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7 2019年8月21日 星期三

特朗普暂停解密涉俄调查资料


特朗普总统在白宫与波兰总统杜达在白宫举行新闻发布会 9月18日2018

就在下令解密2016年俄罗斯干涉选举相关机密材料的几天后,特朗普总统突然转向,暂时中止公开这些材料。

在周五早上发布的推特中,特朗普说他与司法部就解密涉俄调查的材料一事进行了会谈。

特朗普总统在推特中说:“他们同意公布这些材料,但表示现在公开或许会对涉俄调查有负面影响。而且,关键盟友也打电话要求别公布。总监察长已经被告知加急审阅这些文件(我相信他会很快处理好这件以及其它他正在处理的事情)。如果必要的话,最终我总是可以解密这些材料的。对我、对每个人来说,速度是非常重要的!。”

联邦执法官员不愿意公开这些材料,这些材料被用于正在进行中的调查,其中包括与下令监视前特朗普选举团队顾问卡特·佩吉的秘密法庭命令有关的材料。

这些材料还包括为了向外国情报监控法院申请监控而进行的面谈,有关官员对把这些材料解密深感担忧。

前中情局官员奈德·普莱斯在推特上写道:“这背后有高层辞职威胁(雷,罗森斯坦?)的可能性极大。” 普莱斯是奥巴马执政时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

联邦调查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和督管涉俄调查案的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都未对此事发表评论。

专精国家安全事务的律师和“詹姆斯·麦迪逊项目”的副执行主任布莱德利·摩斯说:“总统持续地表现出他对自己的权力和政府官僚系统运作方式只有粗略的理解。他实际上是下令对这些材料解密,然后在几天内就撤回命令,并把这项任务交给监查长,而监察长从没做过这种事情。”

总统还已下令公开几名前司法部和中情局高官之间的短信。

司法部的监察长已经在查看特别检察官如何处理涉俄调查进展。最终,如果监察长没能得出特朗普想要的结论,总统在周五的推特中示意,他会索性越过审议程序,再次把材料解密。

摩斯告诉美国之音:“这不是以透明度或国家安全为目的的解密,这是因为个人喜好而解密。”

众议院常设情报特选委员会的最高民主党成员谢安达(Adam Schiff)说,特朗普承认司法部和美国盟友强烈反对,而且也知道“公布这些文件会跨过‘红线’,特别是有可能暴露信息来源和调查方式并阻碍调查。”

谢安达还说,特朗普、白宫法律顾问和他的私人律师们仍在为了破坏特别检察官的信誉而找材料,“我们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19年8月21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网上问卷

美国社交媒体推特与脸书关停大量据信北京针对香港抗议以虚假手段散布不实信息的帐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对于当前香港局势,14亿中国人、海外华人华侨、广大留学生,有权利表达观点和看法。您怎么看?

问卷投票结果仅供参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