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29 2020年2月22日 星期六

报告:美国需要大战略平衡中国


特朗普总统和刘鹤副总理在白宫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2020年1月15日)

美中两国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使两国实现贸易休战,但是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在一份最新的报告中表示,华盛顿需要制定一个对华大战略,全力以赴,限制北京的经济、外交、技术和军事扩张对美国在亚洲以及全球利益带来的危险。

尽管人们对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究竟哪一方是赢家有不同的看法,但特朗普政府认为,这项协议是特朗普总统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的结果。

布莱克维尔:特朗普政府看到对华政策的失败,但没有大战略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的基辛格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布莱克维尔 (Robert D. Blackwill) 曾经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予以肯定,但是在他看来,美国缺乏对付中国的整体战略。

他在最新的一份报告中说:“尽管特朗普政府第一个认识到美国以往对华政策的失败,但是它没有制定一个对华大战略,因此没有一个整体而详细的工作计划。这使美国处于主要的战略劣势,因为中国是有一个大战略的。”

在美国往届政府里出任过高级职务的布莱克维尔在一份特别报告中说,中国的对美大战略包括有意取代美国成为亚洲以及以外地方最强大和最有影响力的大国;削弱并最终瓦解美国在亚洲的同盟体系;利用其经济实力将亚洲国家拉近与中国的地缘政治政策偏好;加强军力来威慑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干预;质疑美国的经济、政治和社会模式以及在今后十年避免与美国爆发大的对抗。

在他看来,鉴于中国的这个大战略,华盛顿需要全力以赴,对北京在经济、外交、技术和军事领域的扩张对美国在亚洲以及全球利益带来的威胁加以限制。

实施美国对华大战略的政策建议

这位学者对美国如何有效的与中国竞争提出了包括内政与外交在内的22项政策建议。

在他看来,美国应该从改造美国国内的基础设施开始,发展经济,改善教育质量,改革移民制度,解决严重的政治、经济与社会对立;保护美国民主体系的完整性;让美国民众了解中国对美国国家利益与民主价值构成的挑战的性质与持续的长度,但又不引起美国民众的“红色恐慌”;制定技术控制制度,限制中国对美国知识产权的盗窃;同时要向当年的“曼哈顿项目”那样,大力发展人工智能、机器人、量子计算和生物技术等下一代的技术等等。

在外交政策领域,在小布什总统任内担任伊拉克问题总统特使以及驻印度大使的布莱克维尔认为,美国应该减少对中东的投入,深化美国在亚洲与欧洲盟友的关系,把军事资产转移到亚洲,并寻求与俄罗斯建立更有建设性的关系。

美中对抗并非不可避免,但两国都没有治国方略

谈到美中之间的紧张,布莱克维尔警告说,“如果双方都愚蠢地继续在印太地区积极寻求主导权,华盛顿或北京都不会提出或不会接受任何相应的妥协。只要双方很少或没有意愿考虑对方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这会通往持续的对抗,甚至在极端的情况下出现军事冲突。”

不过他认为,如此危险的结果远非不可避免。

他在报告中说,“通过持续的外交,华盛顿和北京可以通过避免长期对抗的方式来管控这种永久的政策上的争夺。”

这种治国方略能够推动美中两国的目标,包括对什么构成各自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有广泛的了解;通过外交建立可下的台阶,避免在相互矛盾的重要国家利益上发生对抗;避免把小问题当作对国家实力和威望的测试,并尽可能的就那些不那么优先的问题做出妥协;阻止政府对另一方的政策和行动做出过激的公开言论;积极寻求在气候变化、世界经济和不扩散这些全球治理问题上可以合作的领域;接受在可预见的将来,美国和中国将有不相容的政治体系和关于政治合法性来源以及如何最好地组织社会的两个根本对立的概念;并在言行上都拒绝政权更迭是政策目标。

布莱克维尔认为,这需要在华盛顿和北京都有深思熟虑和审慎的治国方略,而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