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5 2022年6月25日 星期六

世贸组织会议艰难敲定协议 改革前景存疑


2022年6月17日,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伊韦阿(中左)在日内瓦世贸组织总部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闭幕式后,会议主席苏莱梅诺夫(右二)在旁边鼓掌。

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周五达成了一系列缩减版协议,涉及从新冠疫苗专利豁免到减少渔业补贴等议题。会议成果为这个奄奄一息的组织注入了新的活力,但仍凸显出该组织在领导全球贸易规则更新上存在困难。

由于疫情的影响,世贸组织在日内瓦举办的部长级会议是其四年多来首次大型决策会议。该组织早些时候称成员需要更多时间商讨,将原定四天的会议期延期两天一直到周五清晨闭幕。

会议是在全球新冠大流行、能源和粮食价格上涨,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和全球气候变化造成持续威胁的背景下召开的。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进一步分裂了国际社会,当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副部长伊利切夫(Vladimir Ilyichev)发言时,约有40个国家的代表退场。

在这个全球组织近十年来没有达成任何新的重大贸易协议的背景下,去年就任世贸组织总干事的伊韦阿(Ngozi Okonjo-Iweala)坚持推动这次会议能够达成一两个全球协议,借此证明该组织能够团结164个成员达成共识,并有潜力解决全球贸易治理中更大的挑战。

伊韦阿在会后对在场代表说:“你们所达成的一揽子计划将对全世界人民的生活产生影响。这些成果表明,世贸组织实际上有能力应对我们这个时代的紧急情况。”

各国代表团在马拉松式的谈判后达成了“日内瓦一揽子计划”(Geneva Package),主要涉及遏制导致过度捕捞的渔业补贴和向发展中国家部分放弃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以及延长对电子商务关税的禁令。世贸组织成员还承诺着手解决粮食安全危机。

去年3月结束任期的世贸组织前副总干事沃尔夫(Alan Wolff)对美国之音表示,本次部长级会议为世贸组织注入了活力,但成员国之间的未来合作前景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沃尔夫说:“仍然存在的问题并不是技术性的。弥合和缩小成员之间的分歧需要政治意愿。从长远来看,我对世贸组织持乐观态度,但世贸组织成员在中短期内的合作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卡托研究所的国际政治经济专家马纳克(Inu Manak)告诉美国之音:“达成协议本不应该花这么多天,但谈判可能是不可预测的……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就要看成员们是否能继续履行承诺。”

缩减版协议

结束导致渔业过渡捕捞的财政补贴被视为这次会议达成的“低垂的果实”之一,也是该组织27年历史上达成的第二项制定新的全球贸易规则的多边协议。

周五早些时候宣布的这份协议将制定规则,禁止对“非法、未上报、捕捞无规管”(IUU)的捕捞活动进行补贴,但协议没有进一步解决燃料、船舶建造和其他领域的补贴行为。

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估计,目前超过三分之一的鱼类资源是以生物上不可持续的水平捕捞,威胁到全球近30亿依赖鱼类提供蛋白质的居民,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在发展中国家。此外,以来自中国政府为主的补贴被用于大规模渔业活动,压榨了小规模和自给性渔业捕捞的生存空间。

相关渔业谈判已经进行了近20年,近几个月各国都在逐步达成最终协议。虽然印度提出的缓冲期等要求几乎使谈判陷入瘫痪,但最后各方达成了共识,发展中国家被寄予大量豁免。

这次世贸组织的会议还旨在解决全球新冠疫苗分配不平等问题。关于新冠疫苗部分知识产权豁免协议将允许发展中国家生产和出口疫苗。

但批评者认为,该协议几乎没有扩大世贸组织规则中的现有豁免,并且只持续五年,也没有包括对新冠测试和治疗药物的知识产权豁免,尽管该协议要求成员国在六个月内决定是否扩大豁免权到这些项目。

另外达成的一项协议是继续暂停征收电子商务关税到至少2023年,这意味着电子书、电影和游戏等数字商品和其他数字服务将继续被免于征收数字关税。这一禁令被认为有利于加速互联网发展,但一些发展中国家认为禁令损害了其收入来源。

在全球化受质疑和各国将经济重点向内转向的趋势下,世贸组织的雄

心再一次受到其自身决策机制的限制,代价是巨大的妥协。该组织的运作基于164个成员国协商一致的方式,意味着有一个反对意见就可以阻止进程。

沃尔夫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已经形成了这样的想法:所有的人都必须同意一切,否则就无法达成一致。这阻碍了进步,阻碍了达成新的协议。”

他认为,世贸组织前进的方向应该是倡导“诸边贸易协议”(plurilateral agreements),即世贸成员可自愿加入,协议只对签字的成员国有效,其他成员国可以在他们愿意承担相应的权利和义务时再加入。

美中纠纷

笼罩在这次会议上的更大问题是,在美国和中国日益加剧的摩擦的影响范围越来越广之际,世贸组织是否能够推进自身改革,协助处理中国与该组织中其他主要经济体日益复杂的关系,而不是成为美中竞争中的另一个战场。

在本周的会议上,世贸组织同意推进改革该组织的进程,但没有承诺恢复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和其他任何具体内容。观察者认为,世贸组织在保护工人和环境等领域未能跟上快速变化的全球经济的步伐。

美国在2019年拒绝提名新的法官,以抗议它认为世贸组织的现行法规没有能力处理中国经济模式带来的问题,此举导致该组织的上诉法院陷入停顿。华盛顿要求修改贸易法,提供更明确的法律依据来解决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

按照世贸组织的协议,成员国政府不能提供歧视性补贴。然而,该组织对中国的国有企业是否属于公共机构没有明确的说法,这使得对一些中国国企进行调查、以保护他国公司免受掠夺性价格影响的努力变得困难。

美国在内的一些西方民主国家还认为,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20多年后没有达到承诺的向市场经济转型,也没有提供与它在世界经济分量中相称的市场准入。

不过,伊韦阿指出,针对中国并不能促使有效改革。她曾表示“我们需要找到与中国接触的方法。显然,任何觉得自己被特别针对的成员都会做出不太有建设性的反应。”

中国一再否认违反世贸组织规则。中国商业部发言人束珏婷上周表示,中国将“支持世贸组织改革朝着正确方向发展,并“坚定不移维护真正的多边主义,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国际规则制定的主渠道地位”。

由于世贸组织的改革缺乏进展,美国近年来将处理贸易问题的重心放在组建双边和区域贸易同盟上。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加入了旨在推动北美贸易自由化的《美墨加协定》;拜登政府今年初召集了12个亚太国家启动了“印太经济框架”,参与国加起来占到世界经济总量的40%。

按照美国财政部长耶伦的设想,美国正在追求一种称为“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的新型全球贸易模式,即将贸易往来限制在由可信赖国家组成的圈子里,这可能会进一步削弱世贸组织的重要性和存在的必要性。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世贸组织法律顾问马维里迪斯(Petros Mavroidis)告诉美国之音:“贸易交易会发生,但主要是在志同道合的参与者之间。世贸组织将作为浅度一体化留在背景中,也就是一个几乎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契约。”

卡托研究所的马纳克认为,世贸组织虽然存在问题,但仍然为解决美中紧张关系提供了一个沟通和解决问题的渠道。

“世贸组织可以继续作为一个论坛来解决美国和中国在贸易方面的意见分歧,”马纳克说。“但由于缺乏一个正常运作的上诉机构,使得追究中国的责任具有挑战性。重启争端解决机制对于缓解美中紧张关系至关重要。”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