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3 2020年7月4日 星期六

美认定香港不再高度自治 助卿:将尽力不给香港人民造成负面影响


香港防暴警察在铜锣湾街道上逮捕抗议港版国安法的示威者。(2020年5月24日)

在北京强势推动“港版国安法”之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三(5月27日)向国会递交报告,认定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这一举措有可能给美国与香港之间的经济关系造成重大影响。不过,美国官员表示,美国将尽其可能不让香港人民受到负面影响。“修昔底德陷阱”的提出者、哈佛大学教授艾利森认为,目前的局势极为危险,北京还可能会对台湾采取动作。

史达伟:美尽可能不让香港人民受到不利影响

在中国政府决定绕过香港立法会而由全国人大推动有关香港的国家安全法后,蓬佩奥国务卿5月27日宣布认定香港已不再具有高度自治,无依据继续享有美国法律在1997年7月之前一直给予它的待遇。

1992年生效的《香港政策法》给予香港特殊地位,同时要求美国国务院在前英国殖民地香港主权1997年7月1日回归中国后对其自治状态予以认定。根据去年11月底生效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国务卿必须在法案通过后的180天之内向国会递交报告,评估香港是否享有高度的自治。

蓬佩奥说,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令他愉快,但是美国的决策必须承认中国正在以威权模式改造香港的现实。美国负责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在蓬佩奥做出这一宣布后举行的一个电话吹风会上表示,美国将尽其所能,使香港人民不受到这一决定的不利影响。

他说:“我们正在制定我们的应对措施,以确保帮助北京明白,作为一个法治国家,我们将援引国会通过的法律,即《香港政策法》和《香港人权与民主法》;但与此同时,我们将尽力确保香港人民不受负面影响,尽我们所能。但我要提到,这一决定是由北京政府而不是美国做出的。”

分析人士:会损害香港和中国的经济

如果美国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将对美国与香港的经济关系造成重大冲击。

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的研究员艾胥丽·方(Ashley Feng)星期三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意味着,根据我们的出口管制机制,我们可以开始真正把香港作为中国大陆的一部分来对待它。到目前为止,在我们的出口监管上,香港享有特殊的地位,而这会受到影响。”

这位分析人士说,美国政府的意图是要伤及中国的经济。

她说:“中国长期把香港作为投资海外的一个途径,在香港失去它的特殊经济地位后,美国政府认为,这实际上会在金融和经济上损害中华人民共和国。”

她说,这是因为香港是中国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目的地。香港失去美国的特殊经济地位将会给那些在香港投资的外国资本带来寒蝉效应。

影响到中共权贵

艾胥丽·方还认为,美国对香港采取的举动也会影响到中共权贵阶层。

她说:“对于那些把钱存在中国国内感到不安全的中共权贵来说,香港也是这些资本外流的一个主要出口。尽管中国过去几年收紧了对资本的控制,但是香港仍然是一个很好的枢纽。”

中国官方2017/18年度的数据显示,在中国大陆全年所获得的1250亿美元外来直接投资(FDI)中,990亿通过香港流入,占总外来投资的80%。2018年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ODI)流向香港的资金约700亿美元,占比超过了58%。截至2018年底,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在香港的存量达到6220亿美元。

除了外来投资以外,香港也是中国公司上市融资的首选地。根据国际会计事务所普华永道集团(PWC)2018年的数据,尽管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上海和深圳的挑战,但是将近60%的中国公司仍然选择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上市(IPO)。

美国商会称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将有严重后果

美国工商界也担心受到重大冲击。

美国商会星期二发表声明,一方面敦促中国政府设法和平减缓香港紧张局势并尊重"一国两制"框架,另一方面呼吁特朗普行政当局“把维持美国与香港之间的积极与建设性的关系做为重点”。

美国商会警告说,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将会对香港和美国工商界造成“严重后果”。

特朗普总统将决定下一步的具体行动

在美国政府接下来将采取什么具体步骤的问题上,助理国务卿史达伟说,这将由特朗普总统做出决定,这些步骤将尽可能的具有针对性,以改变行为。他说:“我们并不指望北京改弦更张,但这是选项之一而且希望他们将采纳这个选项。”

特朗普一天前表示,在这个周末之前会看到“非常强烈”的回应。他的白宫发言人同天说,特朗普总统认为,如果中国接管香港,香港很难保持金融枢纽地位。

每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个星期提出的国家安全法草案将允许北京凌驾于香港地方政府之上,使其能平息示威活动并遏制言论自由。该法案定于5月28日前进行投票表决。

中国强推“港版国家安全法”的举动被看作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迄今为止做出的最大胆的政治举措之一。

