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52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台湾外长访中东欧 拉抬台欧关系成效待观察


(资料照)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 (Joseph Wu)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本周出访斯洛伐克、捷克等国,受到高度礼遇,但引发了中国的强烈反弹。台湾以民主价值为筹码成功连结反共的东欧国家,但能不能利用这敲门砖,进一步促使其他欧洲主要大国,无视中国的忌惮,提升台欧友好关系,分析人士的看法两极。

台湾外长访中东欧 拉抬台欧关系成效待观察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9:18 0:00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本周正式出访捷克和斯洛伐克等东欧国家、以及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他并在布鲁塞尔以视讯方式参加于罗马举办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 ”(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 IPAC)会议,且发表演说。

台外交长访东欧备受礼遇

吴钊燮于10月25日抵达斯洛伐克首都布拉第斯拉瓦(Bratislava)后,即受到国宾级礼遇,下榻旅馆有警车协助开道,这是台湾自2003年在斯洛伐克设立代表处以来,台湾官员所受过的最高规格接待。10月26日吴钊燮在斯洛伐克首都应中欧知名智库“全球安全论坛”(GLOBSEC)之邀请发表专题演说,呼吁全球合作对抗威权及加强疫后供应链韧性。

10月27日吴钊燮到访捷克,除参与研讨会,讨论台捷在公民社会、全球安全等领域强化合作的重要性外,他还应邀访问捷克参议院,接受参议院议长韦德齐(Miloš Vystrčil)亲自颁发的国际贵宾银质奖章,以表扬他在深化台捷双边关系的卓越贡献。

这次东欧之行也是吴钊燮继2019年6月赴丹麦出席“哥本哈根民主高峰会”后,再度以外交部长身分访问欧洲。

中共强烈反弹

对此,中国做出强烈反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10月2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称:“吴钊燮是典型台独分裂分子,他四处窜访的真实目的,是鼓吹台独主张,制造一中一台假象,离间破坏中国同建交国关系。”

赵立坚要求有关国家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不为台独分裂活动提供平台。他说:“我们也正告台湾当局,企图挟洋自重搞台独,注定是死路一条。”

中国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也于10月27日国台办的例行记者会上跟进批判,他说:“台独是绝路。吴钊燮之流的台独行径改变不了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铁的事实,撼动不了一个中国的国际格局。任何勾结外部势力谋独拒统的行径终遭清算。”

对于吴钊燮成功出访东欧,一些分析人士说,与捷克等东欧国家的关系升温给台湾提供了一个欧洲的切入口,但能不能撼动中国和欧洲主要大国的政经关系,甚至一中原则,分析人士的看法两极。

10月21号,欧洲议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首份“欧盟-台湾政治关系与合作”报告。该报告建议欧盟提升与台湾关系,包括将台湾的欧洲经贸办事处更名为“欧盟驻台湾办事处”及启动双边的投资协议程序等,被认为是欧洲民意力挺台湾民主的历史象征。

欧盟与台湾关系前景

但台湾与欧盟的关系会因此出现转机吗?

位于台北的东吴大学中东欧研究中心主任张家铭(照片提供:张家铭)
位于台北的东吴大学中东欧研究中心主任张家铭(照片提供:张家铭)

位于台北的东吴大学中东欧研究中心主任张家铭认为,就大方向来看,美国联手欧盟抗中的趋势已经成形,因此创造了台湾与欧洲国家交流的空间,但中国的力量,欧盟不可能忽视,也不会放弃与中国的关系。

张家铭告诉美国之音:“基本上,它整个大的趋势上或传统友谊上来讲,他们(欧盟)还是跟中国保持一个关系,只是说对他们来讲,多了一个(台湾)选择。以他们的理念来讲就是说,我交新朋友,不一定要把旧朋友给断掉。他们在正式关系上,或是承认上来讲,还是偏向于中国。台湾的话就是说,保持一种比较非正式的,或是大家可以容忍的程度底下的一个关系。”

不过,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欧洲研究所副教授郑钦模认为,在“中欧全面投资协议”暂缓之后,欧盟又启动对新疆血棉花的制裁等抗中举措,引发中国报复,双边互相制裁的交恶戏码不断,此外,欧洲议会又宣布无限期停止审议此一协议。因此,郑钦模认为,欧洲民意已出现转变,连带影响欧盟也会跟着出现抗中的态势。

另外,郑钦模认为,欧盟的“一中政策”跟中国的“一中原则”,已经相形渐远。郑钦模告诉美国之音:“‘一中原则’跟‘一中政策’,其实已经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的原因当然是以前中国是用庞大的国际影响力,所谓政治力跟经济、包括市场、投资这些部分(的诱因)去维持,那现在这些东西,其实它的影响力已经相形渐小了,特别是在美中贸易战之后。所以,(现在)各国就更敢去挑战所谓的‘一中原则’。不再去接受所谓的‘一个中国三段论’,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那这个部分各国就会自己去做调整。”

