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9 2020年8月7日 星期五

港台多个公民团体同声撑港反国安法 吁美制裁


香港边城青年与20多个台湾公民团体5月27日召开“反国安恶法!台港青年撑港抗中”记者会,共同谴责中国的霸权威胁扼杀香港民主自由,呼吁台湾政府落实港人庇护机制。(香港边城青年提供)

针对中国人大周四即将审议通过的港版国安法,香港边城青年与20多个台湾公民团体周三(5月27日)上午召开“反国安恶法!台港青年撑港抗中”记者会,除共同发表声明,谴责中国的霸权威胁扼杀香港民主自由外,还呼吁台湾政府落实港人庇护机制,以支持下一波可能来台寻求协助的香港民主斗士。

在台港人表示,港版国安法若通过,中共将全面紧缩对香港的管控,并给香港带来毁灭性的效应,届时,追求民主和自决的港人将被视为恐怖分子、以颠覆国家罪名定罪,至于来自台湾或国际社会的机构或团体也可能动辄被视为敌对的外来分裂势力,而无法继续在香港运作。

学者也预言,中共此举如同发动美中新冷战的第一场战役,长期而言,将付出极高的代价,但无奈成为战场的香港则可能被焦土化,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也恐将不保,且中共未来对香港的流血镇压将导致更多港人和抗争者出走移民或流亡海外。

香港边城青年秘书长Justine对美国之音说:“国家安全法真的立法的话,其实香港的750万人都会不安全,中共现在就是把追求民主和自决的人,就已经把他们冠上是恐怖主义苗头,所以,现在(每一个)香港人都是斗士了。”

她说,反送中运动一年以来,香港民主派的支持者汇集,应该有机会可以在九月的立法会改选中、拿下35席的席次(总席次70席),但也正因为这股“黄丝”浪潮震吓北京高层,急于推出比基本法第23条还严峻的国安法,来紧缩对香港的控制。

“香港弥漫着恐惧”

Justine表示,在台港人团体计划于6月开始,与台湾及海外的诸多团体大串连,密集推出一连串的挺港集会、展览和文宣等,来声援在港的民主运动。

国安法推出一周以来,台南香港关注组发言人晓琳则在记者会上以“现在的香港弥漫着恐惧”来形容香港的氛围。

她说:“我们害怕可能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说真话,我们害怕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地突然被失踪,我们害怕香港会变新疆,就有百万人被关进集中营。”

她预言国安法施行后,被视为外国势力的NGO团体将撤出香港,届时就没有监督特区政府和中共政权的机构、香港也会丧失集会游行和发表异见的空间,虽然香港前面的路漫长而黑暗,但晓琳认为,香港人会坚持到底,有坚持就有希望。

内忧外患 中共铤而走险

中研院台史所副研究员吴叡人则在记者会上以“内忧外患,铤而走险”分析中共为何会祭出国安法的激烈手段,来收复一向被其视为会吸金和洗钱的香港—一只会下金蛋的金鹅。

他表示,中共对内面临经济衰退、失业率飙升和高层的权力斗争;对外则面临美中新冷战的爆发、美中经济脱钩、全球供应链重组和反中浪潮、以及80国联军的疫情问责和求偿等严峻情势,所以,必须发动帝国和民族主义策略,把具有境内境外地带连结桥梁地位的香港收回,一方面宣扬国威、转移内部执政压力,另一方面,则是压制已经国际化的香港抗争运动。

他说,香港的流水革命逼出了世界第一大政权的“揽炒”,这代表,这一年的反送中力量非常大,虽然还不足以打倒这个全世界最大的专制政权。

吴叡人分析,中国出的这招险棋也是经过计算的(calculated brinkmanship),中共打的如意算盘是“趁人之危、先发制人、造成既定事实后、以战逼和”,也就是说,中国算准,西方各国疲于防疫、对中国的制裁应只会光说不练,再加上,德、澳、日等国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度太深,也可能不敢反击,因此中共盘算,即便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运作短期内会有震荡,但长期还是回复运作,且去除政治化因素。他形容,中共这一招险棋就如同一场“与你对撞、看谁先躲”的豪赌。

美中新冷战第一阶段

吴叡人预言,中共对香港所进行的“二度回归”,不会收手、而且手段将非常激烈,从地缘政治来看,这也会是美中新冷战的第一场战役,美国若制裁,香港的金融地位将不保,虽然中国最终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甚至政权崩溃,但无奈成为战场的香港势必会被“焦土化”和“内地化”,因为不对等的实力和巨大的制度差异不足以维护一国两制或推翻中共的极权统治。也因此,他推测,香港未来的抗争将地下化、日常化和持久化、而中共的镇压、逮捕将使香港沦陷、迫使不愿受共产党统治的港人出现逃亡潮、且外资逐步撤出香港。

