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0 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

旅行禁令一周年:我们“被困住了”


旅行禁令一周年:我们“被困住了”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36 0:00

旅行禁令一周年:我们“被困住了”

一年前,川普总统签署了一项行政令,算得上是他至今最有争议也最挑战法律的一个决定: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对来自几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的公民实施旅行限制。美国之音与来自这些国家的移民进行了一番交谈,聊聊他们的生活是否受到了影响。

暖和的冬日,在清真寺做完礼拜之后,人们在布鲁克林的亚特兰大大道上驻足交谈。在禁令发布后的一年中,此番情景对于纽约的这个穆斯林社区来说再寻常不过。

然而,川普总统发布的旅行禁令以及数个法院裁决和修正案给这里的居民带来不小的影响。来自也门和其他几个旅行受限国家的教徒们情绪低落。

来自也门的移民穆罕默德·哈勒卜说:“由于有政府和民主制度,我以为在美国的人们会采取行动来改变川普的处事方式……”

也门裔美国人阿里·阿卜杜勒说:“想象一下,见不到父母、兄弟姐妹,想象他们在其他地方,而你知道他们是不安全的。这对于人们来说太残酷了。”

也门经历了长达三年的内战,是公民被美国禁止入境的六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之一。川普的命令称,这是为了保护美国人不受恐怖袭击。

也门去年1月第一批被列入旅行禁令的国家,当时在全美的各个机场引起了大规模抗议。

中非国家乍得最近也被列入了,这令来自乍得的移民感到困惑。

来自乍得的移民哈桑·梅奥-阿巴卡卡说:“乍得是在这个地区打击恐怖主义的萨赫勒五国集团的活跃成员。我们在我们的国家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

梅奥-阿巴卡卡是美国的永久居民,有一个五岁的孩子,已经在纽约住了19年了。但自从他的国家在9月被加入旅行禁令之后,他感觉自己“被困住了”,担心如果到国外做生意或探访家人,就回不来了。

他说:“我们在这里是合法的,我们想回去再回来,为了做生意,但我们感到害怕,因为我们不知道边境官员会对我们做什么。”

与梅奥-阿巴卡卡不同,来自也门的美国永久居民穆罕默德·穆斯利赫在禁令生效后回过也门。尽管禁令不会直接影响像他这样的绿卡持有者,但他表示自己在机场受到的安全检查明显不同了。

他说:“他们会问你许多问题。他们拿走你的电话,他们要看里面的内容。里面有什么?拍了什么照片?这太神经了,我以前从没遇到过这种事”

来自也门的旅游中介瓦达·木巴尔兹的公司主要接待也门的游客。他说,过去一年来接到的订单数下降了超过50%。

他说:“如果禁令持续时间很长,我们可能会放弃这个生意。我们可能会失去一切……”

他多病的母亲被困在了也门。

他说:“我们可以不做生意,这不是什么大事。但我们不能没有家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