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1 2024年2月24日 星期六

应对中国挑战,美国及盟友组建“蓝色太平洋合作伙伴”组织


资料照片: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政策协调员坎贝尔(左前)与所罗门群岛反对派领袖马修·威尔(右三)在霍尼亚拉会面后离开。(2022年4月22日)
资料照片: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政策协调员坎贝尔(左前)与所罗门群岛反对派领袖马修·威尔(右三)在霍尼亚拉会面后离开。(2022年4月22日)

美国、澳大利亚和其他三个盟友上个月底组建了“蓝色太平洋”(Blue Pacific)伙伴关系。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制衡中国力图扩大在南太平洋地区外交和军事影响力的一系列最新举措之一,而北京也持同样的看法。

这个合作伙伴关系是在6月24日的一项联合声明中宣布的。那项声明说,组建这个伙伴关系是为了应对“基于规则的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受到的日益增加的压力”。日本、新西兰和英国也是成员。

过去一年来,中国力图扩大在南太平洋的影响力,澳大利亚和美国对此高度警惕。那个地区的十多个贫穷小国的生存要依靠大国的援助和贸易。

专家此前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过去一年来对那个地区展现出了日益浓厚的兴趣,寻求扩大其海军影响力,以支持其长期的商业利益,尤其是捕鱼。

今年4月,北京与所罗门群岛签署了一份安全协议。中国外长王毅还在5月和6月访问了南太平洋地区的17个岛国,并且与这些国家达成了52项侧重于经济的双边“合作成果”。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荣休教授卡尔·塞耶 (Carlyle Thayer)说:“南太平洋被重新发现了。现在,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本都在做好更进一步的准备。“

华盛顿数十年来通过与这些曾被美国统治过的国家签署一种联盟协议来对南太平洋地区施加影响力。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一篇评论分析说,在地理上靠近南太平洋的澳大利亚认为与这些岛国的牢固关系对其安全至关重要。

最新的倡议

台湾淡江大学战略学教授黄介正(Alexander Huang)说,“蓝色太平洋”伙伴关系的成型与美国领导的更广泛的战略相契合,为的是抗衡中国在南太平洋的影响力。

去年9月,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签署的一项军事技术分享协议让北京不满。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还是维护其印太利益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成员。

华盛顿已经在关岛和夏威夷拥有军事基地。每两年,美国都会在太平洋与其他25个国家举行环太平洋军事演习(RIMPAC)。中国目前被排除在这个演习之外。

黄介正说,“蓝色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将会测试美国盟友在应对遏制中国扩张这个共同目标上能够如何合作。塞耶表示,美国希望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能够“承担重任”,“协助”那个过程。

塞耶还说,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内斯 (Anthony Albanese)的新政府也希望,增强与南太平洋的友谊会让希望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的选民高兴。

澳大利亚政府的声明说,合作伙伴们已经向南太平洋提供了总计21亿美元的发展援助,并且将“团结一致地”根据“透明”原则和在接收国同意的情况下继续提供援助。

黄介正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认为,他们必须“采取一些行动”来显示,周边海域没有在中国的影响之下发生改变。

他说,“蓝色太平洋”伙伴关系“肯定是对中国的回应,如果他们现在不做,他们未来的挑战甚至可能会更大。”

东京笹川和平基金会(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海洋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法布里齐奥· 博扎托(Fabrizio Bozzato)认为,安全和发展,尤其是气候问题,可能会成为这个组织的另一个使命。基里巴斯等海拔较低的国家面临海平面上升的威胁。

中国不满

中国官方媒体对“蓝色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提出了质疑,同时宣扬本国向那个地区提供的援助。

中国外交部6月3日在其官网上发布中国外长王毅的话说,中国与那个地区的交往将确保“相互尊重、共同发展”。中国官媒《环球时报》6月26日的一篇英文报道说,“蓝色太平洋”可能针对的是中国,并且指责这个伙伴关系没有促进经济合作的切实计划,缺乏提供经济投资的能力。

中国官员此前对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在去年达成的分享军事技术的安全伙伴关系“澳英美三边协议”(AUKUS)表示愤怒,并称这个联盟对和平构成威胁。中国官方媒体还称西方安全对话是“封闭排他、针对中国的小圈子。”

博扎托说,澳大利亚、美国及其盟友也许在南太平洋“塑造了更有吸引力的身份”,但是由于中国与那个地区的联系之深,无法将中国“驱逐”。他说:“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已经将其塑造为许多关键的太平洋岛国和整个地区的伙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