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9 2024年3月2日 星期六

报告:北京花费数千亿美元补贴受青睐的中国公司


资料照:2020年8月9日,工人们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的一家经销店张贴了政府补贴东风标致汽车的巨幅海报。(路透社)
资料照:2020年8月9日,工人们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的一家经销店张贴了政府补贴东风标致汽车的巨幅海报。(路透社)

一项新的研究显示,中国政府每年向受青睐的国内企业提供数千亿美元的补贴,而且相对于其经济规模而言,其补贴率远远高于其他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

这个新的分析是由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进行的。研究发现,2019年,以直接补贴、低于市场利率的贷款和土地销售、税收减免的形式提供的好处和国有投资基金提供的资本的价值至少达到2480亿美元,最高可达4070亿美元,具体取决于汇率的计算方式。

这一数字相当于201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3%,远远高于报告作者调查的其他七个国家的比例。

从巴西、法国、德国、日本、台湾、韩国和美国收集同样的数据后,这些作者发现,韩国在促进产业政策上的支出占GDP的比例次之,为0.67%。相比之下,美国将GDP的0.39%用于对私营企业的补贴和其他福利。

“即使使用保守的方法,中国也是一个异类,”报告发现。“它在支持其产业方面的支出远远超过研究中的任何其他经济体。”

根据这些作者的说法,他们对中国支出的估计可能低于北京方面对受青睐企业的实际支出,因为这项研究“排除了无法量化的产业政策工具,那些数据无法获得或不完整措施也许被低估。因此,中国的产业政策支出总额可能会高得多。”

聚焦贸易做法

该研究由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杰拉德·迪皮波(Gerard DiPippo)、研究员伊拉里亚·马佐科(Ilaria Mazzocco)、高级顾问及中国商务和经济董事项目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以及高级副总裁马修·古德曼(Matthew P. Goodman)联合撰写。这是对中国在实施产业政策中投入的金融支持程度进行量化的首次尝试。

该报告的注释表明,这项研究由于“美国国务院的慷慨资助而成为可能”。

作者说,他们的发现显示,“有关产业政策支出的更为透明和更为协调的报告至关重要。”他们呼吁各国政府“始终如一地提供更全面、更详细的数据,说明他们支持本国企业和行业的方式。”

报告没有呼吁采取具体行动,来解决中国企业和非中国企业在获得支持方面的不平等。

“在各级治理(从单边到多边)和不同级别的约束权力(例如,作为透明度的来源或作为施加惩罚的工具),使用数据来制定政策既有优势也有劣势,”作者们写道。“政策制定者需要确定如何最好地利用这些新信息,同时牢记在应对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产业政策时在速度、合法性和有效性之间的潜在权衡。”

资料照:鸟瞰图显示了2022年5月9日在中国山东省青岛港的集装箱和货船。
资料照:鸟瞰图显示了2022年5月9日在中国山东省青岛港的集装箱和货船。

不过,这份报告可能会让在全球舞台上与中国竞争的美国、欧洲和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再次呼吁采取应对措施。

多年来,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一直抱怨,中国政府的支持使得出口商品和服务的中国企业能够人为地提供低价。这使得他们能够比没有补贴的公司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也使得没有补贴的公司很难参与竞争。

“不奇怪”

“政府补贴像报道的那样广泛和深入,这并不奇怪,”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高级主任道格·巴里(Doug Barry)在与美国之音进行的电子邮件交流中说。“这种大量的补贴对包括许多美国公司在内的非补贴竞争对手来说是不公平的。这种补贴看来即使不违背世贸组织的规则和原则,也违背了其精神。”

巴里表示,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曾希望,在特朗普政府与北京在2020年达成一个协议后,补贴问题将成为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第二阶段”谈判的一部分。

但是,中国未能兑现购买数百亿美元美国商品的承诺,使双方暂停进入下一阶段的讨论。如今,再加上中国对国内企业补贴程度的曝光,可能预示着美国将采取进一步的惩罚行动。

“新一轮关税和其他制裁可能即将出台,”巴里说。“这对美中关系和全球贸易体系来说将是不幸的。”

拜登政府的立场不明朗

去年末,拜登政府表示,它正在考虑对中国的贸易行为发起新的调查,这可能导致进一步征收关税。

但是,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发表报告的同一天,拜登总统暗示,他可能取消对每年价值36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的部分关税,这引发了全球市场的波动。

在这张2019年8月28日拍摄的照片中,家人在旧金山拥有 Footprint 鞋店的詹妮弗·李 (Jennifer Lee) 站在一堵运动鞋的墙边,其中许多运动鞋是中国制造的。
在这张2019年8月28日拍摄的照片中,家人在旧金山拥有 Footprint 鞋店的詹妮弗·李 (Jennifer Lee) 站在一堵运动鞋的墙边,其中许多运动鞋是中国制造的。

这些关税是他的前任在2018年和2019年与中国进行贸易战期间实施的。

当被问及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有关取消部分关税的建议时,拜登表示,他正在“考虑”这一建议。

“我们没有征收任何这些关税。它们是由上届政府征收的,而且它们正在考虑中,”他说。

拜登星期一在日本公布了印度-太平洋经济框架(IPEF),这是美国和其他12个国家接受的一套有关贸易做法的谈判要点,这些国家包括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

中国沉默

截至周二,中国政府尚未对该报告做出正式回应。美国之音要求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表评论,但在这篇报道发表时还没有收到回复。

过去,当美国指责中国不公平地给中国国内企业提供优势时,中国曾予以回击。今年2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美国不应该“诋毁中国的发展道路”。他补充说:“美国怎么发展,怎么提升自己的‘竞争力’,是美国自己的事,但美国不要拿中国说事,更不得以此为借口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利益。”

去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国愿意就包括产业补贴在内的贸易问题以“积极开放”的态度进行谈判。

美国的产业政策

虽然美国领导人经常抱怨中国的产业政策,但近年来,联邦政府显示出更大的意愿,利用其影响力影响通常留给国内私营部门的决定。

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初的关键医疗设备短缺,以及2021年的重大供应链问题,促使议员们采取了行动。例如,2021年7月,国会批准了520亿美元的资金,以支持在美国建设半导体制造厂。

就在上周,拜登启动《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来解决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短缺的问题,要求生产配方奶粉成分的公司优先向特定公司提供产品。

在产业政策问题上尤为直言不讳的一位参议员是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今年4月,这位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人提出了一项法案,支持美国开采用于复杂电子产品和电池的稀土矿物。

“我希望我在参议院的同事们能和我一起通过这项法案,这对维护我们国家的安全至关重要,”鲁比奥在参议院发言时说。“然而,我们不能止步于稀土金属。还有其他对我们的国家和经济安全同样重要的行业需要回流。在未来几个月里,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要开始重建制药、半导体等产品的生产能力。”

他补充说,“这是美国需要的有针对性的产业政策,以保持其大国地位。”

2019年12月,在新冠病毒疫情席卷美国之前,鲁比奥参议员在一次演说中说,为了抗衡中国,美国也需要自己的“产业政策”。他说:“我们醒来看到这样的现实:在美国沉睡之际,中国共产党已涌现成为我们的繁荣、自由和安全所面对的迫在眉睫而且不断扩大的威胁。”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专访杜奕瑾:人工智能浪潮来袭,哪些想象和担忧正在变为现实?欢迎美东时间3月2日上午8点收看《纵深视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