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6 2020年8月7日 星期五

如意投资不如意:迟迟未兑现的中国公司对美投资承诺


山东如意公司在佛利斯特市购买的厂房。

美国南部阿肯色州的小城佛利斯特市位于密西西比河三角洲上。这一地区以棉花等农作物为主要经济支柱,也是美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因此,当2017年5月中国企业山东如意科技集团宣布将在该市投资4亿1千万美元建设一家纺织厂并为当地带来800个就业机会时,时任佛利斯特市市长的拉里·布莱恩特( Larry Bryant)“高兴地跳了起来”。然而三年后,当地居民提起这个项目时说的最多的词却是“失望”。

佛利斯特市咨询公司“聚焦未来”负责人凯∙布罗克韦尔(ZOOM截屏)
佛利斯特市咨询公司“聚焦未来”负责人凯∙布罗克韦尔(ZOOM截屏)

佛利斯特市商会聘请的经济开发咨询公司“聚焦未来”(Future Focus)的负责人凯∙布罗克韦尔(Kay Brockwell)曾经在当地负责帮助如意公司启动项目。她告诉美国之音,如意2017年宣布了投资计划后,曾派遣一个团队来到佛利斯特市进行项目的初期规划。这个团队在当地待了六个月,之后说“要回国开会”,便一去不复返了。

“他们没有雇用一个人”

布罗克韦尔告诉记者,从2018年到现在,如意没有对这片花了6百万美金购置的厂区进行任何建设和改造,也“没有雇用一个人”。

“每个人都非常失望。我们原本期待着这个项目对经济的提振,我们当然也期待着800个新工作机会的涌入,但这些都没有发生。”

布罗克韦尔说她在过去两年中跟如意仅有的交流,是在闲置的厂房因风暴而受损时,询问如意公司打算如何处理。

阿肯色州商务部长迈克∙普勒斯敦(Skype截屏)
阿肯色州商务部长迈克∙普勒斯敦(Skype截屏)

迈克∙普勒斯敦(Mike Preston)担任阿肯色州经济发展委员会主任时牵头主导了如意的投资项目。如今已是阿肯色州商务部长的他告诉美国之音,他在2019年11月和州长哈钦森(Asa Hutchinson)一起访问中国时会见了如意集团的人,对方表示可能会调整项目规模,但还是会继续推进这个项目,并计划在2020年2月派人回到阿肯色对项目进行重新评估。然而2020年初中国爆发了新冠疫情,如意的计划再次被打断。

普勒斯敦说,目前项目重启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流动性危机与贸易战,中国对美投资的缩影

那么从2018年到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前,两年的时间里如意为何迟迟没有兑现在佛利斯特市的投资承诺呢?普勒斯敦解释说,据他了解到的情况,如意公司面临着自身的资金问题和中美贸易战两大阻碍。

事实上,为了转型成为一家全球时尚集团,如意公司自2010年以来大举收购国外的时尚品牌,并从2016年开始明显提高了收购频率和收购规模。这使该公司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当中国经济整体放缓,流动性吃紧,再融资风险上升,如意的现金流危机变得更为紧迫。为此,如意自2019年频遭信用评级机构降级。

在债务压力和贸易战的双重影响之下,如意集团在2019年还出现了营收下滑,对现金流而言可谓是雪上加霜。

普勒斯敦说:“他们有流动性问题,他们的资金状况已经不是他们刚开始这个项目时那样了。”

和刚开始这个项目时不同的还有项目所处的美中经贸大环境。

在如意宣布了在佛利斯特市的投资计划后不久,美中贸易战正式开打。美国自2018年8月23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纺织机械产品加征10%的关税,后又于2019年5月10日将这一税率上调至25%;中国则从2019年6月1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纺织类产品征收最高至25%的关税。这些关税对于一个需要从中国进口纺织机械设备,并将部分产品再出口到中国的阿肯色纺织厂而言意味着成本的极大提升,或也直接打击了如意的投资热情。

如意在佛利斯特市的投资项目成为了近年来中国对美直接投资趋势的一个缩影。

根据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的数据,自美中贸易战爆发以来,中国2018年在美国的直接投资从2017年的297.2亿美元骤降至53.9亿美元,2019年又进一步下降至47.8亿美元。

究其原因,荣鼎在研究报告中说,除了贸易战的直接影响,中国政府近年来强化对外直接投资的控制,要求私营投资者“去杠杆”,以及中国金融体系有意收紧流动性等因素均构成压力。与此同时,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加大对中国资金的审查力度,以及两国关系在政治层面的不确定性也成为了中国对美投资下降的原因。

“这个项目的延迟对当地社区影响很大”

按照2017年宣布的计划,如意在佛利斯特市投资改建的纺织厂应于2018年中旬投产,每年消耗20万吨的棉花,并以15.75美金的平均时薪从当地雇用工人,这在当时几乎是阿肯色州最低工资标准的两倍。州商务部长普勒斯敦表示,这个项目的延迟对当地社区影响很大。

