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2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美两党议员呼吁加速推动港人政治庇护


资料照:美国国会大厦主楼

北京强行实施“港版国安法”一个多月后,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等多名民主派人士遭香港警方逮捕。美国国会两党议员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并呼吁加速推动相关法案,为香港人提供政治庇护。

香港警方星期一(8月10日)以违反“港版国安法”为由大动作逮捕包括香港知名媒体人、壹传媒创办者黎智英及其两子、壹传媒四名高层主管及其他民主活动人士等至少10人,其罪名包括勾结外国势力、煽动分裂等。警方还出动数百名警力搜查壹传媒总部大楼。

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2020年8月10日以违反“港版国安法”遭香港警方逮捕。
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2020年8月10日以违反“港版国安法”遭香港警方逮捕。

国会议员强烈谴责

消息引起新一波美国国会两党议员强烈谴责,尽管目前国会已进入8月暑期休会,多名议员仍纷纷以声明方式表达愤慨。

“香港对黎智英的逮捕行动显示了中国共产党在压制言论自由的所使用的力度,”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里施(Sen. James Risch, R-ID)率领的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在推特上说,“这只是其所谓‘国家安全法’打压的开端,黎先生应该被立即释放,并撤销对他的所有指控。”

星期一,北京当局还宣布对六名美国国会议员及五位非政府组织领袖祭出制裁措施。榜上有名的议员皆为共和人,参议院方面包括鲁比奥(Sen. Marco Rubio, R-FL)、克鲁兹(Sen. Ted Cruz, R-TX)、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图米(Sen. Pat Toomey, R-PA)和科顿(Sen. Tom Cotton, R-AR),被北京制裁的众议员是史密斯(Rep. Chris Smith, R-NJ)。

此前,美国财政部星期五(8月7日)公布,对包括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内的11名中国与香港官员实施制裁。美国财政部指责这些官员破坏香港自治并限制香港公民的言论及结社自由。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星期一的记者会上表示,北京对此做出反制,并称这些被制裁的议员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不过,北京并未具体说明制裁的细节。

被制裁议员:不退缩、与香港人站在一起

“上个月中国禁止我(入境),今天他们又制裁我,”鲁比奥星期一上午第一时间在推特上以戏谑的口吻回应说,“我不想太多疑,但我开始认为他们不喜欢我。”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克鲁兹(Sen. Ted Cruz, R-TX)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克鲁兹(Sen. Ted Cruz, R-TX)

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克鲁兹也不是第一次被中国政府点名制裁。克鲁兹议员办公室发言人阿罗森(Lauren B. Aronson)在回复美国之音电邮时说,“中国共产党以为可以再次通过宣布对克鲁兹参议员实施制裁转移各界对他们包括逮捕自由斗士黎智英等香港镇压行动的关注。这些制裁一开始就是不可信的。这是行不通的。”

7月中,在美国宣布制裁中共政治局委员陈全国等新疆官员后,中国外交部表示,多位美国官员的行为严重破坏美中关系,应该受到谴责,并对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贝克(Samuel Brownback)、鲁比奥参议员、克鲁兹参议员、史密斯众议员以及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施加制裁,禁止其入境中国。

克鲁兹议员办公室发言人强调,“在过去几个星期的时间里,中国共产党暴力侵蚀香港人努力不倦地争取维护的自治和自由,自由的事业从未像现在这样伟大。”

“正如克鲁兹参议员所说的,香港是新柏林。尽管东德有形的、画上涂鸦的混凝土屏障被推倒,但今天现代版的柏林墙依然存在。这一点在中国最为明显,在中国,暴政压制着中国人民、宗教群体和少数民族以及香港人。克鲁兹参议员将在国会参议院与他的同僚合作,让美国脱离中国,与我们的盟友站在一起,坚守防线,抵制共产主义的蔓延,” 克鲁兹议员办公室发言人在书面声明中说。

首次被北京制裁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在得知“上榜”后立刻在推特上做出回应,“中国宣布制裁我,以报复我公开反对中国共产党和捍卫美国利益。”

