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4 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

谢淑丽:中国对外政策转变导致美中关系紧张


2013年3月14日在北京举行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胡锦涛与中国新当选的国家主席习近平握手。谢淑丽认为,美中关系转折点始于胡锦涛时代,而习近平的内外政策和决定使中国更具威胁性。

美中两国领导人准备这个月底在阿根廷参加20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会晤,试图缓解两国之间的贸易争端并防止整体关系的进一步恶化。前美国副助理国务卿、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谢淑丽(Susan Shirk)教授日前在她办公室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不是美国的行动,而是中国自己对外政策的转变导致美中关系开始恶化。这位在研究美中关系领域最有影响的专家之一认为,美中关系的转折点其实始于胡锦涛时代,而习近平的内外政策和决定都使中国更具威胁性。

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经济体正在展开一场贸易战,而两国领导人即将在20国集团峰会的间隙举行的会晤能否缓解这场争端目前还是未知数。

1997到2000年期间担任负责美国对华政策的副助理国务卿的谢淑丽日前在她办公室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时表示,美中关系正处于一个螺旋式的下滑过程中。尽管目前不清楚这个关系是否走上了对抗的不归路,但是她认为,它不可能再回到上个世纪90年代或是2000年代初的那种关系了,而新的平衡点将在哪里也很难知道。

前美国副助理国务卿、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国际政策与策略学院21世纪中国中心主席谢淑丽(Susan Shirk)接受美国之音记者莉雅的专访。
前美国副助理国务卿、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国际政策与策略学院21世纪中国中心主席谢淑丽(Susan Shirk)接受美国之音记者莉雅的专访。

美中关系紧张始于胡锦涛时代

很多研究美中关系的人倾向于把关系的恶化都归咎于中国现任领导人习近平,不过目前是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全球政策与策略学院21世纪中国中心主席的谢淑丽教授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她说:“事实是,美中关系中的困难、紧张实际上从2000年代中期就开始了。它不是始于美国的任何行动,而是中国自己处理外交政策手法的转变。在中国2008年举办奥运会前后,然后当然就是国际金融危机。真正有意思的是,这个转折点始于胡锦涛时代。”

国际金融危机导致中国出现过早的胜利主义情绪

在她看来,2008年美国与西欧国家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大大损害了很多中国人眼中的民主资本主义模式,而中国政府通过庞大的经济刺激措施,不仅避免了中国经济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而且保持了相当快速的增长。

谢淑丽说:“所以,在中国国内出现了过早的胜利主义情绪(premature triumphalism),认为中国找到了所有问题的答案,中国领导人和民众开始要求采取更为强势的外交政策。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你尤其看到这一点。所以说那是一个转折点。在这个更强势和更有作为的外交政策上,习近平双倍的加码了。”

早在1971年就访问过中国的这位专家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180度大转弯回归到中国政治中更为威权主义的特征让所有研究中国的人都大感意外。在她看来,中国国内的发展趋势,包括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加大共产党对政府、军队和社会的控制,采取更为压制性的政策等,都使中国看起来更具威胁性。

中共19大发出意识形态冷战宣言

在对外的政策宣示上,习近平在中共19大上的一些表态尤其引起了观察人士的担忧。

谢淑丽说:“中共19大上释放了有关中国方案、中国的体制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世界上最优越的模式等信息。这是一种世界范围内的意识形态冷战宣言。”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式会场(2017年10月24日)。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式会场(2017年10月24日)。

习近平的内外政策和决定在美国引起了包括“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和保尔森在内的中国通的担忧和批评,也引发了特朗普政府的强烈反弹。

1989年11月10日,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交谈。
1989年11月10日,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交谈。

2006年9月19日,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和中共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在杭州的亭子交谈
2006年9月19日,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和中共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在杭州的亭子交谈

谢淑丽说:“无疑,特朗普政府在全球每一个洲和每一个领域启动了努力,试图对中国所采取的他们认为损害美国国家安全的行动进行回击,而经济方面与美国安全都是联系在一起的。”

这位长期研究中国政治以及美中关系的专家说,中国的这些做法引发了不仅是来自美国还有来自世界其他民主国家巨大的关切和抵制。

她说:“我对特朗普政府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持相当批评的态度。但是中国人意识到这一点很重要,即对中国的反弹远远不限于(go way beyond)特朗普政府。”

谢淑丽举例说,现在美国国会两党唯一能够达成共识的就是中国议题,而且全球都在对中国的投资施加限制。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会联席会议上讲话。(2017年2月28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会联席会议上讲话。(2017年2月28日)

美国应该如何对待中国?

在美国应该如何与习近平治下的中国打交道的问题上,这位前美国官员提出了她的建议。

她说:“我们应当做的是以非常外交的方式,力图就中国采取的有损美国的具体行动进行谈判。而且,我们应当顶回去。我对威胁让中国承担代价没有问题,包括征收关税,因为我们觉得中国在竞争上没有公平行事而且对在中国境内运营的外国公司不公平。我们应当在关系中坚持更大的对等而且做好顶回去的准备,哪怕这样做会让我们自己付出一些代价。但是目标应当是清楚的表明我们最优先关注的是什么,然后进行谈判,并试图找到我们认为是大问题的中国的具体政策和行为的解决办法。”

在她看来,特朗普政府没有一个谈判策略,这是她对特朗普政府最大的一个批评。她说,他们试图惩罚中国,但这不是谈判成功解决这些问题的真正策略。

(美国之音进行一系列采访,反映有关美中关系及美国政策的负责任的讨论和观点。被采访人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