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0 2024年7月13日 星期六

乌克兰正在“数字战线”抗击俄罗斯


资料照片:德国法兰克福的一个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有关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画面。
资料照片:德国法兰克福的一个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有关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画面。

在防空掩体里工作已成为像罗曼·奥萨丘克(Roman Osadchuk)这样的乌克兰人的常态。

奥萨丘克说:“一开始,有很多空袭。现在,每周可能有两次。”他从基辅接受美国之音(VOA)采访时随口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今天就去过防空掩体里。”

大多数时候,奥萨丘克仍然拥有“稳定的互联网连接”,有时防空掩体里也有WiFi,所以他仍然可以工作,“只不过在地下” 。

他的工作是乌克兰战争数字战线的一部分。奥萨丘克人在乌克兰首都,他为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的“数字取证研究实验室”(Digital Forensic Research Lab)监控俄罗斯的虚假信息。

他的工作是开源研究人员、分析人士和记者为了研究俄罗斯的虚假信息、揭穿虚假声明和记录违规行为而开展的更广泛国际努力的一部分。

多年来,俄罗斯一直在进行有关乌克兰的宣传。2022年2月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虚假地声称,为了把乌克兰“去纳粹化”并防止种族灭绝,他不得不展开“特别军事行动”。

分析人士说,在过去12个月中,一些虚假说法和策略发生了变化,但俄罗斯的宣传依然无所不在,从不间断。

伦敦独立非营利组织“信息复原中心”(Center for Information Resilience)驻美国副总裁尼娜·扬科维茨(Nina Jankowicz)说:“这是历来最大的数字冲突。”而在数字战线上,俄罗斯一直处于被动地位。

扬科维茨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就像他们对战争的真枪实弹方面的预期一样,他们对战争的数字方面的预期也是自己所向无敌,但事实绝非如此。”

扬科维茨说,开源研究人员一直在努力“给俄罗斯的谎言泼冷水。这就是我们所做的。”

“信息复原中心”于2022年初启动了“监视俄罗斯”(Eyes on Russia)项目,当时俄罗斯军队正在乌克兰边境集结。

当俄军进入乌克兰时,该项目致力于对各种事件以及针对民用基础设施的攻击进行验证与地理定位。

扬科维茨说,研究人员就像侦探一样,他们使用一切——从卫星图像和阴影,到街道标志和车牌——来帮助验证事件。

她说,这些技能帮助团队揭穿谎言并反驳“从‘乌克兰到处都是新纳粹分子’到‘乌克兰正在攻击自己的公民’等所有说法。”

俄罗斯的这些宣传主要在社交媒体、电报(Telegram)等讯息平台、新闻网站和电视上得到传播。

乌克兰事实核查网站“阻止虚假”(StopFake.org)的鲁斯兰·德尼琴科(Ruslan Deynychenko)曾为美国之音乌克兰语组撰稿,他表示,起初俄罗斯宣传的重点是为入侵辩护。

德尼琴科说,他们创造了关于“去纳粹化”和解放乌克兰人民、基辅政权核计划和秘密实验室的故事,称乌克兰人和美国人在那些秘密实验室里开发了“战斗蚊子”和其他生物武器。但在入侵发生大约六个月后,德尼琴科注意到俄罗斯网络上的言论发生了变化。

德尼琴科从基辅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公开承认他们正在与乌克兰和乌克兰人作战,而不是说他们要将乌克兰人从新纳粹政权手中解放出来。他们基本上想为俄罗斯杀害乌克兰人、轰炸乌克兰城市的行为辩护。”

俄罗斯驻华盛顿大使馆没有回复美国之音要求置评的电子邮件。

研究人员说,这项工作的强度是一个挑战。

在大西洋理事会“数字取证研究实验室”研究俄罗斯关于乌克兰的虚假信息的尼卡·阿列克谢耶娃(Nika Aleksejeva)说:“要弄清楚哪个事件更具相关性变得更加困难了。”

她说,战前值得注意的事情在今天并不那么重要,“基线已经移动了。”

她的同事奥萨丘克同意这种说法。奥萨丘克谈到他在过去一年中分析的虚假信息量时说:“当你接触太多的时候,是会受到毒性伤害的。”

对于英文在线报纸《基辅独立报》(The Kyiv Independent)的副主编托玛·伊斯托米纳(Toma Istomina)来说,准确报道战争是打击虚假信息的最佳方式之一

伊斯托米纳从基辅西南边的城市文尼察对美国之音说:“在这场战争中,信息可能与战场上使用的传统武器是一样重要的工具。”

她补充说:“一段时间以来,俄罗斯确实将信息武器化来针对乌克兰,”但“在这场战争中,乌克兰在揭穿俄罗斯的胡言乱语方面做得很好。”

伊斯托米纳说,《基辅独立报》强调不要报道俄罗斯所说的每一个谎言,部分原因是谎言太多了。但另一个原因是,对俄罗斯宣传的过多报道可能会带来使其合理化的风险。

奥萨丘克表示,普京可能认为俄罗斯受众——国内民众和海外侨民——是虚假信息最重要的目标,但乌克兰人也在他的考虑之内。奥萨丘克说,全球南方国家也已经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的目标。

阿列克谢耶娃说,衡量虚假信息在影响公众舆论方面的有效性往往很困难,但俄罗斯的这些宣传可能帮助俄罗斯国内受众“应对如此令人不安的现实,基本上以某种方式逃避它。”

至于西方,她说,俄罗斯“从一开始就很难赢得这场战斗。”

反宣传的斗争对乌克兰研究人员来说具有额外的意义。揭露虚假信息和记录违规行为是他们为战争做出贡献的一种方式。

奥萨丘克说:“每个乌克兰人在(去年)2月24日这一天都觉得有必要以某种方式抵抗,在你有一技之长的领域。”

“阻止虚假”的德尼琴科则将自己的工作视为收集证据的一种方式,这些证据可用于起诉在战争中“将媒体用作强大武器”的人。他说:“我们认为这些人应该承担责任。”

《基辅独立报》的伊斯托米纳表示,他们的心态是“当我们工作时,我们不是受害者——我们是战士。”

  • 16x9 Image

    宋礼安

    宋礼安 (Liam Scott)是美国之音(VOA)记者,报道与新闻自由和虚假信息有关的事务。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