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5 2021年11月29日 星期一

他们想建一所致力于言论自由的美国大学


美国某大学的学生们

一群学者和活动家正计划在美国建立一所致力于言论自由的新大学,因为他们说,他们对美国著名高校“普遍存在的不自由主义和审查制度”感到不满。这一举动引起了外界尖锐的批评,反对者认为这所学校是美国保守派右翼的平台,不会改善美国高校言论自由的现状。

新大学致力于言论自由

这所学校被称为奥斯汀大学,其创始文件称,新大学将以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地区的实体校园为基础,于明年夏天进行软启动。其创始人说,学校将提供被称为“禁止课程”的非学分项目,来提供针对其它许多高校可能回避的、有挑衅性的话题的热烈讨论。这些话题经常在许多大学导致审查或自我审查。

学校创始人之一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也是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的高级教员。他为彭博社撰写了评论文章,名为《我帮助建立一所新的大学,因为高等教育坏了》(I'm Helping to Start a New College Because Higher Ed Is Broken)

弗格森告诉美国之音,创立奥斯汀大学是为了“确保美国至少有一个校园可以自由发言而不必担心被抵制。”

他说:“在那里,受邀请进行演讲的人不会不得不被取消邀请,在这种情况下,教授可以在课堂上发表挑衅性的话而不会被大学行政部门谴责。”

美国一些大学里,许多学生和教职员工认为,大学不应邀请在种族公正等社会问题上与自己价值观不同的演讲者;他们相信,这些演讲者的话可能会变成骚扰和仇恨言论。学生们还抗议具有分裂政治观点的演讲者,包括社会科学家查尔斯·默里(Charles Murray)。

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的默里是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W.H.布雷迪学者(W. H. Brady Scholar)。他的著作《钟型曲线》声称种族可能与智商差距有关,这被反对白人优越主义的美国非盈利的民权组织南方贫困法律中心谴责为“种族主义伪科学”。默里2017年在他的母校哈佛大学矿物学和地质博物馆进行演讲时,会场外聚集了数十名本科生以“反对白人至上主义”为名抗议默里。同年,明德大学(Middlebury College)的管理层邀请默里到学校演讲,但学生们却在演讲进行当中把默里赶走了。

默里在给美国之音的一封邮件中说:“我个人认识到一些学术界人士在自我审查自己在课堂或出版物中发表的言论——不是因为他们被压制的想法令人反感,而是因为他们不属于大学制定的极其严格的限制。”

“如果我们能建立一个机构通过自由思想和自由表达以及经典教学方法追求真理,那么我们将激励其他可能偏离这条道路的大学重新走上正轨,” 弗格森说。“通过与现有机构竞争,我们也能够提高他们的水平。”

奥斯汀大学的首任校长、安纳波利斯圣约翰学院前校长帕诺·卡内洛斯对《纽约时报》说,建立新学校不仅仅是为教授提供一个多元化的论坛,也是为了解放学生提出不受欢迎的观点。他说,“禁课”项目将把不同政治派系的教授带到同一个教室,“帮助学生提出自己的观点和想法”。

非党派组织“非正统学院”(Heterodox Academy)的一项研究显示,2020年,美国高校中不愿讨论争议性话题的人数比前一年有所增加。2020 年,62% 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学校的氛围阻止学生说他们认为对的话,比2019 年的 55%有所上升。

弗格森对美国之音说:“一个自由的社会是人们可以畅所欲言而不用担心报复的社会。这在年轻人试图找到获得知识和智慧的方法的大学中尤为重要。 为了做到这一点,有一个反复试错的过程,应该允许你说错话,说蠢话,甚至是冒犯别人的话,只要你是在真诚地试图更好地了解世界。”

他说,言论自由是学术生活的基础,也是进步的基础。

奥斯汀大学的这位创始人称,该大学的另一个使命是以比许多顶级机构的学费更低廉的成本提供文科教育,核心课程关注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

