40公里处的马特拉·拉贾帕克萨国际机场,被称为“全世界最空的国际机场”。(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7年1月28日)

10月6日,1500多名示威者在斯里兰卡南方城市汉班托塔(Hambantota)的印度领事馆前举行抗议活动,抗议斯里兰卡政府计划将该市附近的一处国际机场出售给印度企业。据《印度教徒报》(The Hindu)报道,示威者与维持秩序的警察发生了冲突,造成多人受伤,26名示威群众被捕。

相似的一幕今年早些时候曾经发生在同一个城市。1月7日,汉班托塔市民众就举行过游行,抗议斯里兰卡政府将汉班托塔港口租给中国企业99年。那次事件同样造成警民冲突,多人受伤,52人被捕。事件过后,斯里兰卡港口运输部与中国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重新洽谈了港口租赁合同,中方降低了在港口合资运营公司中的持股比例,并在合同中加入港口不得用作军事用途等条款。

由于斯里兰卡上届政府大批上马基础设施项目,造成新一届政府继承了大量外债而无力偿还的财务窘境。至2016年底,斯里兰卡的债务总计高达近650亿美元,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是来自中国的贷款。为了摆脱这一困难局面,现任总统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在四处寻求投资和新债却无果的情况下,决定对一些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实行“债转股”的方案,出售汉班托塔港口股权就是这些方案之一。

除了港口之外,斯里兰卡政府也一直在寻找第三方来接管距离汉班托塔市40公里的马特拉·拉贾帕克萨(Mattala Rajapaksa)国际机场。这座以前总统拉贾帕克萨名字命名的机场于2009年开工,2012年10月开始运营,是拉贾帕克萨任期内大力推动建设的重点项目。但是,该机场自建成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国际知名航空公司大多不愿入驻,每天只有一到两个航班起落,被称为“全世界最空的国际机场”。根据斯里兰卡政府的统计,2014年以来,在该机场降落的3000架航班中,只接待了21000名乘客,平均每架飞机只载了7名乘客。

马特拉·拉贾帕克萨国际机场空荡荡的停机坪。(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7年1月28日)
马特拉·拉贾帕克萨国际机场空荡荡的停机坪。(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7年1月28日)

今年8月上旬,正值中印洞朗对峙的高峰时期,印度政府突然向斯里兰卡提交了收购该机场的方案。印度决定斥资2.05亿美元,收购机场70%的股份,经营40年。观察家们认为,这一收购行动是印度试图在斯里兰卡抗衡中国影响力的一项重要举措。

此前,斯里兰卡已经收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家机构共8份接管机场的方案,却一直对之保持沉默,直到印度方面提出收购方案后,斯里兰卡政府才给出了积极的回应。斯里兰卡交通与民航部长西里帕拉(Nimal Siripala de Silva)很快就批准了该收购方案,并将其送交内阁进行评估。

作为印度的“传统后院”国家,斯里兰卡在寻求中国投资的同时,也不得不顾及印度的脸色。前总统拉贾帕克萨就是因为过度靠向中国,忽视了“强邻”印度的战略关注点,因而在2014年的大选中由于印度的干预而落败。现任总统西里塞纳上任后,采取了格外谨慎的平衡外交政策,出访北京之前先要拜访新德里,参加“一带一路”峰会之前,先要试探莫迪的态度。

此外,斯里兰卡政府还受到国内反对党的背后夹击,无论将这些大型基建项目出售给中国公司还是印度公司,西里塞纳都要背上“出卖主权”的骂名。今年发生在汉班托塔市的这两起抗议活动,都是由前总统拉贾帕克萨的支持者组织的。拉贾帕克萨的儿子、国会议员那马尔·拉贾帕克萨(Namal Rajapaksa)对媒体表示:“公众的愤怒不是针对任何其他国家,而是针对我们自己的政府。”

实际上,汉班托塔港口和国际机场正是在拉贾帕克萨当政时期上马的项目,并因此为斯里兰卡留下了巨额债务。当新一届政府试图变卖股权偿还债务时,拉贾帕克萨和他的支持者又站出来阻止这些交易,并指控政府“卖国”,这种纯粹政客的投机行为恐怕不会在下一届选举中为他赢得更多的选票。

不过,不管谁在斯里兰卡执政,随着中印两国在印度洋地区的角逐逐渐升级,斯里兰卡在大国之间寻求平衡的举措将会愈发谨小慎微。印度智库“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的钦奈办公室主任摩尔提(N. Sathiya Moorthy)评论道:“区域外的强权将使斯里兰卡卷入一场新的冷战,不管斯里兰卡愿意不愿意。”

摩尔提自然不会将印度视为“区域外强权”,其所指的国家不言而喻。尽管他的这个警告多少有些站在印度的立场上吓唬斯里兰卡政府的意味,但对于斯里兰卡来说,印度毕竟比中国离得更近。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