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9 2020年10月22日 星期四

特朗普政府撤回签证新规 部分留学生仍感不踏实


特朗普政府撤回学生签证新规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03 0:00

特朗普政府撤回学生签证新规

特朗普政府星期二(7月14日)表示,同意撤销此前出台的有关国际学生今年秋季完全上网课就不能进入或留在美国的规定。

这个决定是在一个联邦法院开始审理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大学就这项规定提起的诉讼案之时宣布的。麻萨诸塞州地区联邦法院法官埃里森·博罗斯(Allison Burroughs)说,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及其上级机构美国国土安全部与学校达成协议,同意撤回7月6日的规定,“回归现状”。

法庭案件记录信息显示,“法庭得到当事方告知,他们已就合并在一起的临时禁制令/初步禁令动议达成和解。政府同意撤销2020年7月6日出台的政策指令和2020年7月7日发布的常见问题问答,并且同意撤销对它们的执行。政府将回到2020年3月9日和2020年3月13日的政策。”

特朗普政府撤回国际学生新规
特朗普政府撤回国际学生新规

留学咨询机构美国厚仁教育创始人陈航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个决定减少了国际学生最主要的有关维持合法身份的担忧。 他说:“现在至少有一条是肯定的,如果学校全是网课,如果学生全选网课,他只要在美国,他的身份不会失效,他只要选够足够的学分。”

按照美国移民法相关规定,持非移民签证的国际学生如果要维持合法身份,必须满足学分等方面的条件,包括不得选超过一门网课,但由于新冠疫情导致学校关闭或转向网络或其他授课方式,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3月暂时放松了要求,让国际学生可以在春季和夏季学期选择多门网课而不失去合法身份。

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7月6日发布的指导原则,大部分的规定回归到了过去的政策,也就是说,来美国留学的国际学生,如果他们的学校今年秋季完全改为网络授课,他们将不能获得签证入境美国;已经在美国的国际学生,如果全部选择网课,则需离开美国,如果他们所在学校完全改为网络授课,则需转学去其他不完全网络授课的学校以维持留在美国的合法身份。

7月公布的新规定引起强烈反弹。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大学随即就这项新规将美国国土安全部和移民及海关执法局告上法庭。还有200多所大学向法院提交支持这场诉讼的非当事人意见陈述(amicus brief)。

这些学校认为,新的规定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迫使学校在秋季重启校园。他们说,新规不仅将学生和教职员工置于健康风险之中,而且打乱了学校几个月来为保证学生在新冠疫情期间安全学习所做的审慎规划,并可能令学校遭受财务上的损失。

除了哈佛和麻省理工,还有其他学校、州或地方政府,分别就新规向联邦法院提起了至少七项诉讼。美国的科技公司和一些行业协会也以非当事人意见陈述的方式反对新规。

麻省理工大学校长雷欧·拉斐尔·莱夫(L. Rafael Reif)星期二在一份声明中对美国移民执法机构同意撤销新规表示欢迎。他同时表示准备好保护学生免受“任何进一步武断政策”(any further arbitrary policies)的影响。

移民当局的决定也让许多国际学生松了口气,尤其是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留学的约100万国际学生当中,中国留学生占到约三分之一。美国留学咨询机构常青藤精英教育创办人桑逸飞表示,对很多中国留学生而言,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即使让他们回国,他们也买不到机票。”由于疫情,回中国的航班一票难求并且价格昂贵,许多中国留学生此前担心,一旦学校全网课而必须离境时,他们或因买不到机票而面临在美国非法滞留的问题。

不过在美国读完本科、秋季将在纽约大学攻读硕士的胡同学表示,尽管规定取消了,但他的焦虑感并没有因此有所缓解。他对美国之音说:“这三周的变化真的是太多了,所以不知道它下一步又会怎么样。”

一些反对新规的人士认为此案并未完全结束。带领美国17个州及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司法部长提起另一场诉讼的麻萨诸塞州司法部部长莫拉·希利(Maura Healey)在推特上说,政府可能会再度尝试对国际学生施加限制。

对7月6日新规持批评态度的人士认为,移民执法部门在没有预先通知和公开评论的情况下变更政策,违反了相关程序。他们称,3月的政策指令指出,在紧急情况持续期间,对网课的原有签证限制将暂缓执行。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大学在起诉书中说,特朗普总统宣布的国家紧急状态尚未取消,而且新冠确诊病例在一些地方正在激增。

美国国土安全部在提交给法院的陈述中表示,他们一直告知学校规定会根据情况出现变动。他们表示,新的规定与已有的管理国际学生的政策法规相符,并且为学校在疫情期间的授课方式提供了灵活空间。联邦官员表示,他们也做了通融处理,允许在国外完全上网课的国际学生保留签证和身份。

教育分析人士海伦·雷利(Helen Raleigh)对美国之音说:“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新的情况。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之前给予政策例外时认为,学校会在秋季回归正常,重新开放。当然,我们现在知道,情况并非如此。我们看到美国一些地方的病例数在上升。许多卫生官员对(重开)仍然感到不适,学校管理人员和教职工也是如此。重不重开校园也成为了两党之间的竞选议题。因此,本来是遵从法律行事的事情现在变得具有争议。”

她认为,虽然政府当局撤回了,但是这个争议所反映出来的一些关键问题仍然存在,包括学校重启、学校一直不开放对学生身心的影响等等。

她说:“这些问题不会因为(新规的撤销)就消失了。……我确实认为,是所有这些成年人:大学管理人员、教职员工、政府当局官员以及卫生官员,因为他们无法达成共识,无法拿出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导致孩子们遭受如此不必要的困难,而在这个例子中,则是国际学生。”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