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3 2021年9月21日 星期二

“核心只有一个” 习近平和接班人无法回避的矛盾


在北京举行的庆祝中共成立100周年的庆典上习近平的画像出现在屏幕上。(2021年6月28日)

中共20大临近,政治枢纽的人事布局引发各界关注。专长中共政治菁英研究的台湾国立政治大学特聘教授、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寇健文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习近平打破太多制度,因此他会执政多久没人知道,这让他的接班人是谁充满了不确定性。即使习近平钦定了某位接班人,两人也无可避免地出现“核心只有一个”的矛盾。

“核心只有一个” 习近平和接班人无法回避的矛盾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9:10 0:00

中共20大明年登场,外界普遍认为,习近平在19 大废除了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后,20大会持续连任,但即使习近平持续执政至2027甚至2035,终究会有交班的一天。专家表示,习近平已经打破中共接班的政治惯例,习的接班人要如何在习核心下承接大位,中共将面临着有序接班与无序接班两种不同挑战。简言之,后习时代才是更大危机的开始。

台湾政治大学国关中心主任、东亚所特聘教授寇健文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中共领导人的权力在毛泽东时代过分集中,邓小平反省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改采权力较为分散的集体领导,江泽民与胡锦涛时代继续延用,但到了习近平时代又反了过来。如果去总结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政治,最核心的概念就是权力集中,呈现在个别领导人的权力集中、党委的扩权,以及国家对社会控制力量的强化三个方面。

寇健文说:“习近平是拿毛时代那个权力集中的方式来解决从邓到江到胡时代决策出现的问题,看起来虽然变来变去,但一个很核心的东西是不变的,就是完善、强化共产党的执政地位这个方向是不变的。”

习近平权力集中的后遗症

台湾政治大学特聘教授寇健文 (寇健文提供)
台湾政治大学特聘教授寇健文 (寇健文提供)

寇健文表示,习近平权力集中的结果,固然解决了过去胡锦涛时代“九龙治水”的问题,但也产生一些后遗症,比如官员凡事都要请示上层,上层官员就要花很多时间做决策,这也导致如果不是最高决策者所关心的议题,将不会受到重视。

另一个问题就是缺乏纠偏、纠错机制,鲜少有人敢指出领导人的错误,所以毛泽东时代出现的问题,习近平时代也有可能会出现。

再来就是自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以来,中共政治高层精英所形成的一种“光荣退场”的默契,现已不复存在,造成现在的政坛菁英的权力斗争远比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还要激烈,因为输的人可能全家都会被抓。

寇健文表示,从前即使是权力斗争的输家,他们退休后还是可以享受退休该有的政治礼遇和生活待遇,他们的家人也可以经商或从事其他工作,不会受到限制。但习近平告诉共产党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一辈子的事”,所以官员即使退休5年都可能还会有事,比如周永康就是一个被抄家灭族的典型例子。

他说:“也许在习时代声势大,不见得有人敢去造反,可是到他的末期或后期,新的领导人再上来时,有没有人还可以像习维持这样的方式,以及那个时候的权力斗争会不会变得更激烈,我觉得值得我们去注意。所以,习时代不见得会出大事,但后习时代的不确定性是会增加的。”

中共领导人权力继承有两大惯例

寇健文指出,中共领导人的权力继承惯例,大致有两个特性,一个是年龄划线,68岁即不寻求连任。第二个是梯队接班,也就是会刻意挑选一些年纪比较轻的人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里面,让整个领导班子形成至少2到3个年龄层。

寇健文举例,2007年时,胡锦涛10年任期已到,他当时就特别找了一些1950年代出生的人,像李克强、习近平、汪洋,进到领导班子里面来,还有包括一些1940年代末期出生的人,如薄熙来、王岐山。他的用意就是让要那些将来预期要接班的人先历练过,等5年一届之后再更上层楼。即使胡锦涛本身,也是在1992年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前后一共历练了10年才当上总书记。习近平也是如此。

“但是,这样的接班机制到了胡锦涛后期,在习近平上台之初就开始松动。”寇健文分析说,2012年的政治局委员里面,孙政才跟胡春华两人最年轻,从年龄上面来看,是比较有可能当习近平的接班人。但胡春华至今还没有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而孙政才在2017年时就被拔掉了,所以目前而言,习近平时代的接班机制显得非常不明确。

寇健文说:“他已经打破了从邓到江到胡时代里面,慢慢不断演进所形成的接班问题上的一些政治惯例,已经打破了。”

探究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7位常委里面,习近平被外界普遍预测20大会持续连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年龄虽未过68岁红线,但已连任两届国务院总理,按大陆宪法或不得不“调岗”,有人以中共过去对李鹏的安排,来预测李克强可能会转任人大委员长,作为其退位前的过渡。

其余5位常委,栗战书的年龄最长,他与韩正两人到20大时,年龄都将超过68岁的划线年纪,离开的机率高。其余三名常委汪洋、王沪宁、赵乐际均未到龄,且仅入常一届,仍有机会续任。

60年代中后期出生的领导人受关注

寇健文表示,如果年龄划线与梯队接班的政治惯例还存在的话,20大关于领导班子人事布局的第一个观察点,要从现在的政治局常委会甚或政治局里面,找跟习近平年龄起码差距10岁左右的人。1960年生的陈敏尔,还有1963年的胡春华,算是比较年轻的,但习近平究竟会执政到什么时候是一大变数,如果习执政到2027,胡春华或许还有机会,但如果习执政到2032,那么胡春华的年纪也会被判出局。习近平执政越久,就只能越往后看1960年代中后期出生的人。

寇健文说,第二个观察点在于负责组织、宣传与统战工作的书记处书记。书记处是全国讯息流通中心,以往在任期制确定的脉络下,书记处的常务书记就是要准备接班,但习打破任期限制,接班机制也变得不确定,但仍可以看出党的全面领导是否在强化。

他说:“在20大之后,我们可以去观察,比如说有没有一个主要负责财经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也担任了中央书记处的书记,如果有的话,这背后代表的是总书记在财经决策进一步的扩大。”

寇健文表示,如果习近平的接班人是在习健康良好的情况下有序接班,他在习核心下也可能难以承接权力。而且,他上台后会不会变成新的核心将是另一个问题,因为一旦接班人变成新的核心,那习近平就不是核心了,习跟他接班人之间就会出现矛盾。要不然就是接班人选择活在习近平的阴影下面,承袭习思想,但习近平还是核心。

有序接班跟无序接班都有危机

寇健文说:“如果说他(接班人)要变成真的新核心的话,那就要看习近平要不要放(权力),接班人如果要变成核心,到最后只能从习近平手上拿。所以习跟他的接班人会不会出现矛盾,这个是会的。这还是比较有序的接班的情况,都会出现这样的危机,那另外一种情况就是说,也许现在习近平健康还好,但再过5年、再过10年呢?”

寇健文表示,如果习近平的健康突然恶化,即使习有预定的接班人,但尚未掌权,他是在一个无序状态下接班,将会增添更多不确定性,“当年华国锋被邓小平拉下来,不也是这样吗?”

因此,寇健文认为,中共接班问题最大的挑战还不是在习近平时代,而是从习到下一个新领导人上台的这段期间,以及新领导人上台之后是不是真的有能力接的了班,更值得关注。但他也强调,中共接班惯例的年龄划线是否会被打破也没人说得准,因为习近平上台后已经改变太多游戏规则,因此也让接班人选问题充满变数。

脸书论坛

归零地–今昔变迁

在9/11被毁的10栋建筑和一个广场的原址重建归零地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1年9月21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