至于美中新冷战的第二场战役将会是台湾,吴叡人说,中国帝国主义歼灭香港后的下一步会是收拾台湾,以进一步突破第一岛链的地缘政治防线,因此,香港和台湾,唇亡齿寒,他呼吁,位于民主阵营前线的台湾上下要一致团结,要当香港的救援和国际宣传基地,因为,港台利益一体,香港的危机就是台湾的危机。

呼应在台港人的诉求,吴叡人希望蔡英文总统在考虑停用港澳关系条例第60条,即取消台湾对港的特别关税待遇时,不能同步动到该条例的第18条,导致对港人落闸。港澳条例第18条明定,对于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紧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门居民,台湾之行政机关得提供必要之援助,这是现行台湾对港人提供救急的最重要依据,虽然,吴叡人也说,台湾政府未来必须研拟具体措施,将港共和不愿受共产党控制的港人区别开来,以免,一体适用的结果未来将招致港共入台渗透,引发台湾自己的国安危机。

蔡总统周日(5月24日)在脸书发文,援引港澳关系条例第60条表示,如果香港情势一旦生变,台湾可停止部分或全部对港特殊待遇,引发在台港人质疑台湾也将同步终结具有立法关联的第18条,不再提供流亡港人的协助。不过,她已于周三(5月27日)澄清,矢言将成立一个专案,对香港民众提出人道救援行动方案,且近期内将会向外说明。

台湾人权促进会代表林姝函在记者会上表示,台湾的难民法在立法院躺了十年,修法旷日费时,因此,她和在台港人团体都支持蔡总统的明确表态,并以港澳条例第18条为基础,让更完善的港人庇护机制能尽快落实。

美国制裁即将出台?

对于美国可能对港祭出什么样的制裁?吴叡人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综合目前的迹象和各方揣测看来,美国可能启动<<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对中共和香港特区官员个人采取类似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的模式,冻结人权迫害者在美的个人资产或旅行美国的签证,另外,也可能援引美国-香港政策法(US-HK Policy Act),自中共的国安法立法完成后,约在9月,先暂停美国对香港的关税优惠一年,来观察并牵制中国对国安法的滥用,此关税制裁一出,美国对港的高科技产品出口也将同步受限,再加上,美国也可能逐步发动并协助在港的美资撤出香港,也就是说,美国的制裁应该不会一次到位,但其杀伤力都会重创到香港的经济和金融地位。

对于香港的局势,香港经济学家罗家聪也持悲观的看法,他在香港苹果日报的专栏直指香港的“国金中心,寿终正寝”。他说,中共不惜毁掉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也要务求极权统治。但现在的关键是美国的特朗普总统如何回应,如果强硬,香港势必重伤,商界和金融界会和中国一起有排衰了。“结局?国家安全了,香港完蛋了。”

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寿终正寝

罗家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美国若以冻结中共和港共官员的资产来制裁将会非常有效,但也可能引发中国报复,冻结在港美资的资产或限制人员操作人民币,届时情势会很乱,也有相当程度的割裂,造成香港金融运作之崩垮。

他指出,反送中运动、再加上现在国安法的危机,动产资金透过离岸户口撤离香港的情势持续升温。

罗家聪说:“过去一年,看见香港这个局势,已经有不少人开了离岸户口,所以,现在,搬的有可能不是大钱,而是一些散户层面的一些人民(币)的储蓄、或者其他的资产,开离岸户口的需求大幅地上升。”

他说,只有动产和金融资产可以快速搬动,近期资金动向看来都移到如瑞士等中立国,这从瑞士法郎近一年汇率走强的趋势可以看出。

这位财经专家也指出,目前在港的中资或港资都很为难,而且部分单位被迫对国安法表态,即便不花钱买广告支持国安法,也会被要求在公开场合发言,或者,就算不支持、也起码不唱反调,不过,他说,港资目前出面表态的不多,因为很多人也不想说违反良心的话。

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也对香港的前途表悲观,他说,美国若对迫害香港民主和人权的官员祭出个别制裁会是很聪明的办法,而除了美国,他呼吁国际社会也应该同步支持香港。

他认为,台湾已是民主的典范,若香港也有民主、而且还勇于时时跟北京对呛,会对其他中国城市,如广州和上海带来示范作用,威胁到中共的执政威权和实质利益。

林培瑞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北京怕的是这种民主精神蔓延的危险,另一方面,它怕经济损失,所以,它一定要打个平衡,但是归根结底,它最基本的一个利益是它个人的利益、共产党自己的高层领导的利益,所以,要实在没办法的话,这两个势力的碰撞的话,我觉得,它会牺牲香港。”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