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9 2020年7月4日 星期六

北京虎视之下 美台官方互动还有多大提升空间?


资料照片:美台于美东时间2020年6月3日晚、台北时间6月4日上午举行“虚拟太平洋岛屿对话”加强对太平洋岛国新冠肺炎防疫援助。(台湾外交部照片)

特朗普政府在台湾总统蔡英文5月20日连任就职时发出的高调祝贺,让一些长期关注美中台关系发展的前美国官员和分析人士看到美台关系进一步提升的迹象,不过随着特朗普政府对台湾的支持越来越公开,一些人也忧心美国高调支持台湾的做法可能反而带来负面作用,北京当局的强势姿态也为台海情势的发展带来隐忧。在北京的虎视之下,美台官方关系还能有多大的提升空间?

美国政策专家有关挺台会不会害台之争

美国的中国事务专家最近在专门讨论中国议题的《中参馆》(The China File)网站上就华盛顿在提升与台北的关系的同时如何避免伤害美台实际利益展开了讨论。参与者包括曾在第一线处理美中和台海关系问题的前政府官员。

奥巴马政府的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拉塞尔(Daniel Russell)对特朗普政府近来一些支持台湾的做法与美国传统上对台湾的政策是否目标一致提出质疑。

他认为,蓬佩奥及特朗普高官对蔡英文的视频祝贺是一种通过“虚拟外交”(virtual diplomacy)将美国的“一中政策”推到极限的行动,在美中关系急剧升级之际,美国应该思考未来支持台湾的方式究竟哪些是正确的而哪些又是错误的。拉塞尔认为,面对北京这样一个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强硬政权,如果美方施压力度和做事方式不对,可能反而帮不了台湾。他认为,美国应该尽可能避免不必要地激起中国的过度民族主义反应,也不应该拿台湾来作为打击中国的工具。

不过,对拉塞尔和其他一些前美国官员类似的看法,一些长期推动美台关系正常化的人士表示无法认同。

前《台湾公报》(Taiwan Communique)主编韦杰理(Gerrit van der Wees)认为,美国的确不应该把台湾拿来当作美中之间大国竞争的喊价筹码,但是,他6月5日在《外交家》网站上撰文指出,在过去,拉塞尔这样的美国官员在考虑涉台议题时总是会担心北京会有什么想法, “很清楚的是,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

目前是乔治梅森大学台湾历史及乔治华盛顿大学当代东亚事务兼任教授的韦杰理认为,在台湾等各项议题上,美国和东亚地区其他支持人权民主的理念相近国家必须有“更坚硬的脊梁骨”来抵抗中国。

美中关系陷入低谷 美台关系不断提升

一段时间来,美中两国已经因为贸易摩擦、南中国海及其它问题而关系紧张,新冠疫情所产生的尖锐矛盾和北京强推香港国安法更使这两个大国的关系陷入低谷。与此同时,美国称赞台湾的防疫成效,并加大与台湾的合作,官方已经有过多次虚拟会议,这些都是之前特朗普行政当局及美国国会两党议员挺台举措的延续。

特朗普上任前曾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过电话,打破了外交先例,当时就曾引起美国舆论界议论美国的一中政策可能动摇。特朗普入主白宫后,陆续签署了美国国会两院高票通过的《台湾旅行法》、《亚洲再保证倡议法》、2019财年、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以及最近的简称《台北法》的《台湾盟邦国际保障倡与强化倡议法》。

美国行政当局与台湾官方的交流合作不断加强。例如,2015年开始由美台合办的《美台全球合作及训练架构》(GCTF)到2019年3月纳入了日本,后来再加入澳大利亚、瑞典,荷兰也即将参与主办等,这都显示美国正在采取具体做法协助扩大台湾的国际能见度。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白宫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等行政当局现任高官高调对蔡英文连任总统发表贺词,也被普遍视为美台关系紧密的具体展现。台湾外交部说,这是美国祝贺层级“历来最高”的一次,美台关系“达到史上最佳状态”。

北京虎视下美台关系还能更上层楼吗?

