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8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白宫刻意同认罪后的弗林保持距离

  • 美国之音

一名游客在拍摄白宫夜景。(资料照)

川普的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承认就他和俄罗斯大使会面一事对联邦调查人员说谎之后,白宫试图和他保持距离。

白宫律师科布说,弗林是“前奥巴马政府官员”,在川普政府只工作了25天,他的认罪“除了弗林自己之外不牵扯任何人“。

国会共和党人在弗林认罪的最初几个小时里基本保持沉默,不像民主党人那样纷纷作出反应。

川普总统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离开联邦法庭。(2017年12日1日)
川普总统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离开联邦法庭。(2017年12日1日)

民主党参议员马克·沃纳说,川普如果试图影响调查,那是不可接受的。沃纳是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该委员会目前在主持国会进行的针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几项调查之一。

沃纳说:”就在这项认罪之前,刚刚有新闻报道说,川普总统试图阻止参议院两党独立调查川普手下与俄罗斯关系。这是令人警觉的一贯做法,总统已经解雇了联调局长,向司法部长和美国高层情报官员施压,干预正在进行的调查,并考虑大赦他的手下或解雇特别检察官,---这是根据大量的新闻报道。”

来自加州的民主党籍众议员亚当·希夫接受美联社采访。(2017年11月7日)
来自加州的民主党籍众议员亚当·希夫接受美联社采访。(2017年11月7日)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首席民主党议员亚当·希夫推测说,弗林的认罪可能会促使川普政府及其盟友试图限制国会的调查,或者提前结束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调查。希夫说,国会“必须明确表示”调查必须继续下去。

希夫说:“鉴于弗林对一系列其他问题有更广泛的了解,如果这是他认罪的大环境,我觉得,穆勒一定得到了弗林相当广泛的合作。”

民主党众议员杰罗德·纳德勒说,弗林的认罪意味着,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来调查川普妨碍司法的问题。

纳德勒说:“现在有充分的证据做为调查总统妨碍司法的基础,众院司法委员会早就该调查这个问题。我敦促古德莱特主席不要耽搁,立刻开始我们的监督工作。”
纳德勒还说:“这一事态发展使我们更加怀疑川普总统要求前联调局长科米放弗林一马的腐败动机。”

川普把科米解职时,科米正在领导联调局调查俄罗斯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的角色以及川普竞选班子可能同俄罗斯勾结的问题。由于科米被解职,穆勒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来负责这一调查。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