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3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拟调查中国运动员系统服用兴奋剂


上世纪80年代,薛荫娴(左)和中国体育代表团,中间穿白色T恤者为李宁(受访者提供)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正在调查德国一家广播机构有关中国运动员在上世纪80和90年代系统性服用兴奋剂而获益的报道指称。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星期一表示,“这些指称是前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透露出来的,据称她在存在问题的几十年里,为几支中国国家队服务”。

最近与儿子、儿媳一道来到德国并正在寻求政治避难的薛荫娴告诉德国ARD广播机构,受到中国使用兴奋剂政策影响的运动员超过1万名,一些人当时只有11岁,任何反对服用兴奋剂的人都被认为是“国家的危险。任何对国家构成危险的人现在都在监狱中”。

据薛荫娴今年8月底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透露,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掀起的那场国家倡导的兴奋剂热潮打破了她一帆风顺的人生。

根据薛荫娴的回忆,1978年国家体委在一次会议上首次提出了兴奋剂的问题。她说:“78年10月11日在大会上讲的,说兴奋剂是给病人用的,但国外兴奋剂用在运动员身上了。我们国家运动员为什么不能用?你们也应该用。”

即便是几十年前的往事,薛荫娴也能随口说出发生在何年何月,这得益于她从医以来便开始记录的工作日记,一共记了68本。

薛荫娴说,当时国家体委训练局的一把手李富荣也支持使用兴奋剂,“他这个独裁专政啊,比有些国家领导人还厉害。反对他就是反对政府,反对他就是反对党。他自己私下成立兴奋剂小组,组长就是去法国学习回来的陈章豪。”

薛荫娴对德国广播机构ARD表示,她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前,由于拒绝让一名运动员服用兴奋剂而失去了自己在国家体操队的工作。她说,自从2012年她首次爆料中国体育界集体使用兴奋剂以来,她在北京一直感到不安全。

薛荫娴告诉美国之音,过度服用或注射兴奋剂会严重损害人体的肝、脑、心脏功能,女性可能变性, 不再生育,男性也会出现性功能萎缩。可是陈章豪和李富荣不以为意,用“特殊营养药”、“大力补”这样名号将兴奋剂在全国各地四处推广,连少年体校也没能幸免。

薛荫娴对德国ARD广播机构说,“在1980和1990年代,中国国家队运动员广泛使用兴奋剂,由于服用兴奋剂,中国运动员在国际赛事中夺得大量金银铜牌。所有这些奖牌都应当收回”。

2008年北京奥运会金牌得主、中国女子48公斤级举重冠军陈燮霞,她的金牌后来被收回 ,因为服用兴奋剂。
2008年北京奥运会金牌得主、中国女子48公斤级举重冠军陈燮霞,她的金牌后来被收回 ,因为服用兴奋剂。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表示,将调查“那些年后这套体系作法是否仍然盛行”。该机构表示,第一步,要让该机构的“独立消息来源和调查队伍启动调查进程,以搜集和分析与外界的伙伴协调后获得信息”。

中国女子游泳运动员陈欣怡(资料照片) 。陈欣怡在药检中被查出呈阳性,被确认为兴奋剂违规而取消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2016年12月10日,国际泳联开出罚单,她被禁赛两年。
中国女子游泳运动员陈欣怡(资料照片) 。陈欣怡在药检中被查出呈阳性,被确认为兴奋剂违规而取消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2016年12月10日,国际泳联开出罚单,她被禁赛两年。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