“想报复就报复吧。我不会退缩的,”霍利在推特上表示。

霍利还谴责中港当局逮捕黎智英。“黎智英因为敢于发出反对中国共产党的声音而被逮捕,实际上,他只是因为敢于从事新闻报道而被逮捕,”霍利说,“这就是中国想要强加于世界的‘言论自由’。”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图米(Sen. Pat Toomey, R-PA)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图米(Sen. Pat Toomey, R-PA)

上了北京制裁名单的还包括推出制裁违反《中英联合声明》、破坏香港自由有关官员的《香港自治法》提案人之一、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图米。

“我对被制裁的反应很简单:我与香港人站在一起,”图米在声明中回应称。

他还说,“从监禁报纸出版商,到操纵选举,再到大幅扩大对香港人的监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行动证明了他们扼杀香港民主和基本自由的决心。”

特朗普政府上周对包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内等11位中港官员进行制裁的法理依据正是来自在国会中获两党高度支持且迅速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香港自治法》以及特朗普总统此前所颁发的撤销香港特殊待遇的行政命令。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范.荷伦(Sen. Chris Van Hollen, D-MD)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范.荷伦(Sen. Chris Van Hollen, D-MD)

与图米参议员共同推出《香港自治法》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范·荷伦(Sen. Chris Van Hollen, D-MD)并未在中国政府星期一所公布的制裁名单中。

不过,范·荷伦参议员办公室在回复美国之音询问电邮时引述议员回应称,“中国决定对美国官员实施制裁不会阻止我们对中国打压基本人权自由采取强有力的行动。我敦促行政当局继续运用其在《香港自治法》所赋予的所有权力,让政府及其他官员为其镇压行动承担范围广泛的后果。”

两党议员立场一致 呼吁加速立法为港人提供庇护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民主党成员默克里(Sen. Jeff Merkley, D-OR)也在推特上发声强烈谴责北京的打压行动。

“这是对新闻自由无耻的攻击,清楚表明新的‘安全’法将是我们所担心的那种严厉打压,”默克里说。

默克里还呼吁国会尽速采取行动,为有处于危险的香港人提供政治庇护。

“我们都希望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但很明显地,我们必须通过《避风港法》,让香港支持民主的持不同政见者可以在这里寻求避难,”默克里说。

六月底,美国参众两院提出动议,推出各自版本的《香港安全港法》(Hong Kong Safe Harbor Act)议案,允许部分香港居民以“第二优先”的身份在美申请避难,以躲避港版国安法的迫害。法案获得多位国会两党议员联署支持。

议案建议,允许因发表政治言论或和平参加政治活动而遭受迫害、或对迫害有合理恐惧的香港居民以“第二优先”的难民身份在美申请避难,包括已经被正式起诉、拘留或定罪的香港居民以及他们的配偶、子女和不是中国公民的父母。

议案并规定,符合上述条件的香港居民可以在香港提出来美的避难申请,也可以在第三国提出,相关部门不得以申请人符合其它移民条件为理由拒绝避难申请,而且不受同类避难申请的名额限制等。

在众议院方面提出这项法案的匡希恒(Rep. John Curtis, R-UT)众议员办公室在答复美国之音电邮时引述议员的话称,“这些对香港新闻自由的攻击令人深切关注,绝不能置之不理。”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匡希恒(Rep. John Curtis, R-UT)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匡希恒(Rep. John Curtis, R-UT)

“这些依据‘国家安全法’进行的逮捕行动证明了《香港安全港法》的必要性,美国必须快速以一致的声音做出反应,为香港人提供安全的避风港,”曾在台湾传教并能说流利中文的匡希恒众议员在提供给美国之音的书面声明中说。

《香港安全港法》的参议院版本则是由鲁比奥参议员提出。鲁比奥也在另一则推文中呼吁国际社会必须尽快有所反应。

他说,“在国家安全法之下,会有愈来愈多人被逮捕。黎智英和他的儿子被控‘勾结外国势力’。预计会有愈来愈多的逮捕发生,自由世界必须尽快做出回应,以及为处于危险之中的香港人提供一个安全的避风港。”

鲁比奥称这些被逮捕的人是香港自由的斗士。“他们不懈地为香港自治和人权而战,使他们成为中共的目标,自由世界必须与他们站在一起,”鲁比奥说。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