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4 2021年12月6日 星期一

特朗普“新冠”政策持续惹争议


特朗普总统在白宫冠状病毒应对措施记者会上。2020年3月13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五(3月13日)宣布,美国进入“全国紧急状态”(national emergency),以便对遭受冠状病毒疫情影响的美国人进行更直接的救助。此前,特朗普3月11日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引发美国各界和舆论的持续批评。

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11日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宣布美国将限制欧洲到美国旅行30天,限制令3月13日午夜生效。特朗普表示,这样做是为了阻止新冠病毒感染进一步传播。美国国会议员、医学卫生专家和公共舆论,持续批评特朗普的讲话避重就轻,没有提出解决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缺乏和检测人数太少等迫切问题的办法。

国会参众两院民主党领袖、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和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对特朗普的讲话回应说:“令人震惊的是,总统没有说明,政府将如何解决美国各地缺乏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的问题。”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弗契医生在国会作证时表示,目前美国检测冠状病毒的系统是失败的。

弗契说: “让我们承认这一点。 事实是我们系统的设置,如疾病防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医生所说的那样,把这个系统摆在公众面前,如果某个医生要求检测,你就能得到检测,就像其它国家那样,任何人都很容易得到检测。但是我们的系统不是这样设置的。若问我美国是否也应该这样?我说应该。 但我们的系统不是这样。”

曾在美军国防语言学院任职的白伊丽(Elizabeth Bowditch)认为,特朗普总统对美国疫情采取了否认的态度。白伊丽对美国之音说:“他可能相信自己的宣传,说这些都是民主党的骗局,是又一次企图打倒他的努力。但是他的这个态度,对美国的公共卫生是非常危险的。如果要我给他的作业打分的话,我会给他一个F(不及格)。”

白伊丽表示,2018年特朗普政府作为重组和削减开支措施,解散了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下设的“全球卫生安全小组”,这无疑也影响了美国目前对冠状病毒的应对。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唐安竹(Drew Thompson)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对冠状病毒应对的成功与否,不应仅仅以联邦政府的努力来衡量。 他说:“尽管媒体更多地关注总统和华盛顿的政党政治,但是地方政府和社区的应对行动,在许多方面发挥了更为重要的作用。”

唐安竹认为,在中国疫情爆发之初,美国政府无法从中国获得及时、准确的信息,包括中国拒绝合作。他说:“直到2月中旬才允许美国专家去中国调查疫情;而那时疫情早已经广泛传播,这导致了全球应对疫情的迟缓。”

白伊丽说:“奇怪的是,今年1月份时,特朗普却一直在赞扬习近平抗击冠状病毒的努力,而中国政府显然是在隐瞒疫情的程度。”

《波士顿环球报》报道说,尽管麻萨诸塞州州长查理·贝克和该州卫生官员多次做出保证;但是麻州的医生们表示,对新冠病毒的检测严重不足,阻碍了控制当地冠状病毒爆发的努力。

波士顿麻省总医院的莫尼克·奥罗拉·特洛医生(Dr. Monique Aurora Tello)表示,自己亲自看诊了8名可能感染冠状病毒的病人,其中一些人最近还曾乘坐公共汽车和飞机;但是却无法对一些疑似病例进行检测。“一些人的检测还在等待中,但是州政府不让我们对所有这些人进行检测,” 她在自己的脸书上写道,“检测根本不够!”

曾在美军国防语言学院任职的白伊丽表示,除了检测试剂供应不足和联邦疾病防控机构为检测设定的“门槛”太高之外,官僚程序也是造成美国目前检测力度和范围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

白伊丽说:“除此之外,美国严格的保护隐私法律,已经阻碍了医学专家在患者没有签字同意的研究中使用患者数据。实验室需要联邦授权才能进行特定的测试,这推迟了更广泛的测试,使得遏制疫情更加困难。”

《纽约时报》披露的一位西雅图传染病医生的故事便是一个例子。美国首例确诊冠状病毒病例在西雅图发现时,华盛顿大学医学院传染病专家海伦·朱医生(Dr.Helen Y. Chu 音译)就开始思考:这个病人是否感染了他人?新冠病毒是否已经在社区潜伏和传播。

朱医生正巧在做一个针对流感的研究项目,她的团队已经在附近地区出现症状的居民中收集了鼻腔试棒,他们有能力将研究项目转为检测冠状病毒,但是需要联邦和州政府的批准。朱医生提交申请的几乎所有机构官员,都拒绝了她的想法。