这一决定已经引起了香港人的强烈抗议,也遭到美国国会两党议员的谴责。

麦考尔议员:认定香港不再高度自治令人遗憾,但别无选择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领袖、德克萨斯州联邦众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星期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国务院认定香港不再具有自治权令人遗憾,但中国共产党让人们别无选择。

他说:“我们必须承认现实。不幸的是,现实是中共无情地破坏了香港人的自由和生活方式,并侵犯了给他们承诺的自治。”

这位国会议员说,他期待着审查国务院的这个认定和报告,并与行政部门讨论潜在的后果。他说,美国将继续与热爱自由的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众议院外委会亚成员、俄亥俄州的联邦众议员夏伯特(Steve Chabot)说,美国确实要解决好与香港的贸易关系问题,但目前的问题是中国政府一手造成的。

他对美国之音说:“是的,我们必须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因为显然,我们跟香港有着长期的关系和贸易往来,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在把问题变得十分复杂。我们不希望中国成为敌人,但他们就像敌人一样行事。”

史密斯:美必须制裁中国,哪怕不得不独自行动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资深成员、新泽西州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认为,现在是对中国采取制裁措施的时候了。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习近平的独裁统治是对中国人民、该地区国家以及长远来说世界人民的生存威胁。在多年的人权警告和缺少任何有意义的惩罚的廉价言辞后,习近平得出的结论是,西方只是说说而已,没有任何行动。为了世界各地容易受到损害的人,美国必须实施制裁,哪怕不得不单独行动。”

专家:美应与英国等国家共同行动

史密斯众议员的民主党同事则呼吁美国与盟国一道行动。美国国会与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主席、麻萨诸塞州的民主党联邦众议员麦戈文(Jim McGovern)在推文中说,“特朗普政府必须领导一个全球性的联盟,因为美国不能独自有效的支持香港。”

对美国的对华政策进行过深入研究并在2006年出版了题为《中国幻想:为什么资本主义不会给中国带来民主》的孟捷慕(James Mann)认为,北京强推国安法是导致美中关系进一步恶化的又一举动。他认为,美国应该与其他国家共同采取行动。

他星期二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在香港问题上,这是西方需要而且可能会与其他国家,尤其是与香港有历史联系的英国共同行动的典型例子。”

他还认为,特朗普总统本人必须清楚的表达对香港人权的支持,并“战略性的使用有针对性的制裁和经济杠杆作用来支持香港人民的抗争”。

美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星期三说,国务卿蓬佩奥与英国外相拉布当天讨论了北京单方面武断将国安立法施加于香港的做法。

她说,两人对香港的繁荣与稳定表示了支持,并一致认为中国必须遵守《中英联合声明》下的承诺和义务,并同意国际社会必须支持香港人民并对北京持续侵蚀香港自治做出回应。

艾利森:局势极为危险

哈佛大学教授、“修昔底德陷阱”的提出者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认为,北京现在推动国安法是因为他们看到,他们以前对香港采取行动基本上没有什么后果;而如果台湾因为“一国两制”在香港行不通而试图采取走向更加独立的举动,这可能会导致北京对台湾动手。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假如北京得出结论说,新冠疫情使人们分散注意力并迷失方向,把美国和英国都搞得晕头转向,在这样的掩护下,我们可以在香港为所欲为,而基本上没有任何后果。那就是他们现在正在做的。也许我们可以对台湾采取行动。”

台湾民众在台北火车站集会支持香港抗议港版国安法的示威者。(2020年5月23日)
台湾民众在台北火车站集会支持香港抗议港版国安法的示威者。(2020年5月23日)

曾任美国助理国防部长的艾利森认为,目前的局势极为危险,因为一旦北京对台湾动武,美国将不得不协防台湾。

他说:“如果我们协防台湾,美中之间是否会发生战争?是的,会的。那么,这仅仅是一场局部战争还是会升级为全面战争?没人知道,但是这场战争没有一个自然的停止点,而且任何一方都没有绝对的优势可以阻止另一方采取进一步行动使战争继续下去。所以我要说,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情况,现在极为危险。”

这位在2017年发表了《注定一战:美国和中国能够逃避修昔底德陷阱吗?》的国际畅销书作者说,由于美国正在限制向中国的华为出售半导体芯片,华为可能认为台积电可能是他们的半导体芯片问题的解决方案,这使得目前的局势更为危险。

共和党众议员夏伯特众认为,美国不会允许中国接下来欺辱台湾。

他对美国之音说:“美国与台湾有着长期的关系、非常有力和牢固的承诺。所以我们不会让台湾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意欺辱。多年来他们一直试图这样做,但我们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美国之音中文部驻白宫记者黄耀毅与驻国会山记者李逸华对此文亦有贡献。)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