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7 2024年4月12日 星期五

揭谎频道:美国实施《防止维吾尔人强迫劳动法》没有提供证据”?


中国新疆地区喀什南部的一个住宅区外,铁丝网后面能看到高挂的中国国旗。(2019年6月4日)
中国新疆地区喀什南部的一个住宅区外,铁丝网后面能看到高挂的中国国旗。(2019年6月4日)
《南华早报》社论

《南华早报》社论

“这一行动(美国的进口禁令)是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实施的。”

错误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7月12日至15日期间罕见地现身中国西部的新疆,对当地进行考察。在那里,他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政府被指控严重侵犯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人权。

他上一次访问新疆得追溯至2014年。那次访问结束后,习近平启动了一场针对维吾尔人的全面打击行动。在他的领导下,新疆当地政府以反恐的名义,对维吾尔人及其他穆斯林少数族群采取了批评人士所指控的高密度监控、大规模拘留、摧毁清真寺、强迫女性绝育和强迫劳动等措施。

美国政府已认定中国政府在新疆的打压行动构成“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荷兰、加拿大和英国议会以及很多人权人士都谴责中国政府在新疆实行“种族灭绝”。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和国际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认定中国政府在新疆犯下“反人类罪”。

在一篇评论习近平新疆之行的社论中,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提到了美国上个月刚生效的《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按照该法律,所有来自新疆的商品将被视作与强迫劳动有关,并被禁止入境美国,除非进口商能提供明确且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该产品不含强迫劳动。

众议院2021年12月8日以428票赞成、1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院会视频截图)
众议院2021年12月8日以428票赞成、1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院会视频截图)

《南华早报》这篇英文社论谈到美国实施这项进口禁令行动时写道:“这一行动是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实施的。”

上述说法错误。

《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实施之前,美国国会的多场听证和美国行政机构的声明和意见中都收集和引用了有关新疆强迫劳动指控的学者研究报告、受害者证词和媒体调查及报道。

联合国下属的国际劳工组织在《1930 年强迫劳动公约》(第29号公约)中将“强迫或强制劳动”定义为“以任何惩罚相威胁,强迫任何人从事的非本人自愿的一切劳动或服务。”

截至目前,学者研究和新闻调查已汇总大量和多重的可信证据,表明中国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实施的“劳动力转移就业”——即将他们转移至中国其他省份从事生产活动——涉嫌强迫劳动。

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的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2022年6月撰写了一份有关新疆强迫劳动最新趋势的报告,当中查阅大量的中国政府文件和官媒报道。

郑国恩写道,2016-2017年间,中国打着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扶贫”旗号,开始在新疆扩大涉嫌强迫劳动的系列措施。

“2018年1月,政府启动了一项特别计划,将南疆贫困县的劳动力转移到其他地区......该计划的措辞与当时正同时进行的大规模拘留行动计划的措辞(‘应收尽收’)相仿,规定要‘应培尽培’,”郑国恩写道。

官方的《新疆日报》在2018年一篇关于当局出台《南疆四地州深度贫困地区就业扶贫培训促进计划(2018—2020年)》的报道中写道,“培训促进计划对具备转移就业条件的贫困家庭劳动力实现应培尽培,确保基本劳动素质培训全覆盖,确保贫困家庭每户至少一名劳动者学习掌握一门就业技能。”

郑国恩在研究报告中继续写道:“2016年至2020年,新疆政府之前计划每年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220万人。但新疆政府超额完成原目标的30%,每年转移的劳动力达287万人。2021年,该地区惊人地转移了320万富余劳动力,比原计划多15.4%,创下历史新高。”

“拒绝国家强制劳动力转移安置的农村剩余劳动力仍然面临被拘留在再教育营的惩罚风险,” 郑国恩写道。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在2020年3月的一份报告中保守估计,2017年至2019年期间,至少有八万维吾尔人从新疆被转移至中国各地的工厂工作,当中涉及35项可通过中国政府官方文件查阅到的转移就业计划。

ASPI的这一估计数字是基于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和中国政府发布的公告得出的。

中国中央电视台在2019年11月的一则报道中说,新疆政府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实现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劳动力转移就业10万人。”

借助“开源中文文件、卫星图像分析、学术研究和媒体实地报道”,ASPI还确认了位于中国九个省份的27家使用了被转移的维吾尔劳工的工厂。

根据“公布的供应商名单、媒体报道和工厂声称的供应商”,ASPI报告确认了82个涉事的全球品牌,这些品牌“可能直接或间接受益于使用维吾尔劳工”。

2020年2月,《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对青岛泰光制鞋有限公司的维吾尔劳工状况进行实地采访报道。该鞋厂是美国耐克(Nike)公司30多年的供应商。

“我们可以四处走走,但我们不能自己回新疆,”一名正在公司工厂大门外的小摊上购物的维吾尔妇女对《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说。

这则报道继续写道:“当轮班结束时,维吾尔工人们——几乎所有都是20多岁或更年轻的女性——会通过手势和最基础的普通话在摊位上购买干果、袜子和卫生巾。然后,她们走过拐角处,路过工厂的警局——上头印着维吾尔文,告诉她们要‘对党忠诚’、‘纪律鲜明’——然后走进她们居住的处在时刻监控之下的宿舍。”

“大家都知道她们不是自愿来这里的。她们是被带到这里的,”工厂附近的一位当地水果摊贩告诉《华盛顿邮报》。“这些维吾尔族人不得不过来,因为她们没的选择。是政府把她们送到这里的。”

《华盛顿邮报》还报道说,这些维吾尔工人的“思想和行为都受到严密监视”,工厂设施“类似一座监狱”。

“这里有一些瞭望塔,上边的摄像头指向各个方向;(工厂的)墙壁上方还有铁丝网围栏,”《华盛顿邮报》写道。“那里还有一个专门的派出所,配备有工人们进出工厂时必须经过的面部识别摄像头和其他高科技监控设备。”

泰光制鞋公司只是据报道以类似方式使用维吾尔劳工的诸多中国供应商之一。

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的海伦娜·肯尼迪国际司法中心(Helena Kennedy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Justice)就全球的太阳能电池板供应链中如何牵涉维吾尔人强迫劳动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

报告说:“主要来自(中国)政府和企业的重大证据显示,维吾尔地区的劳动力转移是在前所未有的胁迫环境下进行的。”

“许多当地的(穆斯林少数民族)工人无法拒绝或离开这些岗位,因此这些项目相当于强制人口转移和奴役,”报告指出,因为维吾尔族工人们持续面临着“被‘再教育’和拘留的威胁”。

美国国会去年以压倒性的两党支持通过了《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该法于12月23日由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签署成为法律,并于今年6月21日正式生效

根据这项法律,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实施了一项“可反驳的推定”,即所有在新疆全部或部分开采、生产或制造的商品和货物一律被视为强迫劳动的产物,从而不得进入美国境内,除非美国进口商能提供“明确和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并非如此。

该法律将棉花、西红柿、服装和太阳能电池板的关键原料多晶硅列为“高度优先执行”的领域。贸易专家表示,数千家跨国公司的产品可能会因与新疆的联系而被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拦住。受影响最大的行业包括时尚、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项目。

拜登政府已表示,美国“正在号召盟国和伙伴一起做到在全球供应链中不使用强迫劳动”。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