“我肯定希望它每年低于 30,000 美元,” 卡内洛斯对《纽约时报》说。

卡内洛斯说,该大学原本预计需要六个月到一年的时间来筹集战略规划和启动项目所需的 1000 万美元种子资金,但最终在六周内筹集到了这笔资金。他说,学校正在筹集 2.5 亿美元,为校园寻找校址,并正在招聘教职员工,他们将帮助设计课程并在暑期课程中任教。该大学现在正在向教育部争取提供学位教育。

反对者:新学校无关言论自由

学校的建立引起了外界的尖锐批评。一些反对者认为,奥斯汀大学的建立无益于美国高校并不缺乏的言论自由。

美国卫斯理大学校长迈克尔·罗斯(Michael Roth)对美国之音说:“我不认为大学校园里的意见多样性比 10 年前少。我确实认为人们在说可能会冒犯他人的话时会更加谨慎。我认为这其中一部分是非常好的事情,人们不会在课堂上把冒犯性的称呼用在别人身上。”

他认为:“言论自由不仅仅是说出你的想法。言论自由的意义在于说出你的想法,以便听到其他人的想法,这样你就可以发现你的想法是否可能是错误的并进行改进。所以在我看来,你必须在关注其他人的想法和感受的情况下恰当地进行良好的对话。”

罗斯在给美国政治网站《POLITICO》撰文中说,他所在的卫斯理学院在鼓励言论自由方面获得成果“不是通过邀请右翼挑衅者到校园来证明我们言论自由的真诚,而是通过唤起人们对传统学术偏见的关注,以及通过雇用和邀请严肃的保守派、自由派和宗教学者来校园。”

罗斯对美国之音说:“大学确实有责任确保展现一些关于重要而持久的问题的保守观点。 我确实认为大多数教授很明显左倾,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非常注意这一点,并展现保守传统、宗教传统和自由主义传统。 我们必须注意展示这些,让它们在校园里有一席之地。”

但是他认为,奥斯汀大学并不会改进美国大学校园言论自由的状况,“对于一些希望看到精英文化对话以某种方式改变的知识分子来说,它只是一个宣传平台。”

POLITICO的特约编辑德里克·罗伯逊(Derek Robertson)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说:“奥斯汀大学明确声明的意识形态承诺是多元的、经典的言论自由”,但是学校的创立基于“对学校的固有政治批判……与它相关的学者就构成了一种近乎单一的右翼文化:他们几乎都是同一个对抗性的、非“进步的”自由理性主义的标志。”

弗格森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驳斥了这种观点。他说,新的奥斯汀大学会欢迎包括自由派在内的有各种派别的学生。

弗格森说:“这(奥斯汀大学)不是一个政治项目,也不是一个保守派的项目。 追求真理与党派关系无关。 所以我们拥有代表各种不同学科和观点的广泛的顾问委员会。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强调言论自由、学术自由以及对这些自由的认可。”

弗格森在CNN11月20日的采访中说,他欢迎持不同观点的左派人士到学校进行演讲和辩论。

默里在给美国之音的邮件中说,奥斯汀大学想要成功,必须脱离政治保守派的印象,“必须成为它的创始人希望它成为的样子:一所传统大学致力于追求真理的理想,学者们不担心他们的政治派别对他们的研究方式或呈现研究结果的方式有任何影响。”

学校还未建成 顾问委员会人事大变动

这所未来大学的顾问委员会由一些最著名的反传统人士组成,包括前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H·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哈佛语言学家和心理学家史蒂文·平克,剧作家大卫·马梅特;布朗大学的经济学家格伦·劳里(Glenn Loury)。芝加哥大学校长司马博(Robert J. Zimmer)也是委员会成员。

但上周,司马博和平克宣布离开奥斯汀大学顾问委员会。

司马博在声明中说,新学校对人文教育和言论自由的承诺对他本人非常重要,但学校对高等教育做出的一些广泛的批评,与他本人的观点不符。

平克此前在给华盛顿邮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 “我不认同其他大学不再追求真理,我也不认为高等教育已经被无可挽回地破坏了。”

弗格森说,顾问委员会的变动不会影响新学校的进程,并希望人们对新学校保持耐心

他对美国之音说:“正如我一直提醒人们的,这是一家初创机构。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哈佛也不是,我的母校牛津大学也不是。”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