他说:“如果这个厂现在开门了,会有很多人想要今天就去那里上班。所以这影响到那些原本会被雇用在那里工作的人,也影响到附近的经济和供应链。棉农原本可以把棉花卖给这个厂,整个社区都会从中受益。”

阿肯色州棉农内森•里德(ZOOM截图)
阿肯色州棉农内森•里德(ZOOM截图)

棉农内森•里德(Nathan Reed)的家距离如意在佛利斯特市买下的厂区只有12英里,他的棉花农场就在这附近。里德告诉美国之音,他原本期待如意在佛利斯特市的纺织厂建成投产后,能带动起当地棉花价格的上涨。

他说:“因为你没有往工厂运棉花的运输成本。你可以根据他们的需要种棉花,他们可以在他们工厂方圆30英里内得到他们需要的所有棉花。这肯定会给你的作物带来好价钱。”

除了期待自己的棉花生意能从中受益,里德还曾寄希望于这笔来自中国的制造业投资能将这个长期缺乏制造业的地区带出贫困。然而如今他只能对“有了这样一个重大宣布,却又蒸发了”表示失望。

“不,我并不怪罪特朗普总统”

就在中国投资为这个农业区带来制造业希望的承诺迟迟未能兑现之际,以棉花等农作物为主要经济支柱的密西西比河三角洲地区还受到了美中贸易战更为直接的打击。

中国早在2018年7月6日对第一批美国商品加征25%报复性关税时就将美国棉花列入其中。美国的棉花产业长期以来极为依赖中国市场,中国加征关税导致美棉需求大幅下降,价格因此下跌了40%,这对很多小农场而言几乎是致命的打击。内森•里德告诉记者,即使是在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署后,美棉的价格依旧没有恢复到足以让棉农盈利的水平。而棉花种植不同于其他农作物,其周期长、专业化程度高,棉农无法因为棉花价格下跌就改种其他作物,只能咬牙忍受损失。

不过,无论是面对贸易战所带来的直接损失,还是贸易战导致中国投资减少所带来的间接损失,内森•里德都不曾将其归咎于特朗普总统发动贸易战的决定。他认为,美国很多的农民都跟他一样,坚信短期的阵痛是为了换取长期的“保险”和“安全感”。

他说:“是有些痛苦,但我们必须对中美贸易不平衡采取行动。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不能继续这种巨大的不平衡。”

里德认为,美国农民希望和中国建立“长期、良好、稳定、平衡”的贸易关系,也希望美中双方签署的贸易协议能够保障中国对美国农作物的购买量和稳定性,从而确保价格的稳定性。而他相信特朗普总统是实现这个目标的不二人选。

他说:“从我所看到的情况来看,中国方面总是能拿走多少好处就拿走多少好处,所以我认为我们需要一个强势的人来对抗他,这就是唐纳德·特朗普所做的。”

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特朗普在阿肯色州以27个百分点大胜曾在这里做过12年州第一夫人的希拉里•克林顿。里德表示,他会在2020年的大选中继续支持特朗普总统。

在阿肯色州政府中主管贸易和招商引资工作的迈克∙普勒斯敦在这个问题上与棉农里德不谋而合。他表示,美中贸易战和近年来美中关系的恶化确实给他的工作增加了困难,但他并不因此责备特朗普总统。

“我认为特朗普总统一直希望与中国合作。他显然看到了贸易中的不平衡,觉得美国在贸易上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他的目标是平衡贸易,我们将继续合作。我认为他和他的团队已经做了很多努力,试图与中国官员和中国政府合作,渡过这场贸易战,”普勒斯敦说,“我仍然认为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显然,新冠疫情对这一问题产生了全新的影响,使它变得更加困难。”

普勒斯敦指出,新冠疫情对美中关系的伤害给两国贸易造成的影响甚至大于贸易战。

“控制我们能控制的”

尽管如此,普勒斯敦依旧对如意最终履行投资承诺保持乐观。他说,因为曾经吸引如意公司前来阿肯色州投资的原材料、供应链、市场需求等因素“依旧存在”。

“现在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我希望,不管有什么问题,两国都能够解决,希望像如意这样的公司能够兑现他们对阿肯色州做出的承诺。”

佛利斯特市市长塞德里克•威廉姆斯(ZOOM截屏)
佛利斯特市市长塞德里克•威廉姆斯(ZOOM截屏)

中国经济下行、贸易战、美中关系恶化、新冠疫情,在所有这些因素的裹挟之下,中国对美投资前景阴晴不定。佛利斯特市现任市长塞德里克•威廉姆斯(Cedric Williams)说,他理解,影响如意项目的因素早已不是地方层面所能掌控的了,而他试图“远离国家层面的政治喧嚣”,专注于提升佛利斯特市的价值,确保一旦如意项目得以重启,整个城市已备好了状态更佳的供应链。

“我的哲学是,控制我们能控制的,”他说。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