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9 2021年4月12日 星期一

香港从接收难民到输出难民,华人政党请求美国优先庇护港人


香港政府加速对“反送中”参与者秋后算帐的同时,香港人逃向世界各地寻求庇护。图为香港著名媒体人、73岁的黎智英2021年2月9日乘囚车抵达香港终审法院(路透社资料照)

香港政府加速对“反送中”参与者的秋后算帐,逐渐收紧试图离港者的外逃通道。与此同时,在美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日前致信12名美国国会参议员,提出修改《香港安全港法案》,请他们增设条款,让来自香港的难民和庇护申请者获得“最高优先”,以便他们能够尽快在美国成功安居乐业。

本星期一,被指2019年12月1日在香港红磡一带“参与暴动”的两名年轻人在香港本地一法院过庭;其中的年轻女被告获准保释,但其间不得离境,护照也已于今年1月被收走。她的母亲在洛杉矶向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寻求帮助。这个组织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们持续接到类似的求助信息。”

现居住在洛杉矶的陈先生正在等待从移民局获得政治庇护移民申请的面谈通知。他告诉美国之音:“现在的香港人如同几十年前的越南人一样,成了到处寻求庇护的难民……香港从过去的接收难民,变为现在向全世界输出难民,这样可悲的现实几乎发生在一夜之间。”

2021年2月9日,由参议员鲁比奥和参议员梅嫩德斯牵头的12名资深参议员重新推出《香港安全港法案》。图为鲁比奥在国会山 (2020年10月21日资料照)
2021年2月9日,由参议员鲁比奥和参议员梅嫩德斯牵头的12名资深参议员重新推出《香港安全港法案》。图为鲁比奥在国会山 (2020年10月21日资料照)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称,已于上周通过美国邮政,投递了12封信件,分别寄给包括鲁比奥 (Marco Rubio) 在内的12名美国国会参议员,要求被重新提出的《香港安全港法案》把香港难民和寻求政治庇护者,定为“最高优先”(Top Priority),以便他们能够尽快获得机会,跨过面谈这个合法定居美国的第一道门槛。

信件执笔人、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副主席郑存柱告诉美国之音,原本去年已经在美国众议院获得通过的《香港安全港法案》,在参议院因为日程过满而被搁置。美国新政府上任以后,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籍参议员鲁比奥与另外11名参议员,包括新泽西州的民主党人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印第安纳州共和党人托德·扬(Todd Young)等,于2月9日重新提出了该法案。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致信参议员鲁比奥等,要求将寻求庇护的香港人归为“最高优先”。(网路截屏)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致信参议员鲁比奥等,要求将寻求庇护的香港人归为“最高优先”。(网路截屏)

郑存柱说:“我们看完整个法案,认为要求庇护的香港人仍然会碰到可能漫长等待的障碍,所以提出增加一个条款,希望他们能考虑。这个安全港法案第四章提到跟庇护有关的两条,第一条是政治观点,第二条是什么人可以申请庇护,我们现在建议补充一个第三条,就是根据《移民与国籍法》(美国法典第8卷第1158号)第208条的庇护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申请人将被作为最高优先类安排面谈。”

来自香港的丽莎·林今年22岁,正在美国上大学。她的母亲告诉美国之音:“2019年夏天香港反送中期间,我女儿正在香港,她于是参加了抗议活动。看到香港局势每况愈下,去年年初时,她向美国政府提交了要求政治庇护的申请,却直到现在也没有获得面谈通知,没有回复,就像石沉大海一样。”

郑存柱告诉美国之音,移民局给庇护申请者安排面谈的顺序分为第一类优先,第二类优先和第三类优先。第一类优先是那些面谈被因故取消的人;第二类是提交庇护申请21天之内的人;第三类优先就是根据日期的排队系统。目前情况下,香港人基本都会进到第三类优先的排队系统。

郑存柱说,如果香港人不是第一类优先,则很难安排快速面谈,会需要漫长等待;本来慢点也没关系,但是,《香港安全港法案》受制于一项日落条款,就是该法案自生效之日起的五年后将自动失效。

正在等待面谈通知的陈先生,在变卖香港的所有资产之后,于去年10月携带家人,从香港撤离,持过去办理的10年旅游签证飞抵洛杉矶。

偷渡进入美国者不计其数,难民和政庇申请大量积压。(美联社2018年6月17日资料照 )
偷渡进入美国者不计其数,难民和政庇申请大量积压。(美联社2018年6月17日资料照 )

