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53 2024年3月1日 星期五

美国民众是否对支持乌克兰日渐倦怠?


资料照片:2022年6月18日,乌克兰士兵在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地区用美国提供的M777榴弹炮向俄罗斯阵地开火。(美联社照片)
资料照片:2022年6月18日,乌克兰士兵在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地区用美国提供的M777榴弹炮向俄罗斯阵地开火。(美联社照片)

“我为乌克兰人民感到难过,”来自佛罗里达州沃尔顿堡海滩的无党派选民杰米·摩尔曼(Jamie Moorman)说,“也为无辜的俄罗斯人感到难过。但我的观点正在转变。我赞成美国在战争开始时向乌克兰提供资金,可事到如今,我们做的是不是已经够多了?”

就在本星期,乔·拜登(Joe Biden)总统的政府宣布了一批新的武器援助方案,价值25亿美元,使俄罗斯近一年前发动入侵以来美国对乌军事援助总额达到近270亿美元。随着冲突周年日的临近,一些美国人越来越担心美国开出一张随意填写的空白支票,以资助在外国土地上永无止境的战争。

根据德国研究机构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Kiel Institute for the World Economy)去年1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美国在2022年向乌克兰提供了近500亿美元的军事、人道和财政援助。在这一数字的继续攀升之际,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去年12月访问了美国国会,直接向议员们和美国人民呼吁提供更多援助。

“老实说,这让我很生气,”摩尔曼对美国之音(VOA)说。“在某种程度上支持乌克兰反对普京对我们来说是有好处的,可是泽连斯基已经变得无耻贪婪。他要求越来越多的钱,来打一场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义务的战争。”

尽管一些选民越来越抱持怀疑态度,但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仍然支持向乌克兰提供一定程度的援助。在本月早些时候YouGov/CBS新闻的一项调查中,6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希望他们的议员支持美国援乌。

“我为我们正在帮助他们而感到自豪,”来自威斯康星州哈德逊的民主党选民詹姆斯·德利耶(James Delawyer)对美国之音说。

“实际上,我比刚开始的时候更加赞成资助乌克兰的努力,”他继续说道。“这是一场维护自二战结束以来就存在的西方世界秩序的斗争,如果我们让乌克兰垮台,这将是对民主和国家自治的重大打击。”

批评声浪兴起

德利耶说,他可以看到一些美国人对继续出钱保卫乌克兰的热情正在减弱。他希望在批评达到临界点而援助可能放缓甚或停止之前,拜登行政当局尽可能多地给予援助。

倾向于古典自由派的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政策分析师乔丹·科恩(Jordan Cohen)表示,有迹象表明美国正朝着这个方向走。

“我们看到众议院共和党人开始表示他们不想继续提供无节制的援助了,”科恩解释说。“支持这些政治人物和关注保守派新闻台的美国人然后也在采用这些谈话口径。”

事实上,YouGov/CBS新闻的一系列民调发现,有证据显示在美国支持基辅的问题上,党派分歧越来越大。去年3月,在战争刚开始时,希望代表自己的国会议员向乌克兰提供军事和其他支持的共和党人的比例几乎与民主党人一样高:共和党人为75%,民主党人为80%。

然而,到了上个月,民意调查机构发现这一差距已显著扩大。81%的民主党人现在希望他们的议员为乌克兰防卫提供援助,而共和党人的这一比例为52%。

“这件事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来自宾夕法尼亚州葛底斯堡的共和党选民查德·丹尼尔斯(Chad Daniels)问道。“我们给的钱没有监督,我们保守派知道乌克兰是一个腐败国家。”

“我们是否应该一次性地挥霍1200亿美元去支持乌克兰?”他继续说道。“如果我们能定义最终目标是什么,也许我会重新考虑。但现在看来,这就像一张我无法支持的空白支票。”

许多人仍然支持为战争努力提供资金

泽连斯基去年12月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说时,对美国人迄今为止提供的帮助表示感谢。 然而,与此同时,他强调,美国向乌克兰提供的援助不应被视为施舍。

“你们的钱不是慈善,”他对议员们说。“这是对全球安全与民主的投资,而我们以最为负责的方式来处理。”

这一讯息引起了许多美国人的共鸣,特别是在民主党选民中间。

“重要的是,让普京看到乌克兰背后有全球的支持,”居住在俄勒冈州波特兰的退休企业主米歇尔·哈里森(Michele Harrison)说。“我不知道人们怎么能说这是浪费钱。我们谈论的是一个主权国家和一个受到威胁的民主政体。我们看到他们正在抗击这种邪恶的入侵,我们有责任支持他们——如果我们被入侵——我们希望同样如此。”

即使在许多对美国支持外国战争的代价越来越大感到不满的人当中,他们也有一种理解,即美国的参与具有全球影响力。

“问题不在于给钱,”来自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的销售经理加里克·威利斯(Garrick Willis)对美国之音说。“问题是援助的金额,以及我们被要求给钱的频率。我们把所有这些钱都给了乌克兰,可我们有自己国内的问题需要关心。我们正在使自己变得脆弱。”

越来越多的辩论

许多认为美国在乌克兰花费过多的人指出,美国有太多应该资助的国内事业。

但一些赞成继续以目前水平资助乌克兰防卫的人认为,这种论点让人难以信服。

“我的意思是,我能理解人们觉得他们想把钱花在国内,”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的音乐人和民主党选民达克·巴齐尼(Daq Bazzini)说,“但现在说这种话的人多数都是共和党。乔治·W·布什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捅出那么大乱子的时候,他们在哪里?”

迪拉德大学(Dillard University)公共政策教授罗伯特·柯林斯(Robert Collins)表示,记住美国人对阿富汗战争的态度, 有助于理解对乌克兰战争的看法的转变。

“战争疲劳症总是会出现的,”他对美国之音说。“例如,我们在阿富汗战争开始时,派兵到那里打仗很得人心。但这并没有持续多久。最终,我们看不到任何意义了,我们希望我们的人回家。”

“我认为在为乌克兰战争提供资金的胃口方面,我们会看到类似的模式,”他补充说。“即使是目前支持我们向那边送钱的许多人,最终也会倦怠。”

晨间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去年12月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41%的美国选民 “非常关切”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这比去年3月战争刚开始时的58%有所下降。

“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关心的是解决乌克兰的人道危机,而不是给他们更多的武器,”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海豹滩的退休信息技术专家大卫·布朗(David Brown)说。

“让我们继续提供资金,为难民和有需要的人提供食物、住所和有报酬的就业机会,”他继续说道,“但乌克兰现在似乎对停火不感兴趣,除非我们停止向他们输送武器和安全资金,否则我认为他们永远不会停战。这场战争会永远持续下去。”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