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1 2021年12月3日 星期五

失去白宫的特朗普 还可能失去学位?


1月20日特朗普抵达佛罗里达西棕榈滩时向支持者挥手(路透社)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已经卸任并离开华盛顿,然而国会冲击事件后,针对他的抵制和指责依然没有消停。包括哈佛等多所美国高校正考虑或已经撤销其学术文凭和荣誉学位,这样的呼声和决定引起不同反应。反对人士认为,这是高校把学位变成政治表达和报复工具,赞同者却指出,高校有责任参与问责。

大学撤销学位呼声此起彼伏

本月初,美国宾州的里海大学(Lehigh University)撤销了特朗普30多年前获得的荣誉学位,纽约的瓦格纳学院(Wagner College)董事会也决定撤销2004年授予特朗普的荣誉学位,原因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参与散布“虚假信息和不信任”,导致在美国国会大厦发生致命骚乱。

出于同样原因,特朗普的母校沃顿商学院一些校友也呼吁学校撤销特朗普的学术文凭。

常春藤名校哈佛大学的一些学生发起请愿书,点名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幕僚,包括共和党籍德州众议员丹·克伦肖(Dan Crenshaw),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和前白宫发言人凯莉·麦肯纳尼(Kayleigh McEnany),要求学校撤销这些人的学术文凭,并取消给特朗普的荣誉学位。

这份由哈佛大学在校生发出的请愿书中说,这几名哈佛毕业生传播煽动性语言,否认总统大选的有效性,造成骚乱。请愿书说:“他们不代表,也不应代表一所大学致力的“加强民主”和“促进正义”。

请愿发起人之一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学生达罗德·古巴(Darold Cuba)告诉美国之音,“这份请愿书是针对所有促成了1月6日国会冲击事件的恶意行为。尽管特朗普已经卸任,他们中的大多数仍处于有影响力地位。没有问责,就没有团结,因为没有什么能阻止同样的人使用导致国会冲击事件同样的策略。民间社会包括大学,有责任参与问责进程。”

撤销学位的呼声和做法引起了不同的反应。

哈佛大学政府系教授瑞安·埃诺斯(Ryan D. Enos)说,学术文凭(Diploma)和荣誉学位(Honorary Degree)不能相提并论。

他说:“文凭是人通过努力达到学校的要求之后取得的,这是事实,是他们在学校取得的成功。所以,我不知道怎么能因为以后的行动而将那些人的文凭撤销。另一方面,荣誉学位是一个人因为他们的角色或成就获得的一种认可,它代表的是校方认为应该支持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说, 我确实认为学校可以撤销荣誉学位, 不是特别针对特朗普的支持者,而是针对那些破坏民主或鼓励暴力的人。”

撤销学位是麦卡锡主义?

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是哈佛大学法学院荣誉退休教授。他说,不管是撤销学术文凭还是荣誉学位,都是麦卡锡主义的回归。

“这是上世纪 50 年代麦卡锡主义的回归,试图对那些你不同意其政治观点的人进行消声。这完全不符合大学应展现所有议题所有观点的角色。因此,我强烈反对哈佛取消学术文凭或荣誉学位的意向,若有任何哈佛毕业生的学位基于政治原因被撤销,我愿意无偿为他们辩护。”

但是,哈佛大学校友,美利坚大学公共关系和战略传播专业教授斯考特·泰兰(Scott Talan)却不同意这种说法。

“我认为不管从逻辑上或政治上讲,这与麦卡锡主义没有任何联系。麦卡锡主义指的是不经过正当程序或讨论,错误地指责人们是共产主义者。现在的情况正好相反。我们这里讨论的人,包括特朗普,朱利安尼等人,很明显说了危险的话, 导致人员伤亡和民主殿堂的毁坏。”

他说:“这些行为非常严重,足以使一所大学讨论是保留还是撤销散播这些言论或做出这些行为的人士的荣誉学位。”

学位变为政治工具反对言论自由?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乔纳森·图利(Jonathan Turley)不同意撤销任何学位,他认为这是把学位变成了政治表达和报复的工具。

“它将发出这样一个信息:任何学位都可能受到大学政治风向变化的影响,学位只是暂时的,如果有多数人要求就可以撤销,”他告诉美国之音。 “寻求这种报复的努力不仅深化了我们的分裂,也扩大了对言论自由的打击。”

哈佛大学教授埃诺斯提出反驳,他说:“这不是言论自由的问题。言论自由并不意味着你每说一件可怕的事情都会得到奖励。要说明的是,他们说的话太可怕了。”

埃诺斯说,“哈佛作为公民社会和全球的领导者,应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支持民主。因此, 我认为大学作为教育我们年轻人的地方,在我们的公共话语中占有重要地位,应该这么做。”

哈佛的做法可能引发更多高校跟进

哈佛大学法学院荣誉退休教授德肖维茨则担心,哈佛大学在这个问题上的决定非常重要,因为它是常春藤联盟的龙头,一旦哈佛做出决定,其他学校就会跟随效仿。

“哈佛从未撤销在二次世界大战中为纳粹而战的学生的学位,也没有撤销曾在内战期间为邦联一方作战的学生的学位,而这些学生参与了严重的犯罪行为。现在若只因为学生持不同政治观点就剥夺他们的学位,这是错误的。”

德肖维茨继续指出,一旦开始,这种撤销学位的报复做法将永远不会消停。

“20年后会有人说,‘谁当年主张撤销学位,我们现在该把那些人的学位撤销。’这永远不会停止,因为20年后,观点看法将转变,人们会说,‘哦,我的天啊,真有学生在哈佛试图撤销别人的学位,只因为他们跟特朗普有关联?我们把那些学生的学位撤销吧。’”

埃诺斯强调说,不应把特朗普的全部同僚的学位撤销,应该针对那些企图推翻自由选举结果的人。他还表示虽然特朗普已经卸任,但撤销这些人荣誉学位的请愿应当继续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