他告诉美国之音,他是11月向美国移民局递交的政治庇护申请,12月份已经收到移民局回函,2月份打了指模。不过,他目前的情况既不符合安排面谈的第一类优先,也不符合第二类优先,而是属于大排长队的第三类优先。他对美国之音说:“我当然支持增加‘最高优先’条款,那样,我全家就能更顺利地留在我们喜欢的洛杉矶了。”

郑存柱表示,由于疫情等原因,移民局申请庇护的案子目前大量积压,光在洛杉矶就积压了好几万没有轮到面谈的人;许多2014年申请的还没有等到面谈。这样一来,许多来自香港的难民或者政治庇护申请者,很可能五年内得不到面谈,这样,他们的在美身份将成为被搁置的悬案;如果美国国会能够增设这个“最高优先”,受到《香港安全港法案》保护的申请者就能获得至少与第一类优先同样的程序进度,确保自己在法案有效期内成功落地美国。

来自香港的詹姆斯·邵告诉美国之音,他已经经过了面谈,属于正在等待上移民法庭的类别。他说:“我带着老婆和孩子2018年下半年进入美国,当年12月向移民局提交政治庇护申请,那还是香港反送中发生之前。我当时在香港已经感受到政治压力了。”

邵先生说,他2018年在香港参与过六四29周年的烛光晚会,“那段时间之前,就感到警察已经在滥权。我们全家是00年代从大陆移居香港的,刚开始觉得香港还可以,慢慢就感到不是我们想象的香港了。”

邵先生指出,《香港安全港法案》如果能够增加“最高优先”条款,“我老婆可以带着孩子重新单独提出庇护申请,我自己仍然等待今年下半年开庭的移民法庭。不过,我们现在都是有工卡的,可以打工谋生。”

大学生丽莎·林的母亲也对美国之音说:“我也期待能够有‘最高优先’条款,那样我女儿就可以通过重新申请庇护来获得转机。”

陈先生说:“我的香港同事都在卖楼的卖楼,辞职的辞职,很多人大逃亡到英国……我到过许多国家,包括英、法、意、德、瑞士、荷兰,还有东欧国家和西班牙、葡萄牙等,觉得世界上最好的还是美国。不过,我感觉,香港是各个方面我们华人最适合居住的地方,吃住娱乐休闲购物,很方便,每年都可以外出旅游,税率也不高。每天可以跟朋友娱乐到晚上十一二点钟。我从前到美国旅游时,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我会定居美国。现在,在香港跟朋友讲话都十分小心,如果政治观点不合,可能会遭到举报和揭发。没有想到过香港会被中共毁于一旦。”

美墨边界之间的网状隔离墙。
美墨边界之间的网状隔离墙。

陈先生还说,很多香港年轻人很悲哀,没有外国签证,又没有BNO,逃不了,“我现在就是要让香港人知道,一定要走,不走的话,在香港就像被困在猪圈一样……其实可以偷渡,墨西哥或者加拿大,觉得安全就可以了。尤其加拿大到美国检查很松,爬山爬过来都可以……”

就在今天(2月25日)上午,因从美国返回墨西哥帮助一名香港同胞进入美国而遭到移民局逮捕的“香港锤佬”,在原本不会被安排面谈的临时移民监狱被安排了面谈。

为他提供庇护帮助的郑存柱告诉美国之音:“这个面谈只是简单筛选,看他是否具有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的理由—可信的恐惧。如果获得通过,他的案子将进入移民法庭程序。这个速度大大快于正常的庇护申请。”

郑存柱说,本来说进入美国需要14天的隔离,然后再转移到正规移民法庭,“没想到14天后的今天,就直接安排面谈了。”

2021年2月9日,由参议员鲁比奥和参议员梅嫩德斯牵头的共和、民主两大政党12名资深参议员重新推出《香港安全港法案》时说,这是对中共政权去年在香港强推国家安全法作出的回应。

鲁比奥指出:“美国必须尽其所能,帮助那些勇敢站出来保卫自己所爱城市不被中共迫害的香港人,并向他们敞开大门。”

阿肯色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科顿曾经表示:“随着北京不断强硬主张对香港的威权统治,香港居民已经不再安全了……当外国政府因为宗教、政治信仰或种族而迫害无辜人民的时候,美国的难民接收计划恰逢其时地提供协助。”

郑存柱告诉美国之音,那封建议信主要提供给议员们参考,毕竟他们多数并不了解难民或者庇护申请的具体流程和困难,而只是针对人权的保护和现在香港的状况,致力于宏观决策。

北京称,坚决反对外国人干预香港事务,并宣布对包括鲁比奥参议员在内的美国官员、国会议员和相关公民团体负责人实施制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