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8 2020年4月1日 星期三

美专家:中国完全重构其网络袭击能力


美国网络安全专家在外交关系委员会讨论大国竞争与网络冲突(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在美中俄展开大国竞争的背景下,网络空间的竞争和冲突也变得更为激烈。美国的网络安全专家认为,中国的网络行为最近一些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专注于知识产权盗窃转向了军事技术与网络监控,而且几乎完全重新构造了它的网络能力。美国国会的一个网络空间委员会正在研究如何更好的应对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等方面的网络袭击。

美中俄等大国之间的竞争再次成为影响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支出的主导力量,包括提升在网络空间的能力。

分析师:中国的网络行为发生重大转变

位于加州的网络安全公司“火眼”(FireEye)的情报分析主任霍尔特奎斯特(John Hultquist)1月7日在外交关系委员会举行的大国竞争与网络冲突的研讨会上表示,中国的网络行为发生了重大的转变。

他说:“以前都是涉及盗窃知识产权,现在还有一些这方面的事情,但是我们所看到的是,大部分是从美国以外的西方国家获取军民两用的技术。它特别专注于军事技术和监控机制。”

担任过美国政府高级情报分析师的这位网络安全问题专家说,中国正在出口它的防火墙。尤其令他感到不安的是,中国的黑客会侵入电讯公司,对它感兴趣的人进行跟踪监视。

专家:中国几乎完全重构其网络能力

网络安全公司“记录的未来”(Recorded Future)的高级首席研究员莫瑞池(Priscilla Moriuchi)也表示,好几个因素的结合,包括中国的军改、习近平的反腐运动以及2015年的中美网络安全协议等,促使中国的网络袭击能力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她说:“今天的中国完全重新构造了(re-engineered)它的网络能力。他们建立了军方指挥架构,在操作和组织上加强了指挥与控制。他们在网络上的运作与10年前完全不同。他们不再使用这些具有定制功能的恶意软件,更多地使用了我们所说的商品恶意软件,这些恶意软件很大程度上是公开的,可以从地下犯罪团伙那里购买甚至下载。”

中国的网络渗透活动与俄罗斯策略不同

担任过美国国家安全局东亚事务主管的这位网络安全专家说,在通过网络进行渗透以扩大影响力的问题上,中国与俄罗斯的策略完全不同。她说,中国的网络行动绝大部分是展示有关中国的正面形象,试图向外界传递中国的崛起有利于世界的信息;俄罗斯的网络行动则专注于利用某些具体的议题,制造或是扩大对民主机制的不满或是不信任。

前美国国防次长米勒(James Miller, Jr.)在这个研讨会上表示,俄罗斯的这种恶意网络行动,包括干预美国的大选,是对民主体制的最大威胁之一。

参议员金:美国对网络袭击准备不足

来自缅因州的无党籍参议员安格斯•金(Angus King Jr.)星期二在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一个座谈会上说,网络袭击不是迫在眉睫的,而是随时随地正在发生。

他认为,中国和俄罗斯的网络袭击能力接近于赶上美国的水平,与此同时,朝鲜、伊朗以及其他非国家行为体正在快速加强它们已经相当强大的网络袭击能力,而美国应付这些袭击的准备是不足的。

担任过缅因州州长的参议员金和来自威斯康辛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作为2019年成立的跨党派的美国网络空间日光浴室委员会(US Cyberspace Solarium Commission)的共同主席,专门研究美国如何更好的应对网络袭击以及如何促进网络空间负责任的国家行为的全球规范。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