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8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留学美国(9): 寻梦美利坚


留学美国(9): 寻梦美利坚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17 0:00

留学美国: 寻梦美利坚

从1980年代到现在,一波波来到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有多少人实现了美国梦?美国教育带给他们什么样的变化?这是我们中国留美学生系列报道今天探讨的主题。

影响美国对华政策的“中国通”

《政论杂志》(Politico) 2018年6月列举了十个影响美国对华政策的人,其中包括,基辛格、纳瓦罗、白邦瑞,葛莱仪等政界和学界名人,而来自上海的裴敏欣是唯一的华人。

从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毕业生, 到和基辛格并列的中国通,裴敏欣走了36年。他的起点是一名中国留美学生。

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克纳学院教授裴敏欣 (裴敏欣提供)
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克纳学院教授裴敏欣 (裴敏欣提供)

人物名片:裴敏欣,1982年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1984年来美;1991年获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现任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教授。

裴敏欣说:“录取我的第一所学校是埃默里大学(Emory),给了我全额奖学金,读博士;但中国当初是很不讲理的,不让我出国,也没道理可讲。他说你奖学金是假的!”

1984年,在一位美国教授的推荐下,裴敏欣又得到了去美国留学的机会。他至今还珍藏着第一次出国的机票。

在美国,裴敏欣特别珍惜自由的学术氛围,意识到了中国大学与美国大学的差距。

裴敏欣说:“差距是很大。最大的差距还是没有学术自由。美国是真正有学术自由的,而且是教授治校。”

在匹茨堡大学获得硕士学位之后,裴敏欣转入了梦想中的哈佛大学,成为著名教授塞缪尔·亨廷顿的学生。1991年,他获得了哈佛大学博士学位。

裴敏欣说:“因为我也许比较特殊,我有一位很好的导师。我的导师之一是亨廷顿教授,他帮了我很大忙,他有许多学生都在美国最好的大学,所以我面试的机会很多。我的另外一个导师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也很有名气。他们都帮了我很大忙。”

离开哈佛之后,裴敏欣先在普林斯顿大学任教。1999年加入了华盛顿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担任高级研究员十多年。

裴敏欣说:“我跟一般的学界的学者不一样,在主流媒体上发表文章比较多,我以前又在智库(卡内基)干过十年多,我在公共领域曝光的频率比较高。 ”

裴敏欣说:“作为我这个专业,碰到的最大问题,就是我研究的那个国家是个封闭的国家。研究很困难。如果说中国是个开放国家,中国的社会科学发展会很好;我们在国外研究中国,学术水平和研究成果会大大提高。”

从中国留学生到美国大学校长

黄桂友是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亚历山大分校校长。在28年的时间里,从中国留美学生,变成美国四年制大学校长。作为第一位担任这个职务的中国留学生,黄桂友说,他对美国教育的关心,以及学校未来的发展,是校方选择他的主要原因。

黄桂友说:“我带来的愿景就是,发展这个学校,壮大这个学校...我的使命就是使它变得更成熟。”

人物名片:黄桂友,1983年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1989年来美;1993年获德克萨斯州农工大学英语博士学位。现任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亚历山大分校校长。

1993年获得德克萨斯农工大学英语博士学位之后,黄桂友马上面临了毕业即失业的压力。

黄桂友说:“一般人都对我说:你找不到工作!因为你不是学化工的,你不是学农的,也不是学医的,甚至都不是学理的!”

经过两年不懈努力,加上导师一路的鼓励,他从158个申请人中脱颖而出,得到宾州库茨敦大学英语系助理教授的教职。

黄桂友说:“最后千辛万苦,找到一份助理教授的工作。比较幸运,因为中国人到美国来做英语教授的人微乎其微。”

在这里,他一路做了英语系主任和优等生学院的院长,后来还成为国历史最悠久的私立军校,佛蒙特州诺威奇大学的第一副校长。他在美国高校的行政管理生涯,平步青云。

闯荡纽约的自由插画师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上的这些政治插画,是嘉树的作品。

人物名片:嘉树,201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2013年来美;2015年获马里兰艺术学院插画专业硕士学位;现任纽约自由插画师。

来美国念书三年之后,嘉树的作品已经散见许多媒体。到美国学画画,纽约是她的首选,但是最后落脚马里兰艺术学院,不只因为这是美国顶尖艺术院校之一,也因为优厚的奖学金。嘉树在那里获得了插画专业硕士学位后,还是回到纽约闯荡,因为这是他的美国梦。

嘉树说:“我本科的时候是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的平面设计。但是我很喜欢画画,毕业之前就在想,以后是要成为平面设计师,还是要画画。当时就是想一直画画,追寻自己的梦想吧。(笑)”

嘉树开始给各家杂志报刊的艺术总编发邮件,推销自己。

嘉树说:“我算比较幸运。发邮件之后,大部分都有回过我。即使没有直接给我工作,也会回邮件说:希望以后可以有机会合作。”

嘉树说:“后来陆陆续续接到《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杂志的零零散散的一些活。大概过了半年之后,因为在杂志和报纸的曝光率比较多了,其它的杂志也会看到你的作品,接的活就多起来了。”

美国梦的一面是专业的追求,另一面却是意想不到的孤独和清苦。嘉树能够享受同时存在的两个方面。

嘉树说:“选择自由职业是一条比较艰辛的路,也有能使自己比较开心的地方,就是自己能够画自己的东西。” (close on Jasu working)

中国留学生的故事,无论讲述了多少代人,梦想是永恒的主题。无论知名学者、大学校长,还是初出茅庐的画师。

裴敏欣说:“在中国你的命运是不在你手里控制的。在美国至少你自己的命运在你自己手里控制。”

( 宁路 、久岛对本篇视频报道均有贡献。)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