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10 2024年3月3日 星期日

UN独立人权专家认定新疆强迫劳动指称可信,或构成现代奴役


资料照:一名戴着面具的示威者在中国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前抗议中国的新疆少数民族政策。(2018年7月5日)
资料照:一名戴着面具的示威者在中国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前抗议中国的新疆少数民族政策。(2018年7月5日)

联合国一个独立机构周二(8月16日)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中国新疆地区的少数民族被强迫从事劳动,并遭受肢体和性暴力,以及其他“不人道及有辱人格的对待”,而这些可能构成现代形式的奴役。

UN人权专家、联合国当代形式奴隶制问题特别报告员小保方智也(Tomoya Obokata)在提交的一份20页的报告中说,“特别报告员认为有理由得出结论,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哈萨克及其他少数民族在农业和制造业领域的强迫劳动一直在发生。”

报告的这些发现是基于对能获取到的信息的独立评估,包括利益相关者提交的文件、受害人证词以及政府的说法等等。

这份报告的日期是7月19日,8月16日被贴到小保方智也的推特账号上。这个报告是为9月12至10月7日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51次会议准备的。

报告表示,新疆这些少数民族的成员被当局拘押,在当局强制性的职业技能教育和培训系统和脱贫项目中被安排工作。这些项目将多余的农业劳力安排在劳工短缺的行业。

报告表示,尽管新疆当局为少数民族改善了就业机会,但是这些雇佣项目的非自愿性质表明了强迫劳动的存在。

报告说,“这些项目可能像政府宣称的那样为少数民族创造了就业机会,提高了收入,但是特别报告员认为,指向这些受影响社区提供的非自愿性质的劳动所表明的强迫劳动,在许多情况都一直存在。”

报告还表示,这些非自愿的工人要忍受“过度的监控、虐待性的居住和工作条件、通过拘禁被限制移动、肢体及/或者性暴力以及其他非人道或者有辱人格的对待”。

报告补充说,在一些情形下,这些工作面对的条件“可能相当于反人类罪行的奴役,应该得到进一步的独立分析”。

这个报告还表示,相同的措施在与新疆邻近的西藏也存在。在西藏,一项广泛的劳力转移项目将藏人种田者、牧人和其他农村劳力安置在低技能和低薪水的就业上。

近几年,许多新疆问题的国际学者和人权组织根据对获取的资料和卫星图像等研究分析得出证据,指责中共当局在新疆将一到两百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关押在“再教育营”,被迫接收政治和去维吾尔文化及去伊斯兰教的洗脑。

美国等一些国家已将中国大规模系统性虐待维吾尔人的行为定性为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美国2020和2021年对被指控在新疆犯下人权迫害的中国官员进行了制裁,并对涉嫌使用强迫劳动的新疆产品禁止进口。

北京否认大规模拘留维吾尔人,称虐待维吾尔人的指控是“反华势力”捏造的,并声称维吾尔人被送到“职业培训中心”是为了“去极端化”和“反恐“,学习“新的工作技能和汉语”。

小保方智也报告的出台正值国际人权组织,尤其是维吾尔人活动人士及组织等待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发表拖延已久的有关新疆迫害人权的报告。

巴切莱特最初于2021年9月通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她的办公室接近完成新疆的人权评估报告。三个月后,她的发言人称将在几个星期内公布,但是直到现在巴切莱特的新疆人权评估报告仍然还没有发表。

据人权高专办发言人利兹·斯罗塞尔(Liz Throssell)近日告诉美国之音,巴切莱特已承诺在8月底任期结束前公布这份报告。

而在米歇尔·巴切莱特即将离职并计划发布人权高专办对新疆的人权评估之前,中国最近加大了对巴切莱特的压力,通过发送信件和电子邮件要求她放弃公布新疆人权报告。

据路透社报道,北京上个月致函巴切莱特,要求她不要发布对新疆人权状况的评估,因为“严重担心”如果发布会进一步将中国的人权政治化。

此前,在经过多年所谓的“不受限制地进入”新疆维吾尔地区的谈判后,巴切莱特终于在今年5月得以前往新疆。

但在访问期间,国际人权组织指责巴切莱特对中国态度软弱,行程受到中共的操控,无法自由前往希望前往的地区,并敦促她“公开承认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规模和严重性”。

批评人士还说,在中国期间,巴切莱特使用中国的术语将新疆拘留中心称为“职业和教育培训中心”,并要求北京政府审查反恐措施。曾是儿科医生并担任过智利总统的巴切莱特还赞扬中国在扶贫和医疗保健方面取得的成就。

自她于2018年成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以来,巴切莱特没有公开谴责被广泛报道的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面临的侵犯人权指控,这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美国国务院也对巴切莱特及其团队访华受到中国限制和操纵表示担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