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52 2020年8月6日 星期四

美国加强力度反制北京窃取高科技 具体措施引发争议


中国通信产品商华为2019年9月参与德国柏林的一个展销会(路透社)

美国持续采取行动,阻止中国高科技行业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针对部分中国留学生的禁令和对一些华裔美国人的调查是否符合美国利益,业界人士各执己见。

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6月30日正式认定,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和“中兴”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禁止美国公司利用政府资金购买这两家公司的设备。美国这家通讯监管机构指责这两家中国通讯巨头实际上被中国政府控制,很可能被北京用来从事间谍活动。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左)与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东盟峰会上握手,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站立在两人身旁。(2019年11月4日)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左)与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东盟峰会上握手,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站立在两人身旁。(2019年11月4日)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7月1日接受福克斯财经频道采访,谈到华盛顿对中国高科技公司的限制措施时表示,北京正在实施“中国制造2025”计划,试图成为现代科技领域的主导者,但是中国的所有行业都远远落后于美国。他说,“因此,为了实施这个计划,他们感觉到必须窃取技术才能赶上美国。”

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针对“华为”和“中兴”的最新认定,是特朗普政府近期采取的一系列针对北京窃取美国技术信息和并相应采取反制措施的一部分。

特朗普总统曾在5月29日发表文告,禁止与中国军方有牵连的中国公民持学生和学者签证,进入美国大学攻读研究生或者从事博士后研究。他说,中国政府利用留学生以非传统的方式获取美国的知识产权,中国七所具有军方背景高校的毕业生,很可能被中国政府利用或者招募,在美国攻读学位和从事研究后,将技术信息带回中国并服务于中国军队。

至于华盛顿一系列针对中国留学生的限制和对高科技领域美国一些华人展开的调查是否真正有利于美国的国家安全,相关领域的业界人士和前政府官员看法不一。

谷歌领导人施密特(中)2016年3月14日访问五角大楼 (美国国防部照片)
谷歌领导人施密特(中)2016年3月14日访问五角大楼 (美国国防部照片)

前“谷歌”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目前担任美国国防部两个咨询机构的主席。他日前接受军事媒体Defense One 独家专访时表示,目前美国禁止部分中国学生来美国学习的政策,以及一些国会议员做出的禁止中国学生来美留学的立法努力,很可能“伤害我们自己的利益”。

施密特认为,中国学生在美国各项研究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如果有人对我的说法感到震惊,我很抱歉。但我要告诉大家一个真相:许多顶尖的研究生都是外国出生的,而且通常是中国人居多。部分原因是,真正聪明的中国研究人员更愿意来到这里。他们热爱美国!他们热爱自由...他们想要学术自由,”他说。

唐安竹(Drew Thompson)曾担任美国国防部主管美中军事交流的高级官员。他对美国之音说,对于华盛顿禁止中国学生来美国的说法,舆论和一些相关人士有些反应过度。 特朗普政府把重点集中在与中国军事附属院校的毕业生身上,因为这些院校寻求通过中国留学生获得技术,并将这些技术带回中国,使中国人民解放军受益。

唐安竹认为,特朗普总统发布的这项禁令不会对美国大学造成负面影响,“因为与仍有资格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学生总数相比,受影响的学生人数非常少”。他说,“只要习近平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继续坚持和声称打算使用武力,来解决与中国邻国的分歧,限制解放军获得先进技术是明智和谨慎的举措。”

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今年5月份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共有大约40万3千353名中国学生在美国大学读书,是目前美国最大的外国学生群体。

施密特说,这些中国学生不仅“远非美国国家安全的净负面因素,而且对美国国家安全的贡献很大”,因为美国军队能够独立进行的建造活动并不多。“你不仅必须具备军事能力,而且军队承包商也必须拥有具备这些能力人才;而坦率地讲,大多数承包商都没有这类人才,”他说。

施密特目前担任“国防创新委员会”和“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两个国防咨询部门的主席。

