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8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TikTok是中国侵略世界的工具?还是地缘政治下的无辜受害者?


TikTok(抖音国际版)在美国的命运引发高度关注和探讨。

TikTok(抖音国际版)在美国的命运将延至9月中旬才会见分晓。

但这家拥有中国血统的娱乐影音平台,未来在美国的业务不论是被迫下架、还是出售给美国微软公司(Microsoft),美国政府的行政干预,都已经引来中方和部分美国自由派人士的抨击,大批特朗普政府“有违市场经济原则”。

不过,包括台湾大学电机系教授林宗男等科技观察人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皆表示,这是一个从地缘政治角力为出发点的决策,代表美国政府已开始认真因应中国共产党政府利用高科技、强化管控所可能带来的新型态威胁。

林宗男说:“TikTok案若创下美国总统以行政命令干预中国企业的先例,”代表“美国政府对中共在资讯安全、经贸、科技等各方面的全面围堵。”

新型态国安威胁

林教授说,美国是在这一、两年才认清中共对自由、民主社会可能带来的潜在威胁,因此,这种新型态的威胁是无法依美国现行的法律架构来处置的,而特朗普政府的干预也与言论自由或市场经济原则无关。

虽然TikTok一再宣称与中国业务切割,且一亿美国用户的个资都储存在美国本土的伺服器上,但其仍可以将海外用户的个资移转给位于中国北京的母公司ByteDance(字节跳动有限公司),而ByteDance作为中国公司,则有义务遵循中国法令,配合中共政府审查内容或索取用户个资的要求。

林宗男说,此一事实意味着,TikTok现在虽然看起来并未违反美国的任何法律,但面对美国人个资可能随时落入共产党手中或受中共政府掌控之威胁,美国政府不能再受限于过时法律,而对这种潜在的国安威胁坐以待毙,他说,TikTok案代表“美国政府会尽全力来防堵中国共产党对自由世界无形的入侵的行为”,且不排除继TikTok后,微博和微信等协助中国渗透的科技平台都可能是美国政府的下一个目标。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林宗男说:基于“中共政府(一向)善于利用其经济实力来遂行它的政治主张,所以,美国政府现在对TikTok的处置,就有一点类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味道。”

林教授说,不管有意还是无意,TikTok是中共向外扩张、对外控制的帮凶、是中共“侵略世界的工具”,绝非部分西方媒体所称是地缘政治角力下无辜的受害者。

新美国智库(New America)的中国数字经济研究员特廖洛(Paul Triolo)也同意,TikTok的禁令是基于地缘政治所做出的决定。他认为,该决定源自特郎普政府内、部分鹰派人士希望更全面地与中国科技公司抗衡。鹰派人士的顾虑是,基于这些科技公司与中共的关系密切,有可能助长中国的军事实力或强化对新疆维吾尔族的监控和迫害等。

TikTok特洛伊木马

据大西洋(The Atlantic)月刊报道,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以“人们手机内的特洛伊木马(a Trojan horse)”来形容TikTok,特洛伊木马看似象征和平,却是用来屠城的工具,他说,“美国人要提高警觉,TikTok其实是北京的监控机制。”

不过,新美国智库的特廖洛担心,TikTok案“开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代表美国政府创下了以某特定公司的国籍来试图合理化政府干预市场的先例。”

他说,美国政府现在对TikTok危害国家安全的指控仍属牵强,毕竟,尚未有证据证明,TikTok泄露了美国人的个人信息、或者北京政府利用TikTok来影响大选。虽然TikTok确曾有过审查内容之疏失,但其属于用户自发上传娱乐影片的平台,而非新闻媒体,聘雇的也是美籍人士来审查内容,因此,美国政府对TikTok开铡或强迫其出售美国业务的做法并不合常规。

对此,台大的林宗男教授则建议美国应双管齐下,在处置TikTok的同时,也应着手建构法律体系来应对此类国安威胁、并建立法规正当性,且进一步教育美国年轻人,认清中共所带来的威胁。

不过,特廖洛也坦言,美国之所以现在大动作反击,其实也和多年来受够了中国骇客攻击有关,过去数年内,美国人事管理局上千万笔的个资外泄、消费者信用报告公司Equifax被盗走1.5亿名美国人个资、医疗保险业Anthem近8,000万笔客户个资,背后都是中国籍、甚至与解放军有关的骇客所为。

TikTok遭贱卖?

