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5 2018年8月15日 星期三

昔日“影射”毛是反党 如今“影射”伊利也成犯罪


内蒙古呼和浩特郊外一座小农场的奶牛在吃草。(资料照)

继广州医生谭秦东网络揭发鸿茅药酒是“毒药”而被跨省追捕并关押百日之后,近来又一起跨省追捕案件引发中国公众的高度关注和广泛讨论。媒体人刘成昆因撰写小说,被指影射伊利公司而遭到抓捕;媒体人邹光祥因公开质疑伊利董事长失联亦被跨省抓捕;另有奶农因实名举报伊利乱象遭到逮捕。这次被指滥用权力、任性执法的主角依然是内蒙古公安,与之一起登上风口浪尖的是中国乳业巨头——伊利集团。

多家官方媒体并未对地方司法权力的滥用展开调查,而是对刘成昆等质疑者口诛笔伐;而伊利公司手段拙劣的网络公关遭到多位名人抵制。网民猜测司法与官媒联手,为一家大企业站位,打击自由言论,其背后政商关系耐人寻味。当年毛泽东批评习近平的父亲“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 如今“影射”一家公司都成了刑事犯罪。

司法机关涉利益输送?

中国官媒新华社5月7日发出未署名的长篇文章,题为《网络自媒体不是‘法外之地’ ——邹光祥、刘成昆涉嫌诽谤罪案件追踪》,文中正面引述了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处检察官邢浩宇的话,认为刘成昆虽然为小说创作,没有直接提及被诽谤人的姓名,“但从诽谤的内容足以推知被诽谤人明确身份的,可以认定为诽谤。”文章还称刘成昆已经认罪,网帖给伊利公司造成了重大损失。

刘成昆曾通过律师表示,他不认为自己有罪,写小说不构成诽谤。刘成昆的律师4月25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准备为刘成昆做无罪辩护。新华社的文章一经发布,澎湃新闻等主流官媒和公安部等政法类官方网站纷纷转载,伊利公司和鸿茅药酒的案件出现了不同的走向。

安徽省前检察官沈良庆认为,两起跨省抓捕都反映了司法机关行政化的问题,地方当局与企业也可能有利益关联。

他对美国之音说:“伊利集团跟此前的鸿茅药酒事件一样,涉及的是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问题,同时也反应了中国司法机关行政化的问题。它会按照地方党政机关的要求做一些事情。实际上也表现出长期以来地方存在的保护问题,几十年来一直都有的,一些司法机关跨省抓捕,把一些经济纠纷的案件当作刑事案件来处理,来维护本地的地方经济利益,不光涉及地方政府的利益,有一些税收问题。另外司法机关是不是跟一些企业有利益输送关系,虽然没有具体证据,但是从行为本身来看,是可以怀疑的,这里面存在利益输送关系。”

官方媒体成公关工具?

位于上海的官媒澎湃新闻也发表署名“庄岸”的文章,称“呼市警方披露‘伊利董事长失联谣言’案细节:为做大公号赚钱”。澎湃新闻关于709案件的报道大多以“庄岸”署名,美国之音曾去电上海澎湃新闻查询,对方称没有“庄岸”其人。

山西奶农郭玉珍在网络上实名举报伊利公司欺压奶农,新华社在报道中称“公安机关查明,伊利公司曾发现郭某某的奶站有串奶行为”。5月4日《南方周末》刊发《山西奶农疑涉损害商誉罪被刑拘 曾为伊利供奶》一文,伊利公司、呼和浩特公安局、呼和浩特第一看守所全部拒绝了《南方周末》的采访和查询,这篇文章后被删除。

至于伊利董事长潘刚是否“失联”,有没有出席中共十九大,作为上市公司的伊利信息披露有无问题,网络上众说纷纭。根据新华社的报道,潘刚因患先天性主动脉缩窄正在国外接受治疗。新华社报道还说,“公安机关核实,潘刚于2017年9月5日出境后,未有入境记录”。另外,潘刚是中共十九大代表,官媒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曾有报道说41名内蒙古代表乘坐飞机抵京参加十九大,内蒙古代表团人数亦为41人,由此推断,潘刚可能没有缺席十九大,这与新华社所说的潘刚去年9月离境后就再未入境有矛盾之处。

