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37 2020年2月22日 星期六

恐惧、孤独、饥饿:索马里学生的武汉封城生活


资料照片: 医疗和安全人员不让病人家属靠近金银潭医院。

在新型冠状病毒疫区武汉的索马里留学生说,他们被困在校园室内,感到恐惧和孤单。他们呼吁索马里政府帮助他们离开这座被封锁的中国城市。

几名索马里学生通过Skype接受了美国之音索马里语组的采访。亚辛·阿比迪·赛义德(Yassin Abdi Said)是其中之一。他说:“武汉的局势非常、非常危险。城市被封闭了,多数商店都关了。当局不让任何人出入。武汉是疫情的‘震中’。”

赛义德还说,在致命的病毒扩散之际,出租车停运了,医院人满为患。

22岁的雷德万·穆罕默德·努尔(Redwan Mohamed Nur)是武汉大学14名索马里留学生之一,主修财会。跟赛义德一样,过去五天来,他也困在学校的宿舍里。他说,他只离开过宿舍走到学校前门,校方在大门口每隔一天向外国学生分发食物。

努尔说:“我没有离开过宿舍,最远只走到过校门去领吃的。我吓得连窗户都不敢开,因为我害怕风会把病毒吹进来。我戴口罩,可是口罩现在已经不好找了。”

武汉大学农历新年放假,原本预计2月开学。不过,当局已经告知学生有可能再关闭一个月。

努尔说:“我们希望索马里外交部把我们转移走。我们需要紧急支援。”

被困在武汉各所大学的有大约34名索马里人,其中多数是学生。他们通过一个小型社区组织彼此保持着联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索马里人感染上这个仍然很神秘的致命疾病。已经有一百多人死于这一疾病。

另一位在武汉的索马里人---23岁的阿卜杜勒卡迪尔·默罕默德·阿比迪(Abdulkadir Mohamed Abdi)是中国地质大学的四名索马里留学生之一,主修石油工程。他说,为防感染,他也呆在室内五天了。

他说:“没有出现症状也可以感染。因此,呆在室内最安全。”

阿比迪说,他的食物已经告罄,计划今后两天内冒险出去找一家开门的超市。

阿比迪说: “交通已经停顿。除非要运送病人或者有出门原因,人们被告知要留在室内。”

他也呼吁索马里政府帮助他们离开武汉,哪怕是转移到其它中国城市。

(美国之音记者奥斯曼和艾登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