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9 2024年7月19日 星期五

推特前高管否认受压封锁亨特·拜登的故事


亨特·拜登在纽约州陪同父亲拜登总统登上“空军一号”专机。(2023年2月4日)
亨特·拜登在纽约州陪同父亲拜登总统登上“空军一号”专机。(2023年2月4日)

推特前高管们星期三承认,他们在2020年选举前在推特上封锁有关总统之子亨特·拜登的故事是犯了个错误,但他们否认共和党人的指称,即他们受到民主党人和执法部门的压力来压制这个故事。

推特前信任和与安全负责人罗斯(Yoel Roth)在国会作证说,“这里的决定不是直截了当的,是事后的认识,”“对于另一个政府对总统选举进行的疑似但尚未证实的网络攻击,目前尚不清楚正确的应对措施。”

他说,“推特在此案中失误,因为我们希望避免重复2016年的错误。”

三名前高管在众院监督和问责委员会出席听证,首次就最初决定在推特上封锁《纽约邮报》2020年10月一篇有关亨特·拜登电脑内容的文章作证。

共和党人受到推特新领导马斯克的鼓舞,他们认为马斯克比公司前领导人更加同情保守派。共和党人利用这次听证来推动长期未被证明的理论,即推特等社交媒体公司歧视他们。

委员会主席卡莫(James Comer)说,这次听证是委员会“检查联邦政府与大科技公司之间协调限制受保护的言论并干涉民主程序的第一步。”

共和党领导人一年来要求科技公司领导人就被指称的政治偏见问题作证。民主党人同时要求这些公司清理他们平台上的仇恨言论和不实信息。

共和党人的传票证人是罗斯,推特前首席法律官盖德(Vijaya Gadde)和推特前副总法律顾问贝克(James Baker)。

民主党带来了他们自己的证人、推特公司内容检查团队前雇员纳瓦罗里(Anika Collier Navaroli)。她去年在众院调查1月6日国会暴乱的委员会就推特在两年前封闭前总统特朗普的账号之前优待特朗普的问题作证。

白宫在拜登发表国情咨文演说后的几个小时批评国会共和党人推出“奇怪的政治噱头。”拜登在国情咨文讲话中详细说明他任总统头两年中取得的两党合作的成绩。

白宫发言人萨姆斯(Ian Sams)星期三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似乎是众院共和党多数最极端的让美国再次伟大成员质疑并再次诉讼2020年选举结果的最新努力,”“这不是美国人民希望他们的领导人做的事。”

《纽约邮报》在2020年总统选举前几个星期报道说,他们收到特朗普律师朱利安尼的一个电脑硬盘的拷贝,这个手提电脑是亨特·拜登18个月前留在特拉华州一家电脑修理铺的而且从未取回。推特在几天内不让用户分享这个故事的链接。

共和党众议员比格斯(Andy Biggs)对证人席说,“你们绑架了(这个故事)24小时,然后扭转了你们的政策,你们对全体美国选民行使了大量的影响力和权力。”

推特当时的主管多尔西(Jack Dorsey)几个月后说,公司围绕邮报文章的通信“不太好”。他补充说,围绕文章被屏蔽的原因,用“零上下文”屏蔽文章的URL是“不可接受的”。

这家报纸的故事当时被怀疑,因为对电脑的起源有疑问,包括朱利安尼的卷入,也因为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已经警告说,俄罗斯正在努力在白宫选举前诋毁乔·拜登。

俄罗斯2016年干预了选举,骇客侵入并随后泄露了民主党人的电邮,华盛顿普遍担心俄罗斯会在2020年再次干预选举。

亨特·拜登的律师上星期要求司法部调查获取他个人数据的人。但他们不承认数据出自亨特·拜登据称留在一家电脑修理铺的手提电脑。

推特首席执行官马斯克最近向独立记者公布大量公司信息后,这个议题被再次点燃。

这些文件和数据基本显示雇员们就暂时封锁亨特·拜登故事链接的决定进行的内部辩论。推特的一系列推文缺乏民主党人或联邦调查局针对性影响攻势的切实证据。联邦调查局否认参与推特的决策。

星期三的证人贝克就一直受到共和党人的审查。

贝克是联邦调查局开启两个最有影响力调查时的总法律顾问,即对希拉里的调查和对俄罗斯与特朗普2016年总统竞选之间的潜在协调的调查。共和党人长期批评联邦调查局对这两起调查的处理。

贝克否认在推特工作的两年中有任何的不对,表示尽管不同意封锁邮报文章的决定,“我认为公共记录显示我的客户的行为完全符合第一修正案。”

没有证据显示推特对保守人士持有偏见。研究发现尤其是保守派媒体刚好相反。但这个议题继续是国会共和党成员们集中关注的议题。

有些专家说,质疑政府对大科技公司内容修改的影响力的是正当合理的。

(本文依据了美联社的报道。)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