国于1996年提出“一个中国三段论”,亦即“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的政府,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过,近两年,中国对台立场紧缩,已经鲜少谈三段论,取而代之的是在各官式文件或公报上直指“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对于如何利用东欧作为台湾争取欧洲友好关系的跳板,分析人士说,民主将是台湾的最大筹码。

台湾的民主筹码

吴钊燮此次出访,也特别强调民主价值。在斯洛伐克的论坛上,吴钊燮指出,台湾的民主发展与中东欧国家脱离威权有相似的历史背景,台、斯两国有坚持自由、法治与人权的共同价值。他因此呼吁理念相近民主伙伴,加强在贸易、投资及产业链接等各层面的合作,共同在疫后经济复苏上彼此辅助,共创繁荣。

而在捷克的研讨会上,吴钊燮则强调台、捷共同捍卫民主与自由的决心。他指出,当前民主体制在全球各地遭受威胁,民主国家更要团结一致,相互扶持。他说,台湾愿与理念相近国家分享经济及科技发展经验,强化伙伴连结,成为抗衡威权主义的良善力量。

对此,分析人士说,台湾与中东欧国家,尤其是捷克与斯洛伐克的友好关系,有政治历史因素,也有经济原因。

中东欧与台湾的长期友好

位于台北的东吴大学中东欧教学研究中心执行长郑得兴告诉美国之音,捷克对台湾的友好,可以说,是从坚决反共的哈维尔于1993年出任总统开始。

位于台北的东吴大学中东欧教学研究中心执行长郑得兴(照片提供: 郑得兴)
位于台北的东吴大学中东欧教学研究中心执行长郑得兴(照片提供: 郑得兴)

郑得兴说:“捷克的共产政权迫害异议分子的力道,比在斯洛伐克的共产政权迫害异议分子的力道还要强,所以一九八九年的转型正义,其实是很强力道。所以这一些过去的异议分子,现在变成执政者的这一些人,他(哈维尔)对台湾就特别的好,因为民主化的经验,以哈维尔总统作为典型的代表。”

郑得兴认为,捷克新世代的政治人物,尤其是年轻人,成长的过程没有背负太多的历史包袱,很自然地就崇尚自由和民主,并深信人权与生俱来,也较有国际视野。曾赴台当交换学生的布拉格市长贺瑞普(Zdeněk Hřib),就是这类典型人物。

淡江大学的郑钦模长期往返捷克与当地智库合作,他告诉美国之音,中捷关系的最大转变发生在2014年中国启动“一带一路”后,当时整个布拉格街头大量涌入中国观光客,取代以往的日韩观光客热潮。不过,这股中国热也很快地就退潮。

中国热在东欧退烧

以2018年的“华信能源案”为例,郑钦模说,当年的全球五百强企业、中国华信能源董事长叶简明不仅大手笔在捷克投资,也成为捷克总统泽曼(Miloš Zeman)的经济顾问,更陪同中国的习近平主席访问捷克首都布拉格。但后来却被踢爆,他大量贿赂捷克参众两院议员,郑钦模表示,这样不法的渗透手段,让捷克民间相当反感。

郑钦模说:“经济上,中国答应的好处,答应的这些合作,很大量都没有到位。中国的商业手段其实让欧洲是比较没办法接受的,不讲诚信,把很多捷克百年企业都搞垮了,造成捷克人对于中国的印象,整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欧洲研究所的副教授郑钦模(照片提供: 郑钦模)
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欧洲研究所的副教授郑钦模(照片提供: 郑钦模)

郑钦模进一步分析指出,中国的一带一路在欧洲受到的抵制尤其强。他说:“其实‘一带一路’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不管在东南亚、在印度洋,特别在欧洲地区都受到很大的反感和抵制,甚至在中亚地区,那特别是美中贸易战之后又临门一脚,最后一个重击,它(一带一路)其实就悬在那里。特别是像中国,以现在中国经济的某些困境来讲,再要去填补他们之前承诺(各国)的东西,基本上也不太可能。”

其次,郑钦模指出,中东欧国家跟中国在各方面的利害关系并不深厚。以捷克为例,中国在捷克的投资远不如台湾。台湾的富士康集团在捷克设厂尤为投资大户。总体而言,台湾在捷克的投资是中国的14倍。

郑钦模说,中东欧国家的学术、文化底蕴深,人力资源的素质也颇高,非常适合台湾高科技产业的投资。地理上,中东欧又是台湾进入欧盟广大市场的出入口,双边产业又呈现互补,这是为什么双方能有如此长足的合作进展。

他说,捷克企业并不像法国电力公司或是德国福斯汽车般高度仰赖中国市场,因此,这些中东欧国家的思维跟法、德等欧盟较大的经济体很不一样,也有底气,在中国威胁制裁时,能挺得住。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