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8 2021年4月22日 星期四

美籍政治分析家成为白俄罗斯政治犯


白俄罗斯人民因总统大选结果举行抗议活动,要求白俄罗斯独裁强人亚历山大·卢卡申科辞职。(2020年8月16日)

一位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政治分析家在白俄罗斯正面临不确定的未来。他因被指控在选举期间煽动大规模动荡而遭逮捕。白俄此次选举被认为发生舞弊,引发针对白俄罗斯独裁强人亚历山大·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26年统治的一波抗议声浪。

现年44岁的维塔利·什克里洛夫(Vitali Shkliarov)是白俄罗斯人,据新闻报道,与一名在美国驻基辅大使馆工作的美国人结婚的。今年7月29日,他在家乡格罗德诺(Grodno)探望父母时被捕。

白俄国家安全局(KGB)的特工在他去商店为儿子买西瓜时将他拘捕。他设法得以在他受欢迎的社媒“电报”Telegram频道上发布了一条简短消息:“被捕”。

当局指责他与一位反对派博客作者、曾可能成为总统候选人的谢尔盖·蒂卡诺夫斯基(Sergey Tikhanovsky)合作,共同赞助了“严重违反公共秩序的集体行动”。

蒂卡诺夫斯基被禁止参加竞选,且后来在发送传单以支持替代候选人,也就是他的妻子斯维特拉娜·蒂卡诺夫斯卡娅(Svetlana Tikhanovskaya)时逮捕。他的妻子从此成为了反对派的代表性人物。

国外势力干扰的阴谋论

这场卢卡申科声称他以压倒性优势胜过蒂卡诺夫斯基,但有证据指出作票舞弊的选举,引发白俄罗斯爆发自前苏联解体以来规模最大的抗议活动。

白俄当局在选后针对示威者的镇压,却加剧了公众的愤怒,因为有广泛的报道称,被捕者在警察和安全部队手中遭受了酷刑和虐待。当局报告将近7,000人被捕。

但是,由于对卢卡申科不满的情绪甚至在选前便已逐渐高涨,卢卡申科警告称,有推翻其政府的外国密谋。

什克里洛夫上场

卢卡申科说:“有些被拘捕的人持有美国护照、与美国人结婚、在美国国务院工作。”他的这些话看来是具体针对什克里洛夫的逮捕进行评论。

什克里洛夫的律师安东·加辛斯基(Anton Gashinsk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维塔利已成为卢卡申科安全部队最好找的代罪羔羊。”

“他完全符合他们想要渲染的情况:外国人从国外来组织一场革命。”

什克里洛夫否认他积极参与蒂卡诺夫斯基的竞选活动。他说他是因为在选举前针对政府提出了批评,而受到惩罚。

作为对美国或前苏联发生的事件的活跃的政治评论员,什克里洛夫的文章在外交政策杂志及俄罗斯的独立报纸新报( Novaya Gazeta )上发表。

什克里洛夫也在俄罗斯、格鲁吉亚和美国的总统大选中担任顾问。他曾担任前总统奥巴马和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竞选活动地方组织者。

白俄罗斯人权组织维亚斯纳(Viasna)已经将什克里洛夫认定是政治犯。欧洲新闻记者联合会(EFJ)也要求将什克里洛夫释放。

倘若被判有罪,什克里洛夫将面临最高3年的有期徒刑及罚款。

内部情况

什克里洛夫详细描述了自上个月被拘留以来的严峻生活。

“就像任何敢于批评独裁政权的人一样,我知道你不可避免入狱。但是当他们逮捕我时,我没想到我会陷入极权与独裁政权的酷刑室。”什克里洛夫在周一发布给新报的一份声明中写道。

“不,他们并没有打我。但他们正试图整垮我,用上他们拥有的。”他补充说。

什克里洛夫说,尽管白俄罗斯的气温越来越凉,丹他仍被放在一个肮脏、过度拥挤、没有热水的牢房里。被拘捕者被迫用钝剃刀剃须、每周只能洗一次澡,导致皮肤起疹子。苏联爱国音乐从早到晚在监狱中大声播放。而受拘留者全天被禁止躺下。

他甚至不被允许通过邮件与家人联系。他写的东西和信件被当局审查和没收。

投诉将招致在一个垂直的隔离小号里被关禁闭6个小时(俄语为“玻璃杯”),没有食物和水,小到无法坐下。

什克里洛夫的律师加辛斯基(Anton Gashinsky)在接受美国之音(VOA)采访时说:“什克里洛夫生活在他认为不人道且试图折磨他心智的情境之中。”

“不应该这样。这不是1937年。”加辛斯基暗指著苏联时代的高压统治状态。

美国国务院官员还尚未回应美国之音对什克里洛夫案的置评请求。

但有些美国议员表示他们正在关注此事件。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民主党新泽西州参议员鲍勃·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政府对民主反对派的持续镇压,以及对美国公民维塔利·什克里洛夫的逮捕是一场灾难,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

“此时,国际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应该坚定不移地支持民主、人权,以及白俄罗斯人民的愿望。”

这样的信息也是什克里洛夫根据他自身参与美国竞选活动经验所认同的。

在接受国际公共广播电台2018年的采访时,他回顾了自己通过电话敦促不愿在美国总统选举中投票的美国人的经历。

“我在一个不过问我们的国家长大。没有人会问我想要谁当总统,或甚至我是谁都没人在乎。”什克拉罗夫说他总会这样告诉他们。

“而在这里,你们拥有这样的民主。你们可以积极主动地表达自己的意见,并影响决策。这真太了不起了。你们不知道你们拥有什么。”

什克里洛夫说,大多数人都答应会去投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