最后朱医生和她的同事再也不想等了,在没有获得政府批准的情况下,于2月25日开始了冠状病毒检测;发现一个没有近期旅行史的当地青少年的检测结果呈阳性。

州政府监管机构命令他们停止检测。朱医生和同事们承认,没有经过当事人明确许可,联邦和州政府没有批准的情况下,这样做存在伦理问题。但是,她同时表示,在关乎民众生命的紧急情况下,应该有更多的灵活性。

特朗普在3月11日的全国讲话中,一度称新冠病毒是“外国病毒”,并且批评欧洲国家没有采取他所实施的“同样的预防措施”;意指他在疫情爆发之初,实施了中国来美旅行限制。

特朗普在讲话时宣布的欧洲来美旅行限制,也成为公共卫生专家和舆论批评的焦点。

《大西洋》杂志一篇署名大卫·弗鲁姆的文章说:“这项禁令代表特朗普对集体安全和集体威胁概念的再次反驳。中国正在向意大利提供医疗援助;但是他却希望断绝与昔日朋友的联系:孤立了美国,抛弃了世界。”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专家黄严忠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也必须要承认,美国疾病防控中心等美国政府机构在美国疫情初期阶段,没有能够采取更加积极的态度来应对病毒的流行。特朗普在疫情初期实施的旅行限制措施,存在很多漏洞。

黄严忠对美国之音说:“比如,当时只是限制中国公民从中国入境美国,但是没有限制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入境;而且也没有实行任何隔离和检测措施。这是一个很大的漏洞。如果当时就对从中国,特别是从武汉入境人员,就立刻采取措施的话,现在美国疫情的局面就会大不一样。”

据悉,特朗普此次宣布的欧洲来美30天旅行禁令,仍然不包括来自欧洲的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入境美国。

目前新冠疫情在美国几十个州持续蔓延,确诊和病亡人数继续增加。包括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以及毗邻的马里兰州和维吉尼亚州,都已经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许多公立学校已经关闭;大型公众活动已经取消;路易斯安娜州成为首个宣布推迟总统初选的州。

纽约州州长科莫3月10日宣布,在新冠病毒发生社区传播的新罗谢尔市方圆一英里范围,设立“控制区”。该社区位于纽约市近郊的韦斯特切斯特郡。 国民警卫队12日已经进入这一地区。 这是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以来,美国首个疫情防控“控制区”。

世界卫生组织3月11日宣布,新冠病毒疫情已经成为“全球大流行”。世卫组织官员不点名地批评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对疫情的“不作为”程度“令人震惊”。中文社交媒体和一些中国民众对美国的所谓首例“封城”持揶揄态度,把饱受争议的武汉封城与其相提并论。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黄严忠表示,许多人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会做出特朗普政府非常不作为的结论。但是,他们不了解美国的社会体系,因为许多事情不是联邦政府在做的。他说:“比如,学校要不要取消课程,员工是否要呆在家中工作,这些都是由学校和企业等非国家机构来决定的。而在中国的体制中,这些行为都是国家行为。”

黄严忠认为,任何一项好的公共政策,需要大量的考量和平衡,既要提供最大限度的保护,也要考量不要对经济和社会带来太大冲击,是需要在一系列的选项光谱的中间做出决定。“具体怎样做,各个国家要根据自己的国情来决定。”

反观中国应对疫情的做法是,不惜一切代价去抗击疫情,而不去考虑对社会和经济造成的伤害,比如对其他患有慢性病和特殊疾病的人的药品需要,牺牲他们的利益,来实现抗击疫情的总目标。黄严忠补充道:“如果人们从这个角度来评判美国对疫情应对的努力,自然会认为做得非常不够。”

前美国国防部中国事务官员唐安竹认为,很难将纽约韦斯特切斯特郡的遏制措施,与中国的封锁措施进行比较。与目前发生在韦斯特切斯特一平方英里地区的社交距离措施相比,中国的强制禁闭和限制行动措施是更全面的。唐安竹说:“而在纽约的隔离区内,店铺和商家仍然照常营业,人们仍然可以自由走动;只是包括学校和礼拜场所在内的大型人群聚集活动被取消了。”

这个疫情隔离控制区所在的新罗谢尔市市长诺姆·布拉姆森(Noam Bramson) 对美国之音说:大约有一千人处于隔离状态,一些公共机构关闭,这对当地民众正常的生活造成了影响。布拉姆森同时表示,他的城市没有足够的资源为每名想要接受检测的居民进行检测,这也正是美国各地都面临的问题。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