美国司法部2018年根据特朗普总统上任后的美国总体国家安全战略精神,制订了一个“中国行动”方案,就中国可能针对美国进行的商业间谍活动展开调查。制订这项“中国行动”计划的依据是美国多个联邦机构的调查结果。调查发现,在司法部提起的所有经济间谍诉讼中,大约有80%受到调查的活动被指控是为中国谋利,而且在所有商业机密盗窃案件中,至少有60%与中国有关。

资料照: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华盛顿的一个国会听证会上。(2019年11月5日)
资料照: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华盛顿的一个国会听证会上。(2019年11月5日)

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6月24日说,北京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极为严重的威胁,美国目前正在处理的2000多起案件都与中国政府相关,平均“每十个小时”就启动一起新的针对中国政府的调查。

曾经在国防部所属国防语言学院担任“文化意识”教官的白伊丽(Elizabeth Bowditch)表示,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的话“让我脊椎发冷”。她说,针对许多人的指控证据往往不足或者十分薄弱。白伊丽说:“这些调查会制造出一个个令人心惊胆战的工作环境”,使得在美国许多雇用华裔美国科学家的机构里,华人科学家人人自危。

白伊丽提到当年她祖父曾经参与建设位于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这个实验室在1990年代发生过轰动一时的李文和案。实验室雇员李文和被指控涉嫌为中国窃取美国核武器机密而被捕,但美国政府因无法证明李文和下载机密资料的动机是为中国政府窃密而最终撤销这项起诉。

宾夕法尼亚州天普大学物理系主任教授、中国出生的郗小星
宾夕法尼亚州天普大学物理系主任教授、中国出生的郗小星

发生在最近的另外一起冤假错案是2015年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超导专家郗小星的案例。郗小星2015年5月被美国司法部门拘捕,并被指控“向中国泄露了由美国公司开发的技术”。但数月后,一批独立物理学专家发现,在检察官掌握的电子邮件证据当中,郗小星所提及的是另一项不受保密限制的技术。2015年9月,美国司法部宣布撤销对郗小星的所有指控。

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曾负责国际学生招生的马钊教授表示,虽然目前尚不清楚这2000项正在进行中的调查细节是什么,但是近期爆出的一些确凿的案例显示,的确有与中国政府有联系的个人或机构参与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美国的确有正当的理由对此感到担忧。” 他说。

马钊认为,其实有许多案件与税务欺诈、未能披露与外国实体的财务关系有关,而这些外国实体对美国具有最低或零国家安全威胁。他说:“需要区分具体案例,采取有节制、有针对性的明智行动”。

“但同样重要的是,如果美国政府把网撒得太大,把每一个国际研究合作都试图定为潜在的犯罪,这也是不负责任的,”他说。

美国国防部前中国事务官员唐安竹不同意马钊关于“网撒得太大”的说法。唐安竹认为,美国司法部2018年创立的“中国行动”,提高了美国执法部门针对违法和从事商业间谍活动个人的侦查和起诉能力。“案件的增加并不表明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长的网撒得太大,而是反映了正在发生的违法和滥用行为猖獗的规模,”他说。

今年6月中旬,隶属于美国联邦政府的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披露,一项进行中的调查发现,有至少54名接受该院资助的科学家因未公开与外国政府的资金关系而辞职或被开除,其中主要原因是隐瞒参与中国“千人计划”的事实,涉嫌隐瞒的资金中有93%来自中国。

在今年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美国司法部又宣布两名美籍华人涉嫌为中国政府从事商业间谍活动的案例。

联邦检察官6月25日指控,堪萨斯州一华裔学者隐瞒在受雇堪萨斯大学期间为中国工作的事实,欺骗了美国政府和大学。指控称,在2017年5月至2019年8月期间,陶丰策划从堪萨斯大学、美国能源部和国家科学基金获取资金,用于参与“长江学者”项目而为中国谋取利益。

另外,美国司法部6月26日宣布,现年41岁的中国公民张浩被判犯有经济间谍罪、窃取商业秘密罪和共谋罪。联邦地区法官认定,张浩是为了中国的利益而窃取商业秘密的。指控书显示,他从2010年至2015年,窃取了两家美国高科技公司的商业秘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