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58 2020年10月24日 星期六

应对中国威胁 共和党人重新思考自由放任的经济主张


美国国会参议员鲁比奥

中国崛起及其带来的挑战使得华盛顿两党形成罕见共识,长期以来主张自由市场的共和党人开始与民主党人一起,支持政府在引导某些产业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政府在经济中的角色问题一直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分歧之一。民主党人支持政府在经济中发挥更积极作用,而共和党人则主张自由放任,反对政府直接干预经济。

两党共识

不过参议院不久前通过的一项支持半导体制造产业的法案,不仅民主党人一致同意,而且得到了几乎所有共和党人的支持。

这项被纳入《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修正案,将为半导体制造企业提供30亿美元的联邦资金支持,并要求制定半导体研制国家战略,建立国家半导体技术中心。

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主席罗伯特·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说,如果是十年前,没有共和党人会支持这样的措施,如今之所以出现转变并形成两党共识,主要是因为对中国的担忧。

他说:“过去外交政策界大多数的看法认为,中国会成为负责任的参与者,会越来越朝我们的方向发展。但现在基本上摒弃了这种看法。这确实改变了整个面貌,并让两党当中更多的人认识到,我们需要确保比中国更强大。……我们必须要有更强的技术基础,以便在需要的时候可以支持我们在军事等方面对抗中国。”

据统计,美国占全球芯片销售营收的近一半,但产能仅占12%左右。中国在最先进的半导体方面仍然落后,但中国正在大力投资,其技术被认为正在迅速提升。

美国维吉尼亚大学商学院教授陈朝晖说,这主要也是从战略考虑,“如果你的供应链太依赖其他国家,比如中国,在战略上会导致你的不安全。”

共和党人转变

那项半导体立法也被认为是一个强烈信号,显示出为抗衡中国,共和党人正在重新思考他们数十年来所主张的经济理念。

法案提出者、德克萨斯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科宁(John Cornyn)对美国之音说:“自由市场没有任何激励措施保护国家安全。企业对投资者负责,这是他们的底线,而不是在保护美国国家安全中发挥作用。我认为,在半导体、5G领域,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实,中国不受类似意识形态的限制。事实上,他们为在这些领域成为世界领导者投入了大量资金。”

他说,此次新冠疫情也暴露出了美国供应链的漏洞,美国确实需要一个不同的应对策略。

佛罗里达州联邦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认为,市场产生的效率有时并不一定有利于美国。

他去年在美国国防大学的一个演讲中说:“市场总是达到最有效率的经济结果,但是有时候最有效率的结果并不符合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将工作外包到中国可能更有效率,因为劳动力成本更低、利润更高,但是失去了那些好工作,最终摧毁了美国家庭和社区。”

他指出,市场可能会说,可以为了短期利润遵从中国对美国公司提出的要求,美国人应该投资中国公司,但政策制定者必须要考虑,将生产长期交给中国是否罔顾后果,是否应当投资那些窃取美国知识产权、侵犯人权和发展可能用来对付美国的武器的中国公司。

过去一年来,鲁比奥一直主张,为了应对中国威胁,美国需要确定未来二、三十年对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产业,并刺激对它们的投资。他将其称之为“21世纪支持美国产业政策”(21st Century Pro-American Industrial Policy)。

他说,他的主张并不是对自由市场的背离。他对美国之音说:“因为自由市场将继续推动生产的大部分投资,政府不会拥有任何制造工厂,政府不会拥有任何企业。……我们说的不是国有企业。不是说要在这个或那个领域去选出国家龙头企业。而是激励私营部门去投资那些我们认定关乎国家利益的重要领域,并且加大基础研究投入,让私营部门可以利用这个研究,将其应用于商业,使其有利于国家,有助于保护我们自身,并为美国人创造就业和机会。”

产业政策

尊重自由市场经济的美国很少有“产业政策”之说,它被认为带有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色彩,保守派经济学家有时会用这种说法来批评民主党的一些政策。相关争论一直存在。

经济学家说,产业政策指政府针对性地支持某个产业、工业部门、商业或技术,贸易保护、税收优惠、直接补贴或者政府优惠贷款都可以是其表现形式。

支持者认为,产业政策是让美国在关键领域保持对尤其是中国等其他国家竞争优势所必须的,一些有价值的产业或技术在其早期发展阶段需要扶持,而且政府针对性的支持对创造就业也非常重要。

他们指出,虽然不说产业政策,但是产业政策数十年来一直贯穿于美国,比如二战后的军工复合体(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让航空到钢铁的多个产业受益。

鲁比奥参议员在国防大学的演讲中说:“我所呼吁的,是让我们记住,从二战到空间竞赛再到其他方面,资本主义的美国总是依赖公私合作来进一步推进我们的国家安全。”

但是反对者认为,由政府决定什么产业应该发展是危险的,会导致经济决策出于政治目的而非经济考量。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说:“没有很多的证据证明,在选择最好的前沿技术方面,政府会比私人公司有更好的洞察力。产业政策确实是有一些成功的例子——例如欧洲的空客,中国的手机产业——但是失败的例子远远占到多数。尤其在美国,资质欠佳的企业尤其善于游说,因为他们可以指出说,如果企业破产了,他们所有的员工都会被置于风险当中。”

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经济学家托马斯·杜斯特伯格(Thomas J. Duesterberg)在一个访谈中表示,他同意纯粹的经济效率和放任自由经济不应是美国总体经济政策的基础,也同意鲁比奥等参议员提出的加强美国核心能力、增加基础研究投入、为再工业化所需的劳动力提供更多支持的观点,但是他认为,他们提出的产业政策太过广泛和具体,会为政治影响留下空间。

半导体法案的通过表明,为了保持对中国的竞争优势,一些共和党人支持一些形式的产业政策,而这些政策获得两党支持。

一些共和党人同民主党人今年早些时候还提出其他几项议案。印第安纳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托德·杨(Todd Young)和威斯康星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今年5月与民主党人共同提出的一项法案,要求拨款100亿美元,建立遍布全美的旨在扶持初创企业和促进制造业的区域技术中心。法案还要求扩大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规模,在五年内增加1000亿美元资金,用于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先进制造业等领域。

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缅因州共和党参议员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与鲁比奥参议员等十位两党议员7月还提出一项为芯片制造提供资金支持的法案。

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的阿特金森表示,两党确实有共识,但共识并不是很广泛。他说:“在自由市场阵营的共和党人仍然多于支持产业战略阵营的共和党人。这确实正在发生转变,但共和党的核心仍然是一个支持自由市场的党派。民主党的问题是,他们的产业政策主张的是绿色产业政策。”

美国维吉尼亚大学商学院教授陈朝晖认为,现在的共识是,完全的自由市场是不行的,政府需要进行一些干预,但分歧就在于政府应该怎么做,以及进行多大幅度的干预。

美国之音记者李逸华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