前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包道格(Douglas Paal)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台关系有此进展,“美中竞争绝对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他认为,其它原因还包括台湾最近成功的参与式民主、经济韧性以及对大流行病的防控。

至于这个非官方性质的关系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包道格并不确定。他说,特朗普政府似乎在政策上有“矛盾的冲动”,“有些人想要使台湾成为针对中国的新冷战的一部分,其他人除了改善双边非官方关系之外就没有那么大的雄心了。”

资料照片:前美国国会研究处亚太安全事务研究员简淑贤参加《台湾关系法》40年座谈会 (2019年4月9日)
资料照片:前美国国会研究处亚太安全事务研究员简淑贤参加《台湾关系法》40年座谈会 (2019年4月9日)

前美国国会研究处(CRS)亚洲安全资深研究员简淑贤(Shirley Kan)长期研究美国对台政策。她曾经针对美国历届政府对台海两岸的政策、做法及执行成效撰写过许多报告提供国会作为政策参考,包括《美国对台军售》、《中国/台湾:“一个中国”政策的演变》、《台湾的民主改革》以及多篇关于美中两军接触及中国军事发展的分析。

简淑贤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在特朗普政府主政下,美国与台湾有了更为紧密的伙伴关系,“官员们(在美国在台协会以外)有直接接触及更多高级别官方访问,包括两军将领之间的合作”,蔡英文总统就职时,大家也看到蓬佩奥、史达伟和博明发表声明与视频祝贺。

不过她认为,美台关系还有更多改善的空间,例如长时间以来限制美台官方交往的国务院《与台湾关系指导方针》(Guidelines on Relations with Taiwan)就“绝对有必要放宽”,因为美国的目标应该是针对美台伙伴关系的执行进行“体制性的改变”,如此才能确保这种改变不受未来美国选举的影响。

她认为,这种体制性的改变必须尽快进行,因为“这个机会之窗可能被关上,无论下一次总统选举是谁胜利。”

推动为《与台湾关系指导方针》松绑

简淑贤提出的修改国务院《与台湾关系指导方针》的建议也是美国国会一些议员正在推动、希望美国行政当局在美台关系上进一步解禁的项目。

5月4日,20多位联邦众议员致函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要求他“更新与台湾之间的指导方针,包括有关行政当局高级官员旅行的指导方针以及任何有关联邦机构如何执行这些指导方针的指示。” 议员们说,自《台湾旅行法》通过后,美台高层互访似乎并没有增加。

由共和党众议员雷申塔勒(Guy Reschenthaler, R-PA)牵头发起并由多位共和党领袖连署的联名信指出,当前全世界正遭受因中国共产党的作为而更为加剧的大流行病的肆虐,台湾在这个危机中却展现出它作为美国盟友的价值,“美台关系从未如此重要”,而美国前任行政当局“不必要的限制性指导方针”不断为美台双边关系带来阻碍。

信中提到,2019年众议院已无异议通过、目前正在参议院审议的《台湾保证法》(Taiwan Assurance Act)要求任何美台关系的规定,应该在深化及扩大这个关系的考量下制定,“而且要以美台关系的价值、优点和重要性为基础”,因此希望蓬佩奥重新审视各种为美台关系带来不必要限制的指导方针,并且要求他提供国会目前还在执行中的指导方针。

北京是否会对台湾做出激烈反应?

美台关系上升走势引来北京方面的愤怒反应。中国外交部、国防部和国台办5月20日曾同时对特朗普政府官员对蔡英文的祝贺表达抗议和谴责。

中国总理李克强5月22日在人大发表工作报告时,首次没有使用“和平统一”字眼。

随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栗战书、中央军委参谋长李作成等人5月29日在《反分裂国家法》15周年座谈会上,更对民进党政府发出严厉警告,表示将“采取一切必要手段”粉碎台独分裂图谋。

在这个警告后,北京是否对台湾采取激烈手段甚至动武的问题引发大量议论。

资料照片: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在一次活动上讲话。(2017年11月17日)
资料照片: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在一次活动上讲话。(2017年11月17日)

目前是卡内基和平基金会亚洲项目杰出研究员的包道格告诉美国之音,北京对台湾的军事行动“可能失败或导致无法管控的经济和政治后果”,这两种情况对北京领导层都有负面影响。他说:“被逼急了,中共领导层会认为它别无选择,不过我持续感觉到,台湾的领导人知道他们如何避免这么做。”

​包道格还说,中国官方的表态让他感到,中国正在试图避免做出重大反应,因为让北京焦头烂额的事情已经很多了,而从北京的立场来看,台湾问题没有容易的解决之道。

他认为,从华盛顿的立场来看,如何在推进与台湾的关系时减低来自中国的负面影响也是美国政府要考量的因素。

不过简淑贤认为,“中国现在已经处于守势”,新冠疫情让许多国家认清一个现实,那就是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已经无法再和以前一样一切如常了,而华盛顿已确切体认到,中国共产党政权把美国及其盟友视为对手,美国正在与其进行战略竞争。因此她认为,要想缓解任何来自北京的负面作用,更需要加强与台湾合作。

“然而,剩下的问题是,”她说,“国际社会是否觉得今日美国的领导力更强了还是更弱了,而台湾是否能善用这个难得的机会之窗,强化自身的威慑力、防卫、经济及政治共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