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9 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

“八九一代”30年反思和展望:民运必须整合与团结 


“对话中国”智库所长、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2019年6月4日在美国马里兰州罗克维尔市举行纪念“六四”事件30周年座谈会(美国之音许宁拍摄)

2019年6月4日夜间,几十名中国“八九”民主运动代表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市郊的马里兰州罗克维尔市举行纪念天安门事件30周年活动,对过去海外民运人士的工作进行了反思和展望。

振作再出发,不必肩负太多历史重担

“太多的反思与检讨,我们已经做得太多了。我们应该做的是,我们如何重新再出发。” 八九民运学生领袖之一张伯笠在会上的发言得到了很多当年参加天安门运动的与会者的认同。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用了大屠杀这个词。这个词对我来说,我永远没有改变过,因为八九六四是中国人最大的一次觉醒——不只是学生,我觉得是包括知识分子和全民的一次觉醒。”张伯笠在发言时说。

他还说:“八十年代也是1949年以后的中国人最幸福的一个时代,不管对知识分子还是对我们学生来说,都觉得是中国的一个改革的一个机会,但因为中国共产党的镇压、残酷的镇压,这个机会失去了。虽然失去了,89年不是没有意义。”

王丹:民运要团结、专业化

此次讨论会组织者之一、八九民运领袖王丹在此次讨论会上为今后的民运工作提出了“启蒙、组织、动员、行动、整合”这五项原则。

王丹在倡议整合民运时呼吁团结。他说,八九一代的民运“尽量要说自己好、不要说别人坏”。

他说:“我们应该越来越专业化,我们最近成立的智库也是希望从这个方向发展。我们不能再像草寇一样只会喊口号。我们既然已经在西方社会,我们就必须学西方社会比较专业的做法,怎样去成立基金、如何去运作、怎么样财务透明、怎么样具体组织活动等等。”

王丹2018年在美国成立智库“对话中国”(Dialogue China),希望在不同政治力量之间展开对话。这个智库的理事会成员包括中国民主党主席王军涛、香港雨伞运动学生领袖黄之锋、台湾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等。

王丹还提议促进民运队伍的“年轻化”。“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每一年都要拉一个‘90后’或‘00后’进入我们团队,或者跟我们一起从事活动。”王丹说:“没有年轻人,我们再过三十年我们也都80岁了,所以年轻化是一个迫不及待的任务摆在我们面前。”

与中国国内运动对接

王丹还提议海外民运要与中国国内的民主运动人士整合,特别是中国“正在蓬勃发展的中产阶级”。他说:“未来中产阶级一定是社会民主发展的中坚力量,我们八九一代怎么和中产阶级对接,形成真正社会发展变化的基础,这是我们未来需要思考的。”

参与讨论的海外民运人士吕京花呼吁八九一代的活动人士与中国方面展开互动式的对话。她说:“怎么走向基层,有很多办法 ……国内还有很多企业家要么来美国,要么来欧洲国家去谈判、谈生意,这都有出入口。”

王丹还号召海外民运要加强与西方国家公民社会的整合:“长期关心和支持中国的人权观察、国际大赦等等,我认为过去跟他们的整合是做得不够的……我觉得他们都很希望我们跟他们有力量上的结合。”

中国民主运动人士2019年6月4日在美国马里兰州罗克维尔市举行纪念六四事件30周年讨论会(美国之音许宁拍摄)
中国民主运动人士2019年6月4日在美国马里兰州罗克维尔市举行纪念六四事件30周年讨论会(美国之音许宁拍摄)

郑旭光:对中国民主化之艰难认识加深

“这么多年以后,我们对‘六四’造成的负面影响看得更清楚了。” 八九学运领袖之一、长期居住在北京的郑旭光在发言时说:“我们也看到,我们在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要推行民主化自由化确实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我想我们当初无论是学生还是知识分子都是估计不足的。”

他说:“在(民运)学生这一块,不管是在权力层面、知识界层面、企业财富层面(在当今的中国社会)都起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郑旭光认为,中国这三十年发生的变化,也是在这些“八九”一代的行动中形成的:“我们现在看到的一切,(八九学运一代)越来越成为这些事件的主体。”

郑旭光说:“20年前,人们都还坚信大家对八九年的看法不会变;到现在我都不敢坚持这一点了。我说的不是通缉令上的朋友,我说的是参与了89年(运动)的这些更广泛的学生。”

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6月2日说,中国政府的天安门镇压是“正确的”决定,六四之后中国变得更加“稳定”。针对这一说法,郑旭光指出:“(魏凤和所说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指的是中国经济的大发展,我们不要很简单地认为这是中共官方高层的看法,实际上也是——我很不愿意说这个词——更多的我们视为八九一代的看法。”

“我们坐在这里的,我们是八九一代的少数人,我们真的是少数人,”郑旭光说。

胡平:再接再厉,否则历史的评价会更苛刻

海外民运的理论家、《北京之春》杂志荣誉主编胡认为,六四30周年,重要的一点反思是不要放弃对非暴力抗争的信心。

他说:“反思很简单,六四屠杀之后,很多人失去了对非暴力抗争的信心,而暴力抗争又缺乏手段、没有可行性,因此多数人就变成放弃抗争,30年永远争论不休。”

胡平说:“现在很多人对八九民运的看法和原来不太一样了。如果我们不能让八九民运继承下来,发扬下去,不能再接再厉,那以后历史的评价还会更苛刻。”

其他一些与会的讨论者对美国现任政府寄予了一些期望。作家苏晓康说,特朗普政府给中共政府带来了几十年来少见的挑战。

王丹此前也在《纽约时报》撰文称,特朗普对北京的强硬立场“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发挥了效力”。他希望通过贸易战,美国能向中国领导层表明,西方不会容忍中国利用科技从事间谍活动和对社会强加控制。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