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2 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年终报道:2018年特朗普在“美国优先”外交政策上留下印记


2018年6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面

特朗普总统在2018年推行的外交政策旨在撼动那些构建了二战后国际秩序的机构,这些政策充实了他的“美国优先”政治信条。美国之音外交事务记者辛迪·赛内回顾了美国的外交政策如何在特朗普治下发生了改变。

当美国国务卿彭佩奥2018年五月取代被解雇的蒂勒森加入国务院的时候,他承诺要把国务院的豪气找回来,并且承诺要让特朗普总统的“美国优先”外交政策变得更明确。

带着这样的理念,他对那些充满怀疑的欧洲观众说,二战后的国际秩序“辜负了我们也辜负了你们”。

国务卿迈克尔·彭佩奥说:“当协议被打破,那些不遵守协议的人必须接受质问,协议必须被修订或者丢弃。协议应该有些意义。”

为此,特朗普总统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和巴黎气候协议,还换掉了很多高级官员。一些分析认为,特朗普重建了一支更加团结在他身后的团队。

布鲁金斯学会西莉亚·贝林说:“在上任两年后,特朗普总统如今身边围绕着忠诚于他的人,这些人会忠实地执行他的意见。”

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2018年六月在新加坡的峰会还没有产生具体扎实的成果。

传统基金会的卢克·科菲说:“虽然那些会谈没有产生什么实质性的成果,但事实上,这些会谈能够发生,其本身就是一项成果。”

与他在对朝外交上所受到的评价不同,特朗普在7月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会谈受到了强烈的批评,很多人认为他在俄罗斯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的问题上似乎屈从于普京。

卢克·科菲说:“毋庸置疑,我会将特朗普总统和普京总统在赫尔辛基的会面称做外交政策的低点,不仅仅是指今年,而是特朗普政府上任以来的低点。”

最近几周,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贾玛尔·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被杀一事震动了国际社会。特朗普总统虽然谴责了谋杀,但表示他和重要盟友沙特阿拉伯站在一起。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向世界上的独裁者释放了错误的信号。

布鲁金斯学会西莉亚·贝林说:“他表示得很清楚,就是经济利益凌驾于道德价值之上。”

观察人士预计未来美中两国可能会因为在贸易、南中国海和网络安全问题上的冲突而出现对峙。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19年8月20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