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3 2019年2月24日 星期日

美中关系恶化谁造成的,习近平还是特朗普?


资料照 美国总统川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7年7月在G-20 会议期间会晤

美中关系持续恶化,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提到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着“伟大的友情”,而习近平也回应说,他与特朗普感觉是“相识甚久”。 不过,分析人士指出,正是这两人各自追求的国家政策才导致今天的美中关系进一步恶化。

特朗普、习近平强调彼此私交甚好

特朗普总统在多个场合强调他与习近平的私交很好。在最新的2019年度的总统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中他还提到,他对习近平很尊重。

在这之前,1月31日,习近平在给特朗普的亲笔信也有回应。他说,他觉得与特朗普“相识甚久“,珍视与特朗普的”友好工作关系和友情”。

特、习鲜明的国家政策造成美中对抗

但是分析人士指出,虽然两人表示私交不错,但是,正是两人所推行的不同的国家战略,才造成了目前的国际环境和美中关系目前的境况。

阿什利·泰利斯(Ashley J. Tellis)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国际安全、国防和亚洲战略的专家,在被问到如何看待习近平和特朗普对美中关系的影响时,他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两位领导人都在其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两人都在各自的国家政策中留下了非常鲜明的印记。”

他说,习近平大力提倡“自信”,呼吁民族复兴,期望改变世界来推进中国的国家利益。而特朗普则走向了“防御”,阻止其他国家占美国的便宜。泰利斯说,这样一个政策后果,不仅造成了中美的对抗,甚至也造成了美国与其重要盟友的对抗。

习近平让中国的战略方向发生了激进的改变

不过,泰利斯说,如果不是特朗普的话,美国可能会出台非常不同的对华政策,但是中国的情况可能还是会一样,因为中国从“不自信”走向”自信“,其实在胡锦涛时代就已经开始了。

他说:“习近平只是继续了他之前的政策,只是在某些方面加强而已。” 泰利斯说,中国的自信甚至早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他说,胡锦涛时代,中国对外政策发生了变化,金融危机是个转折点,让中国更加自信。2008年,金融危机的大爆发,让世界对西方模式产生怀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所谓“北京共识”甚嚣尘上。

泰利斯在自己主持编撰的国家亚洲研究局2019年《中国正在扩张的战略野心》报告中说,“在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之际,中国领导层认为美国的主导地位在消失,到了中国出击并在国际舞台上宣示领导权的时候了。”

报告还说,那个时候,中国领导人胡锦涛召开了一个大使级的闭门会议,宣称,“全球多极化的前景越来越明朗”,中国必须积极“推进多边主义,以及国际关系的民主化。”

报告说,习近平的上台让中国的战略方向发生了更激进的改变,包括使世界重新回到“两极”,包括为与美国的战略竞争做准备。

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全球政策与策略学院21世纪中国中心主席的谢淑丽教授此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她说:“事实是,美中关系中的困难、紧张实际上从2000年代中期就开始了。它不是始于美国的任何行动,而是中国自己处理外交政策手法的转变。在中国2008年举办奥运会前后,然后当然就是国际金融危机。真正有意思的是,这个转折点始于胡锦涛时代。”

中国放弃“韬光养晦”也是中国民众的需求

今年年初在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一个有关“崛起大国和守成大国的关系”的研讨会上,美国乔治城大学安全研究项目副主任戴维·埃德尔斯坦(David Edelstein)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现在放弃了前领导人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战略。

他说:“我们看到崛起的大国,这和国内的政治有关,民众把自己看成是崛起的大国,不管是出于民族主义或是其他什么力量,他们希望看到自己的领导强势一些。这里有国内政治的动机在里面。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们有时也会被卷入某些冲突中,比方说一些小的国家会不停地在这里戳一下,那里捣一把,以获得其他更大国家的关注。 嗨,你必须注意这个崛起的国家了,关于这点,我想我们在南中国海的各种力量较量中已经看到了。 很多人在指责中国,当然,这样的指责在很多时候也是对的。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小国家,他们在这里挑衅一下,在那里捣一把以获得美国的注意。中国的立场,要要么忽略他们,对这些小国的行动视而不见,要么做出反应, 引起冲突。”

埃德尔斯坦说,一个崛起国家不再满足于现状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支撑崛起,但是,这个原因不太适合中国的情况。

埃德尔斯坦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习近平对中国人自信心的高涨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习近平用他的“中国梦”鼓励了中国民众的自信。

美中各自调整“投资时限”,造成现在的紧张关系

埃德尔斯坦在自己不久前出版的新书 “关于投资时限”(Over Time Horizon)中谈到美中调整“投资时限”,导致现在的紧张局势。“投资时限”的概念来自于投资交易,指的是投资者在变现前持有证券的总时长。

埃德尔斯坦的同事,奥巴马政府时期白宫亚洲事务高级主任麦艾文(Evan Medeiros)曾这样解释埃德尔斯坦的“投资时限”概念。 他说:”我们曾经满足于对中国进行防范,而那个时候中国采取的是‘韬光养晦’的策略,双方都认为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其他改变)。但是过去五年来,这一切都变了。目前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对方对自己造成的短期威胁上了,特别是在美国这边。现在美国相信,时间来不及了,(对中国)只是防范是不够的。从中国的角度来说,中国是对自己的能力越来越自信,而且很愿意用这些能力来满足自己的利益。”

美中对抗是历史性调整,先于特、习上台

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则认为,美中目前的对抗是历史性调整,先于特朗普和习近平的上台。

他说, 早在美国把中国当作战略竞争者之前,中国就把美国当作最大的安全挑战。他说,这样的关系先于特朗普和习近平上台,在他们之后也将继续存在,这是历史性的结构调整。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