除了网络大V的集体站台,各大社交网站以及新闻网站的评论区同样出现了铺天盖地的“水军”评论,人们怀疑背后似有公关公司运作。

公关公司疑似操纵舆论

内蒙古警方跨省抓捕将伊利公司推上了风口浪尖,除了官媒铺天盖地的一面之词,对于网络名人也动用了公关手段。据报道,伊利曾试图通过公关公司邀请一些“网络大V”与之进行商务合作,微博用户“五岳散人”断然拒绝,并贴上截图。左派人物孔庆东、自封为“自干五”主席的“点子正”、“传媒老王”等微博用户5月2日不约而同发出内容相同的伊利广告,广告中“在潘刚董事长的带领下”遭到网民嘲讽。察哈尔学会副秘书长王冲在微博上道歉,并表示已经“如数退款”。

尽管舆论对于伊利相当不满,沈良庆认为目前状况对刘成昆不利,翻案很难,且伊利对于当地政府是非常重要的企业。沈良庆更将刘成昆案与现任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文革期间被控利用小说反党相联系。

沈良庆说:“文学创作有他的特性,你自己做贼心虚对号入座那就没办法了。这让我想起曾经毛泽东整习仲勋说,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用小说反对企业伊利集团也是一大发明。”

官媒“中国之声”在微博上发文“大V集体为某乳企站台遭质疑,业内:大V明码标价,平台抽取分成”。不过这篇文章在微博上的评论无法显示。报道称,负责公关工作的是“北京神捣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不过这家公司并没有公开联系方式。

美国之音在招聘网站“BOSS直聘”上发现“北京神捣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仍在招聘工作人员,公司CEO为侯源森,法人代表为刘庆龙。刘庆龙在电话中否认其公司为伊利提供网络公关工作,他对记者表示“网上说什么的都有”,并称他不认识侯源森。而侯源森在微博中则提到过刘庆龙。

另一家从事广告营销的“源毅互动”也在网上打出招聘广告,法人代表亦为侯源森。美国之音记者致电“源毅互动”,对方称打错了,记者便询问对方公司名称,对方回答说“不知道”,还表示自己是刚来的实习生,并且否认公司正在招聘,迅速挂断电话。美国之音5月10日再次查询发现“源毅互动”的招聘信息已经被撤下。

坐监狱要受很大苦

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者家属郭利在向奶制品企业雅士利交涉赔偿事宜过程中,被控敲诈勒索而入狱五年。郭利出狱后不断申诉,2017年才被改判无罪。目前郭利仍在四处奔走,要求追责及国家赔偿。郭利对美国之音表示,由于他不了解刘成昆是否有证据,是否构成诽谤无从判断。

他说:“因为我跟他不太熟,听说过这个人,他也写过奶业方面的一些文章,可能他也是挺关注乳制品行业的,当然我相信他也是希望中国乳制品行业能够恢复和建立起来。他到底有没有证据,到底是无中生有、哗众取宠,还是他确实有东西,我们在外面的人是没办法知道的,除非我们拿到这个东西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

长期维权的郭利表示,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维权要特别注意依法二字,除了有依据、有道理,还要讲策略,才可能得到应得的待遇或者处遇。由于无法接触刘成昆本人,无从得知他的真实想法。

郭利说:“我没有见到他,也没有机会看到他到底有什么,能拿出什么来证明自己是无罪的,这是他坚持或者放弃的主要原因。当然到看守所、到监狱要受很大的苦,如果他忍受不了,一样会退、会改变的。”

抓牢意识形态

官媒报道说,5月7日下午,内蒙古凉城县召开了舆情工作会议,凉城系鸿茅药酒所在地,报道中说,“以更有力的领导、更有效的措施,把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牢牢抓在手上”,不过官媒报道并没有提到鸿茅药酒事件。

尽管跨省抓捕引发网民的愤怒,从网络的大量删帖和官媒对伊利千篇一律的报道来看,似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