两周前,TikTok因违法搜集未满14岁儿童个人信息,且未依规定移转用户个人信息,遭韩国政府开罚近2亿韩元(约16万美元)的罚金,但罚金能挽回已被移转的个人信息未来可能带来的威胁吗?这是一个谁都说不准的事。

由于特朗普总统的9月限令,估值高达500亿美元的TikTok会不会因此被贱卖,近期也引发讨论,拥有股权的春华资本集团(Primavera Capital Group)主席胡祖六警告说,若私人股东对微软公司最终的收购价不满意,可能引发“没完没了的法律纠纷。”

对此,蓝涛亚洲总裁黄齐元表示,以他在并购业圈、及对微软之前并购LinkedIn的观察,微软公司出的并购价格一向都“很慷慨”,他说,TikTok有投资价值,微软为了和Facebook竞争,对想要的资产不可能出价太低,但因为TikTok是被逼着卖的,微软也的确没动机开太高的价钱。

至于特朗普总统对TikTok开铡会不会引来中共的报复?

习近平的内循环政策

黄齐元说,美国对中国的围堵,从华为到TikTok,从硬体到软体,态势已很明朗,但中国应会低调因应,因为,基于低迷的选情,特朗普总统其实寄望激化反中情绪或透过其推翻共产党的战略,来拉抬他的选情,但中国并不希望成为他的啦啦队。

他说,评估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近期不断强调的“内循环”政策,代表中国对内应会倾向于打造自己内部的生态系统(ecosystem),因为,中国政府认为,中国经济不再需要靠美国的资金或美国的外销市场,技术上,也有一半不需要再靠美国,例如,中国自认除半导体、作业系统和软体开发还无法自立外,在5G上已超越美国、人工智慧(AI)也追上美国,因此,依靠着这些技术优势,中国未来要全力打造自己的经济生态圈,对外,中国则打算联合一带一路上的其他新兴的亲共国家,例如,苏联和伊朗等国,来抗衡以美国为首的五眼联盟阵营。

因此,黄齐元说,未来世界将形成东、西两大阵营,也就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联盟,对上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反美联盟,但中国走出去,能结盟多少国家,还有待观察。

中国官媒谩骂

美中两国的紧张对峙和相互的敌意似乎已没有回头路。

对美国处置TikTok,人在香港的中信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廖群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内部有两种反应,一是愤怒,认为美国政府在打劫,另一种反应,则是无法理解特朗普总统违反市场经济原则的作为,特别是特朗普总统周一(8月3日)还提出,微软的收购价要上缴一部分金额给美国财政部,让中方大感莫名其妙,反讽特朗普疯狂。

廖群说,中国最坏的打算就是两国经济完全脱钩,不过,他说,这是双输的局面,对两国经济都不利。

官媒环球时报周一(8月3日)发布题为“围猎TikTok是最丑陋的美剧之一”的社评,质疑TikTok被扣上莫须有的国安罪名,还自圆其说:“中国从没禁止美国高科技公司来华开展业务。中方要求的是他们在中国做的事情要符合中国法律,仅此而已。”社评说,包括谷歌(Google)在内的美企拒绝配合中国法令、是自己退出中国市场。

对此,中国知名旅游网站携程网的创办人梁建章周一发表题为“以开放对封闭可以助赢中美外交战”的文章,大胆而有技巧地呼吁中国开放互联网,他说,中国应该以开放谷歌和其他国际主流网站来凸显美国的封禁TikTok没有正当性。不过,他的文章经网上热传后、已随即被封锁禁声。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