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36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陪审团裁决佐治亚州三名白人男子谋杀一名非洲裔美国人跑步者的罪名成立


人们在法院外听到陪审团裁决开枪打死黑人男子阿贝里的三名佐治亚男子的谋杀罪成立后做出反应。(2021年11月24日)

陪审团判定三名白人男子谋杀一名年轻的非洲裔美国跑步者的罪名成立。

这次审判撕裂了美国南部的一处社区,再度迫使美国正视一起针对一名少数族裔成员使用致命武力的事件。

65岁的格雷格·麦克迈克尔(Gregory McMichael)、他35岁的儿子特拉维斯·麦克迈克尔(Travis McMichael)和52岁的邻居威廉·“罗迪”·布莱恩(William “Roddie” Bryan)被控2020年2月在佐治亚州的布朗斯维克城外追杀25岁的阿莫德·阿贝里(Ahmaud Arbery)。

在漫长的审判期间,陪审团听取了辩护律师和州检察官彼此对立的描述。

检察官杜尼科斯基在阿贝里案中做最后陈述。(2021年11月22日)
检察官杜尼科斯基在阿贝里案中做最后陈述。(2021年11月22日)

本案首席检察官琳达·杜尼科斯基(Linda Dunikoski)说:“他们在自己的门前停车道上就做出了攻击阿莫德·阿贝里的决定,原因是他是一名沿街跑步的黑人男子。”

被告声称阿贝里对他们构成了危险。在历时一个小时的陈述过程中,杜尼克斯基试图让陪审团不要轻信被告的可信度及其说法。

她说:“他们杀害了他,不是因为他对他们构成威胁。没有武器,没有威胁,没有求救的办法。他跑开有五分钟。”

除了谋杀罪和严重攻击罪之外,这三名佐治亚男子还被指控企图绑架以及因为试图对阿贝里进行种族定性而犯有一项联邦仇恨罪行。小麦克迈克尔是唯一坐上证人席的被告,他作证说,他是出于自卫而在近距离用散弹枪向阿贝里开火。

被告特拉维斯·麦克迈克尔在法庭上与辩护律师交谈。(2021年11月24日)
被告特拉维斯·麦克迈克尔在法庭上与辩护律师交谈。(2021年11月24日)

三名被告做出无罪申辩。他们辩称,他们怀疑当时在户外跑步的阿贝里在他们的居民区入室行窃,于是开车追他。这处居民区以白人为主。布莱恩的手机视频拍摄了特拉维斯·麦克迈克尔持散弹枪面对阿贝里的情景。视频中可以看到两人扭打,阿贝里随后去抓这只枪,并被击中三次。

麦克迈克尔父子的律师之一贾森·谢菲尔德(Jason Sheffield)在最后陈述中向陪审员们展示了这段视频,在视频中,阿贝里似乎是要抓特里维斯·麦克迈克尔的枪,然后被告开了枪。

“你是被允许自卫的,”谢菲尔德说。“你是被允许使用有可能造成死亡或身体伤害的武力的,——如果你相信这是必要的。在那一刻,特拉维斯相信这是必要的,对处在特拉维斯的情形下的人来说,这就是法律。”

被告说,他们相信阿贝里是盗窃嫌疑人,试图按照佐治亚的“公民逮捕”法律而拘捕他。按照这项可以追溯到1863年的法律,只要有合理的信息认为某人正在逃离其刚刚犯下重大罪行的现场,任何人都可以将其拘捕。在这起命案引起愤慨后,这项法律已被废除。在审判期间,一名警察作证说,被告从来也没有提到他们是试图执行“公民逮捕”。

检方则抨击了辩方的自卫说法。检方提到,是被告主动挑起的与阿贝里的对峙。

陪审团由11名白人和一名黑人组成。他们观看了阿贝里被枪击前走入一处住宅建筑工地的闭路电视录像,但他没有拿走任何东西便离开了。

前纽约市警察达林·波彻(Darrin Porcher)在接受HLN有线电视网络采访时说:“在‘公民逮捕’这方面,我不认为被告提供了强有力的辩护,因为他们根本没有阿贝里犯了罪的信息。”

阿贝里没有携带武器,检方坚称,三名被告看到他从居民区跑过时,“就做出了最坏的假设”。这处居民区当时曾在近期内遭遇了一些撬车行窃的事件。

资料照片:佐治亚州布朗斯维克的一处纪念阿贝里的壁画。(2020年5月17日))
资料照片:佐治亚州布朗斯维克的一处纪念阿贝里的壁画。(2020年5月17日))

格雷格里·麦克迈克尔对警方说,在他的儿子特拉维斯·麦克迈克尔持枪面对阿贝里之前,他曾向阿贝里喊话,让他站住。

“州公诉人有职责按照法律证明当时特拉维斯把枪抬起来时不是真正担心自己有生命危险,”谢菲尔德说。“特拉维斯·麦克迈克尔是无罪的,针对他的所有指控都不成立。”

阿贝里之死去年在全美触发抗议,在抗议爆发之前,警方在射杀阿贝里的视频被泄露出来并在社交媒体广为流传后,有两个多月的事件没有对嫌疑人提出指控。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