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0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留学美国(4): 留学大潮的冲击波


留学美国(4): 留学大潮的冲击波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47 0:00

留学美国 : 留学大潮的冲击波

走在当今的美国大学校园,到处都会看到亚洲面孔,听到中国话。大批中国学生涌入美国,接受美国优秀的高等教育,同时为美国大学带去不同的文化视角和源源不断的资金。

然而,这也给教师的教学方式和学生融入带来挑战,与此同时,华盛顿有人开始担忧中国侵蚀美国学术自由、窃取知识产权。美国大学的教授和决策者对此如何看待和应对?

中国学生无处不在

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乔治华盛顿大学是一所著名的综合性私立高校。不过来到这里的统计系,你仿佛会觉得有点惊措。

统计系的学生阿诺尔德·桑德斯(Arnold Sanders)说: “(统计系)200个学生里,大多数都是中国学生,我想大概是95%到98%,基本全是”。

桑德斯2014年开始攻读统计系博士学位,他所在的博士班里共25人,其中有三名美国学生和一名埃及学生,其余都来自中国。

在计算机工程、金融和商业等学科上,中国面孔已经占据了很多课堂的大多数。而这个趋势在文科学院也渐渐显现出来。

该校国际关系教授裴斗虎(Gregg Brazinsky)对美国之音说:“自从2010年,2011年左右,中国学生人数似乎猛增。那时候起,艾略特国际关系学院一直有大批中国学生。”

根据美国大学排名网站College Factual的数据,在从2011年到2016年的五年中,乔治华盛顿大学的中国学生人数从600多名学生上升到2200多名学生。目前中国学生占该校所有国际学生人数的57.1%。

如此庞大的中国生源,给美国校园带来了丰富多彩的文化视角和源源不断的资金。由于国际生往往支付高昂的全额学费,很多美国大学都将招生重点放在了中国市场。

课堂教学的挑战

约37万来自中国的学生进入美国高中和大学,这个人数是10年前的四倍。他们为美国经济带来了114亿美元的收入。中国学生多了,自然也带来了一些新的挑战。

一些教授认为中国学生没有做好接受博雅教育的准备,很多人不懂得什么是批判性的阅读和分析,而且在课堂上参与也不够积极。

桑德斯解释说:“如果老师希望班里互动,中国学生扎堆的时候一般都不太爱说话。我上过一些课,老师希望与班里互动,可一般会有点难度。”

不过,有很多中国学生的裴斗虎教授认为,那种觉得中国学生缺乏独立性和不爱参与的想法是一种思维定式。他说: “我有一些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他们热衷于课堂讨论。有时候他们是我课上最积极发言的学生”。

自我审查与学术自由

还有一个挑战涉及政治。批评人士说,一些美国教授开始“自我审查”,除了不谈一些敏感话题,也开始改变自己的课程以适应大量的国际学生。

北京有能力允许学生前往缺少资金的美国大学,也有能力不让学生进入这些大学。2017年,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邀请达赖喇嘛作为毕业典礼的演讲嘉宾,部分中国学生高声抗议,中国政府取消了对该校公派留学的奖学金项目。

全美学者学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主席彼得·伍德(Peter Wood)说:“一个问题就是美国大学几乎是上了瘾,对国际学生支付的学费养成了依赖性,并开始修改课程以吸引国际学生,保证国际生源。有时候这意味着他们会讨好中国政府,以确保学生签证不出任何问题。”

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学生事务主任珍妮佛·唐纳休(Jennifer Donaghue)则说,教授就是需要不断适应变化的学生人群。她说: “这更像是让教授让自己的课程更加国际化,我们希望教授意识到这一点。不要认为每个在教室里的人都能听懂你说的美国流行文化”。

教东亚史的裴斗虎教授说,他并没有在中国学生面前刻意回避西藏、台湾、天安门事件等敏感话题,但他会强调这是他自己的观点,学生可以保留自己看法,而一些中国学生在他的课堂上了解了之前从未接触到的知识。

他对美国之音说: “甚至有时一些中国学生来告诉我 ‘在中国大陆的时候我已经学了这个20年,现在我上了你的课,我对之前学的东西产生了一点怀疑’”。

高科技竞争与知识产权失窃

除了关注中国的“长臂”政治影响之外,美国国内还有人担忧,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学成后回到中国,这些学生会将以合法和非法的手段把最先进的科技带回中国,并挑战美国的科技龙头地位。在特朗普总统上任之后,国会山和行政当局的警惕性日益上升。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今年2月在参议院作证时表示:“我认为学术届对于这个问题的单纯看法导致了现在的问题。中国学生得益于美国开放的研究环境,但是他们却在利用这一点。”

华盛顿智库威尔逊研究中心2018年8月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确实存在中国政府插手美国校园的案例,包括干预学校邀请的演讲嘉宾和有关敏感问题的讨论,利用教职人员搜集信息,监控师生言行,等等。

这份报告建议大学与政府机构合作,成立不分党派的研究团队来调查中国在美国大学的影响和干预行为,但是这篇报告呼吁美国不必过度反应,并认为美国大学完全有能力应对这一挑战。

裴斗虎教授说,他的感触是:这些来自中国的年轻人其实并没有一些人想象的那么与众不同。

“我认为他们跟美国大学学生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喜欢派对,喜欢学习,至少一部分人喜欢学习,希望拿到学位毕业,”他笑着道出了自己的观点。

( 久岛, 赵萱对本篇视频报道均有贡献。)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